<sup id="2wuq0"></sup>
<tt id="2wuq0"><sup id="2wuq0"></sup></tt>
<samp id="2wuq0"></samp>
<tt id="2wuq0"><rt id="2wuq0"></rt></tt>
<code id="2wuq0"></code>
<object id="2wuq0"></object>
<object id="2wuq0"><rt id="2wuq0"></rt></object>

2019不定期更新:《一個蘋果被我掰開》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2-23 03:16:59 點擊:412 回復:45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一個蘋果被我掰開

  大巴上,你遞來一個蘋果
  讓我想起少女的臉蛋
  和印象中,文字對它不厭其煩的比喻

  我在這個比喻的熏陶中長大
  這些年,為一個蘋果的紅潤和水靈
  操碎了心,操出了不信任
  于是以拇指為契從蒂部的凹陷契入,一掰為二
  以證實那個被我操碎了心的猜想

  ---我終于被這個蘋果擊倒
  從青澀,成熟,采摘,再到人工保鮮
  從積壓,運輸,積壓,再到上架
  通過你的饋贈轉到我手,再以拇指為契
  一掰為二。它以自身的命運
  證實著我已經腐敗的心和那個不信任的感覺
  2019-2-23

打賞

3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26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半塘隱者 時間:2019-02-23 11:17:20
  佳作!
我要評論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2-23 11:45:38
  》木棉煲湯

  靈感像一道閃電
  擊中那個上午的木棉
  它是南方的報春花,朵朵驚艷
  飛棲在這個早春的枝頭

  但你更愛地上落紅
  手擋那個阿姨的掃帚,一一撿拾
  靈感再次像一道閃電
  擊中你的手.你的手此時像一根釣桿
  釣出了那座已成掌故的香丘

  ---以為你代它尋找
  卻被告知一個廣佬的生活習慣
  木棉煲湯,清熱解毒祛濕
  不曾想它原來還是人間的一味藥

  2019-2-23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2-26 12:20:49
  》活在當下

  近些日子,視野之倉
  又持續堆進了從雪到花的禮贊
  這是心靈的滿意。我也的確認為
  眼下,是五彩繽紛的萬花園
  以組織的形式尋找各自快樂,允許踏青

  ---眼下,也是座博物館
  善意的敞開大門,提供著盡我所需
  如此,有時我會捧著別人的禮贊感恩
  偶爾也會忘恩負義:以為它給予的不過是悲劇一出

  用半生困擾闡述著的暴徒式思維
  使我無法輕易的忽略一個套在脖子上的項圈
  這是家畜的標簽。悲劇的含義就在這---
  雖然并沒要了我的命
  但它在我的脖子上帶得穩當
  從來沒人為我打開過它,又無論如何也不能自卸

  2019-2-26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05 04:21:53
  《石坑崆昏晨》

  》帳蓬

  “手托地球”的雕塑旁
  看著你支好帳蓬,幽靈一樣鉆進去
  我在外面望著星空
  你在里面晃著手電
  我們的距離,像是人與墳墓的距離

  人與墳墓沒有距離
  高山之顛,隆冬震裂著的夜晚,風像徹夜不睡的狂徒
  吹著尖銳的口哨從遠處來,到遠處去

  它越過我們身邊的時候
  我的確覺得,你我同樣擔著被裹挾和擄掠的心
  雖然,我們互不相識互不搭理

  》日出

  天邊泛紅的時候
  喧囂,以風終止的尖哨而來臨
  但它的存在,冷正以自身相反的形態示人
  人皮不是被刀割針刺,是火舌燎舔
  使我哆嗦著的手怎么也抓不穩那個小巧的相機

  一個全副武裝的摩托車隊上來了
  他們把油門加的嗚嗚直響
  后來又一齊高喊“分娩了!分娩咯!”
  時間掐得準,看出他們常來
  山頂上所呆的三分鐘正是日出的全過程

  我終于欣慰了
  對的,太陽是大地之子
  一出生就注定流浪天空,沿著自已的軌跡
  正如我們的傳統沿著自已的教義,分娩了眼前的年輕人

  2019-3-5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06 18:55:27
  《石坑崆昏晨》

  》帳蓬

  “手托地球”的雕塑旁
  看著你支好帳蓬,幽靈一樣鉆進去
  我在外面望著星空
  你在里面晃著手電
  我們的距離,像是人與墳墓的距離

  人與墳墓沒有距離
  高山之顛,隆冬震裂著的夜晚,風像徹夜不睡的狂徒
  吹著尖銳的口哨從遠處來,到遠處去

  它越過我們身邊的時候
  我的確覺得,你我同樣擔著被裹挾和擄掠的心
  雖然,我們互不相識互不搭理

  》日出

  天邊泛紅的時候
  喧囂,以風終止的尖哨而來臨
  但它的存在,冷正以自身相反的形態示人
  人皮不是被刀割針刺,是火舌燎舔
  使我哆嗦著的手怎么也抓不穩那個小巧的相機

  一個全副武裝的摩托車隊上來了
  他們把油門加的嗚嗚直響
  后來又一齊高喊“分娩了!分娩咯!”
  時間掐得準,看出他們常來
  山頂上所呆的三分鐘正是日出的全過程

  我終于欣慰了
  對的,太陽是大地之子
  一出生就注定流浪天空,沿著自已的軌跡
  正如我們的傳統沿著自已的教義,分娩了眼前的年輕人

  2019-3-5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06 18:57:11
  《石坑崆昏晨》

  >帳蓬
  “手托地球”的雕塑旁
  看著你支好帳蓬,幽靈一樣鉆進去
  我在外面望著星空
  你在里面沉寂
  我們的距離,像是人與墳墓的距離

  >距離
  高山之顛,人與墳墓沒有距離
  隆冬震裂著的夜晚
  風像徹夜不睡的狂徒吹著尖銳的口哨
  從遠處來,到遠處去

  當它越過我們身邊的時候
  的確覺得,你我同樣擔著被裹挾和擄掠的心
  雖然,我們互不相識,互不搭理

  >冷
  天邊泛紅的時候
  喧囂,以風終止的尖哨而來臨
  但因為它的存在
  冷,正以自身相反的形態示人
  人皮不是被刀割針刺,而是被火舌燎舔
  我哆嗦著的手不聽使喚
  怎么也抓不穩那個小巧的相機

  >日出
  一個摩托車隊上來了
  他們把油門加的嗚嗚直響
  后來又一齊高喊:
  “分娩了!分娩咯!”
  時間掐得準,看出他們常來
  山頂上所呆的三分鐘正是日出的全過程

  我終于欣慰了
  對的,太陽是大地之子
  一出生就注定流浪天空,沿著自已的軌跡
  正如我們的傳統沿著教義,分娩了眼前的年輕人

  2019-3-5
作者:紅茶pz 時間:2019-03-06 19:28:18
  犀利的文筆!拜讀、學習!
我要評論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06 20:26:12
  》五百里滇池紅嘴鷗

  它們來了,從遙遠的西伯利亞而來
  在滇池的上空,遮天蔽日
  大約從一九八五年起
  據說,這已成為昆明文化的一部分

  我到海埂的那個落日時分
  它們成千上萬的體量
  朝人群府沖而來,前赴后繼
  請原諒,我體會的悲壯不是對戰爭的描寫
  它們只為爭奪人們手里的糧食

  當其中一只,短暫的
  棲身于旁邊女土肩頭
  給我帶來短暫的傷神。因為它說---
  我們親蜜得像久別的親人
  我確定,那一刻我們真的確認過眼神
  2019-3-6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07 17:24:07

  》聶耳墓前

  一波文藝女青年
  獻花作揖
  她們走后又來一波女青年
  獻花作揖。文藝范

  八十年前溺亡的弄潮兒
  面朝滇海背靠西山
  這是時代的禮遇,天地的答案

  人心如此虔誠
  只想逮住你一個問明白
  ---誰在此處長眠?
  我們究竟祭拜何人的桃李花開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11 01:02:00
  《班車兩題》

  >等車

  縣城到公社的客車
  一般要早上的八點鐘才到
  偶有晚點,但不會早來
  可我母親為了趕上這趟車
  非要五點半就起床
  急匆匆的路上,黑麻麻的路上
  常點根烤煙桿照明
  她寧愿在車站等足兩小時
  也絕不聽我們
  關于時間的計算和勸告
  每次一樣,她害怕錯過這趟車

  >時間

  那些年,在我們村
  要是有人半晌午問現在幾點
  被問的人一般不看太陽
  他準會反問:客車過去了沒有
  或者說客車轉身了沒有

  如果客車還沒來,那是十點之前
  剛過,準是十點左右
  如果車子已經轉身,得十點半有多了

  縣城到公社的班車
  每天一趟.早上八點湘運出發
  經過我們村時剛好十點
  這只是個傳說,后來成了傳統
  那些年我們村里沒有手表
  基本就靠這個傳統,確定我們的起居作息

  2019-3-11
作者:云引長空 時間:2019-03-11 07:27:35
  欣賞詩作,問候詩友!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16 00:21:13
  》天涯共此時

  那個上鎖的筆記本
  被你粗暴打開,帶脾氣打開
  有張陳舊的紙飄落
  你順手撿起,帶脾氣撿起

  ---那不過是張備忘
  羅列著我未蓍之書的暫定名
  你撿起后越看越安靜,越看越嫵媚
  不曾想一串書名
  竟會沖淡寫在你臉上的壞脾氣

  我假裝問你看到了什么
  換來溫情一瞥:說都是我懷孕過的孩子
  有的還在胎鬧,有的命殞腹中
  你還說,估計它們再也不會出生

  那時我坐低矮沙發你側立一旁
  看你須仰視,這是半生夾縫擠出的一眼
  高看的一眼。你也許知道也許不知
  十年冤家,其實我們也曾經天涯共此時

  2019-3-16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27 14:45:22
  》我預見了你的死亡

  ---曾經為友
  曾經為你寫下文字
  那是旺盛的生命體征催生的
  極盡嘲諷,損害之能事

  它現在已經成了我愧疚的源泉
  因為我預見你將遠離
  更進一步的預見了你的死亡
  當懷抱鮮花站在你墳前
  那愧疚也已轉換成了永久的遺憾
  因為你把我為你寫的文字
  過早的還給了我,我不得不照單全收

  所幸你現在還活著
  預見的死亡不過是內心的先見之明
  它將陰止愧疚和遺憾的生成
  垂暮將至,事實上我們不需要狗屁文字
  我們需要溫暖,我愿意用它
  換取與一個質地善良的靈魂
  一起回眸那雙可笑的斷掌拖鞋,共有的往昔

  2019-3-27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3-28 00:09:15
  @云引長空 2019-03-11 07:27:35
  欣賞詩作,問候詩友!
  -----------------------------
  你好...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4-06 10:27:59
  》一條狗在車底下睡覺

  在峽口,一只狗車底睡覺
  車身為房,陰涼,舒適,也隱蔽
  所以睡的沉穩。有著車身的庇護,也安全---
  這是人腳飛石和棍棒難以夠著的地方

  我坐在公路對面一家士多店的板凳上
  發現了它,并留意著它
  ---早于我的到來就愜意而眠
  一袋瓜子嗑完,它還睡得沒完沒了
  我本該離去,但又想看看它到底能睡多久

  后來,汽車終于開走了
  它一下子暴露在強光和眾目睽睽之下
  店老板說是只被人遺棄的流浪狗
  最近總在附近晃悠,餓了就到垃圾桶里找吃
  目送著被打斷清夢后的一瘸一拐
  我忽然覺得,它其實還很小
  小得不足以與八角桂皮香葉為伴,端上餐桌

  2019-4-6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1 03:36:57
  》我出生的年代

  據說我出生的年代
  是個錯誤年代
  是一個被批倒的年代
  但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都來自那個年代
  不是距離產生美,真的
  是我相信我童貞的所見
  那時候的男人啊
  和我老爸打過架,還來幫我家里梨田
  那時候的女人啊
  和我老媽有仇,還幫我補過衣衫
  那時候的干部啊
  腰里別著手槍,威武得不行
  親切得不行。自已吃著三兩米飯
  有次還筷子一劃,分給我半
  我有一支紅藍鉛筆
  是那個同桌女生給我的
  我收藏至今,現在啊
  有誰拖一車鉛筆來我也不換
  那時候的愛情啊
  真的好甜好甜,比紙包糖還甜
  每當想起我哥和他的女朋友(不是我嫂)
  在牛欄邊的那個角落里親嘴
  我的心里就直打顫,直到現在還打顫

  2019-5-11
作者:詩情畫意過一生 時間:2019-05-13 11:31:55
  剛看到,歡迎樓主,先精華推薦。
作者:塵煒 時間:2019-05-13 11:53:37
  欣賞
我要評論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8 03:01:50
  》懲罰逃脫

  一個員工神情陰郁
  最近總怯生生卻又頻繁的向我請假
  說胃疼。引起了我的不悅

  在我的不悅中,她又請假
  意外這次不陰郁了,眉頭難得一見舒展
  說最后一次,只請今天明天來
  在巷子的盡頭還沖我詭詭的一笑

  第二天下午她還沒來
  看著堆積成山的事,氣不打一處來
  我偷偷想好了懲罰的措施:
  與那堆積事等同的惡語和外加扣工資三天
  第三天她還沒來,一連幾天都沒來

  終于有人告訴我她已服毒自殺
  再后來,有個老嫗帶著一個五六歲的男孩找到了我
  一老一小同樣怯生生眼神,一看知道是誰
  他來問我要回他母親沒拿完的工資

  我喉嚨忽然被哽,做得真絕!
  老天怎么就不長眼,讓她竟然以這樣的方式
  輕而易舉的逃脫了,我為她準備的本來是鐵板釘釘的懲罰

  2019-5-18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8 13:17:19
  》懲罰逃脫

  她神情陰郁
  怯生生,以胃疼理由頻繁請假
  引起了我的不悅

  在我的不悅中,她又請假
  意外這次不陰郁,眉頭難得一見舒展
  說最后一次只請今天

  第二天下午她還沒來
  看著堆積成山的事,氣不打一處來
  并偷偷想好懲罰的措施:
  與那堆積事等同的惡語和外加扣三天工資
  但是第三天她還沒來

  一連幾天都沒來
  終于有人告知我她已服毒自盡
  后來有個白首老嫗帶著一個小男孩找到了我
  一老一小同樣怯生生
  小的來問我要回他母親沒拿完的工資
  老的來問我要回她閨女沒拿完的工資

  真絕!---老天怎么就不長眼
  本來是要鐵板釘釘的懲罰
  竟以一個無期限的長假,讓她輕松逃脫了呢

  2019-5-18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8 13:20:25
  @詩情畫意過一生 2019-05-13 11:31:55
  剛看到,歡迎樓主,先精華推薦。
  -----------------------------
  哈哈,你好!---那些不相干的回復怎么回事啊,能刪掉不?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8 14:54:22
  》惴度

  每天下午一點
  電子琴會準時響起
  不知哪戶鄰家
  通過窗與窗的傳遞,傳入我耳
  開始以為是學生的練習
  但漸漸覺得不對
  電子琴彈的都是老歌
  陪伴我兒時的歌
  所以這是一種休閑或懷舊的行為
  因為現在的學生
  不大可能還總彈那曲媽媽的吻

  2019-5-18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19 00:15:09
  答作家軍水疑:

  ---你可以恥笑“烏托邦”試驗的失敗,但不可以因為它的失敗而心安理得。你曾經要求我代為指出自已文章的癥候所在,我也曾經為此無言。但現在可以告訴你了,真正的問題就在這:其實一個寫手和大師的距離也并不是那么的遙遠,有時就差一丁點。比如有的人文字已經玩得很順溜了,但文格的高度不夠。文格如人品,差之毫厘則失之千里。好的作家,好的詩人內心大多都是痛苦的。他們懷著對人類的終極之愛,文字是他們的歷險記。因為他們內在的追求永遠指向未來,指向一個比現實更加完美的社會。之前我開玩笑說女人有吃有喝有娛樂,就不必寫詩了,原因也在這里。世界上沒有誰能在把玩著自已的耳環,項鏈和對著鏡子欣賞自已的新裝中,就能寫出無愧于世的好作品。一個人如果整天捧著自已的奶烙沾沾自喜而舍棄了更高的追求。那么試問,這個人的文字到底還能走多遠?也許有人會反駁說我不要走多遠,我就寫著玩。對的,但無論你抱著何種目的,哪怕沒有目的哪怕是寫著玩,只要你的文字不是鎖在抽屜里供個人欣賞而公之于眾。那么你的文字就一定會形成“格”。就一定會與他人的文字分境界的高低。高的會高到讓人仰視,低的會低到讓人作嘔。所以人,特別是寫字的人是要求進步的。而進步的方向一定會遇到眾生最普遍的訴求所指引。如果不是,那我們寫字干什么?難道文字真的比你手腕上那個晶瑩剔透的玉鐲更值得玩味嗎?。。。
我要評論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20 08:44:34
  》剔牙

  人到中年牙變稀
  不知從幾時起
  食物纖維開始喜歡往牙縫里擠
  癢癢脹脹很不舒服
  這使餐后多了一項工作
  需要準備紙巾一張,牙簽若干
  把從牙縫里剔下的食物揩在紙巾上
  如果吃了雞蛋或餅干之類
  我還會含一口水嘰咕嘰咕漱一把口
  再把漱口水吐進剛才喝水的那個杯里
  看著杯子里渾濁的漱口水
  和剔下的食物殘渣在潔白的紙巾上斑斑點點
  我會有一種莫名的成就感
  當然,這項工作一般不會當眾操作
  如果非要當眾,我也會以掌護嘴盡量雅致些
  雅致才是人類優先的選擇
  ---以上文字純屬個人隱私
  如果您不幸遇見,那還請選擇性觀看
  因為部分內容可能讓人不適和惡心
  但是在你惡心的時候
  我已經完成了一次口腔的凈化過程
  是的,有時候我需要在您的惡心中完成自我凈化
  畢竟人還是需要一張干干凈凈的嘴

  2019-5-20
樓主幽谷楓林 時間:2019-05-21 09:47:57
  》黑槍瞄準我

  黑洞洞的槍口已經瞄準我
  黑洞洞的槍口寒氣逼人---
  在不合適的地點不合適的人群中
  我說過不合時宜的話

  從此我洶涌澎拜
  從此一股恐懼的激流淹沒了我
  從此走到哪也不自在
  走到哪,都聽到驚弓之鳥的召喚
  事實上我也害怕死亡

  發言使全場鴉雀無聲
  這讓人始料未及,我忽略了一個事實
  人群中官銜居多。這形成勢力
  也形成黑洞洞的槍口瞄準著我

  但為了那一時之快
  我寧愿為自已后來漫長的不適買單
  走在社會主義的金光大道上
  虛構認證著感覺---
  我要用相信消解我虛構之物的不存在

  2019-5-21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pk10牛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