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wuq0"></sup>
<tt id="2wuq0"><sup id="2wuq0"></sup></tt>
<samp id="2wuq0"></samp>
<tt id="2wuq0"><rt id="2wuq0"></rt></tt>
<code id="2wuq0"></code>
<object id="2wuq0"></object>
<object id="2wuq0"><rt id="2wuq0"></rt></object>

草莽

樓主:杜秋月兒 時間:2019-04-25 16:51:50 點擊:63 回復:6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英雄老去雄心在,
  壯士歸來勢氣高。
  感喟人間多苦難,
  旌旗萬里動蓬蒿。

打賞

0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1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佳蜜桃 時間:2019-07-25 22:08:35

  馬尾松和橡樹們,撐著
  連夜趕制的太陽傘

  荷花的幼兒園,小朋友們
  在海風里擺開連衣裙

  我繼續在六月的火爐上
  添加柴禾。我的丹藥

  已初具形跡。這塵世的蟻族
  在城市的蜂房上奔忙

  你走后的七月,陽光的砂子
  整日流淌,灌滿了藍色星球上
  工蜂們的的洞穴注釋:2016年7月21日
作者:攔路虎北 時間:2019-07-26 11:29:43
  題記:(2016-07-16)她拿出了自己親手編織的繩套。她看了一眼烏云下的葉拉布加鎮
  “我可以動用祖國給我的唯一權利”。她想

  她把脖子伸進了繩套??R河依然平靜地流淌
  而俄羅斯整個兒滑進了她的陰影里
作者:最美是青衣 時間:2019-07-29 17:28:27

  再豐富的想象再充沛的感情也無力抵達
  譬如2017年的山東聊城一個普通的廠房一個成年不久的兒子面對一次次控制、恐嚇,和侮辱
  譬如那被霧霾層層遮擋的蒼天
作者:千絲萬慮 時間:2019-07-29 18:08:45

  ◎我和春天的湖水有過交集

  已然是春天了
  可湖水依然集合著冬天的冷靜
  遠山是不走動的親戚
  像我記憶里,那個水邊
  佇立的女人,我們從未交談過
  整整一個下午
  我都用自己壘起的石子
  一個接一個的
  擊打湖水
  石子落下處,湖水開出今生的花朵
  這么多世間少見的花
  牡丹一樣充滿魅力
  壽命卻短于曇花
  多年后的又一個午后,我想起它們
  它們多像我給湖水
  制造出來的傷口
  我的手臂,突然有了一種
  水紋般的撕裂
  來自于
  湖水內部最深層的疼痛


  ◎看見

  一群人重新開始砌墻
  曾經被眾人矚目過的,坍塌了
  于一次臺風過后
  或者,一只鳥棲息之后
  現在的墻,起死回生

  將后背轉給我的女人
  腰身一如少女
  她的腳踝
  裸露著她邁過的中年
  她忽略了

  我寫了那么多詩
  都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
  擺放在那兒
  只是為了在一個春天的早晨
  等一個人來,能看見我


  ◎白光

  三十多年前
  我還是一個毛頭小伙子
  想說女人
  又不敢說女人

  突然聽說一個女人跳河死了
  什么都沒有穿
  白花花的肉體在河邊反光

  我急匆匆的
  跑去看
  沒看到白花花的女人
  只有一汪水,在干燥的沙灘上
  散出白色光環

  現在回想起來
  很羞愧
  不是因為想看女人羞愧
  而是那道白光
  映射著我對生命的冷淡


  ◎窗外的馬

  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夜色正順著你的毛皮
  向下淌
  你脫離了韁繩
  雖然,我還是看到了
  你脖頸上那條舊痕

  你向我打著響鼻
  像我小時候
  對著座位前面的
  女孩,吹口哨

  哦,親愛的黑馬
  是否,我將是你下一個騎手?

  哦,你腰身的山巒,鼻息的河流
  賜我美,賜我力,和
  黑色的火焰
  賜我原野
  謝謝你,我豐厚得如萬物生長


  ◎清晨不適合讀哀傷的詩

  清晨不適合讀哀傷的詩
  哀傷的詩歌是夜晚的星辰
  你在自己的
  夜空下失眠
  咖啡也無法喚醒一朵
  自閉癥的花
  淚水已腫脹了心事
  清晨適合去草地上閑逛
  清空口袋和頭腦
  剛從夜色的幕布里
  鉆出來的一切
  都是新鮮的
  有靈魂,無靈魂
  都值得你上前去擁抱
  就連賣豆漿老人的吆喝聲
  也從幽閉狹窄的街巷
  轉到了陽光沐浴的廣場
  新鮮得猶如一枚雞蛋
  母親剛從雞窩里撿出來
  值得你為它微笑
  為它哭泣


  ◎李有

  無法說清一個人
  如同無法辨認草甸上的
  一株草
  它們的腰身,脾氣
  甚至,散發著的氣味
  都何其相似
  你想象著自己,是其中的一株
  蓬蓬勃勃的吐綠
  枯黃,被秋風
  或利刃斬斷
  被一場又一場的野火焚毀
  你再次活轉回來
  在一場又一場的春雨之后
  父親就是用這種最古老的方法
  給我講那個叫李有的人
  一張泛黃的紙,是我們家的一畝三分地
  那上面的草
  一株挨著一株
  他們在我面前鋪成草地
  他們齊刷刷的喊著我的名字
  熱情,深沉,大聲而有力氣

作者:沈蕙聰 時間:2019-08-02 23:52:16
  好像墻根兒什么都有,我喜歡聽棉襖刮蹭墻壁的聲音。那時候我很小,棉絮露出來是雪白的,不懂心疼。

  好像墻根兒什么都安全,我們總是保持一致,連我的頭也和它一般高。我以為無論有多少拐角,無論是如何龐大的迷城,靠墻走,就像磁懸浮一樣自由。

  直到我們被縱向切開,它是豎起來的一橫,我以為我是一塊小石頭,能夠抗拒流血和心痛,現實展現出來我是一團棉花,仍然雪白,不懂心疼。

作者:雪蛤香香 時間:2019-08-03 16:38:37
  父親:1924

  屬鼠,生于二月冰天雪地
  天生的剛直,不合時宜

  拔兵,賊盜,喪母,風雪一次次扛過
  新生活亮一縷三月的春色

  放牧生產隊的羊群,獨守大山的孤寂
  替奶粉廠收奶,春光奶桶里盈溢

  沒睡過囫圇覺,那是三年困難時期
  晝夜奔忙的腳步,系著全家的性命

  1964年的那場風雪格外凜冽
  巨大的黑影差點壓彎挺直的脊梁

  一夜間,從天而將的災禍讓你成為另類
  剛直的脾性被現實撞得咔咔直響

  從此以后,平靜的日子狼煙四起
  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如刀剜心

  唯有孝心是一種死而不舍的堅守
  魂歸九泉,依然在鄉鄰的口碑中茂盛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pk10牛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