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wuq0"></sup>
<tt id="2wuq0"><sup id="2wuq0"></sup></tt>
<samp id="2wuq0"></samp>
<tt id="2wuq0"><rt id="2wuq0"></rt></tt>
<code id="2wuq0"></code>
<object id="2wuq0"></object>
<object id="2wuq0"><rt id="2wuq0"></rt></object>

給顧客按摩,差點被她說的故事嚇死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2:12 點擊:109913 回復:1545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11 下頁  到頁 
  我小時候發了場高燒,然后雙眼就失明了。
  記得那天和幾個小孩去后山玩捉迷藏,我躲在塊沒有墓碑的墳包后……回家時,我就像中邪了似的,躺在床上燒了整整三天。
  再次醒來,我就成了盲人。
  盲人的世界,不分晝夜永遠一片漆黑,其中的恐懼無法用言語形容。

打賞

1174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211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2:22
  我家條件本來就不好,養我這個瞎子很吃力,所以長大后,我就和人學了門推拿的手藝。
  二十出頭的年紀,同齡人還在讀大學,我卻成了一名盲人推拿師。
  和外面那些情色按摩不同,盲人推拿是國家認可的正規職業,單單是考取上崗證,就花了我整整三年時間。
  老天是公平的,失去了雙眼,卻讓我其他感官遠超常人。
  比如我的手指就很靈敏,再加上平日苦練推拿技法的緣故,我也漸漸有了名氣,很多客人都點名要我服務。
  那天店里來了個電話,說是城里有個女老板頸椎不好,所以想找人推拿下。
  那女老板不差錢,上門服務一次,她直接開價一萬塊!但條件是派給她最好的推拿師。
  于是我們店主-王叔親自開車,送我去那女老板家。
剩余 9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2:30
  王叔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性格賊精,一萬塊他拿一半,落到我手里只有五千塊。
  但五千塊也是錢??!所以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車開了好久,終于到了地方,我從王叔口中得知,這是個位于市郊的高檔別墅區。
  下車時已經是夜里了,我在王叔的攙扶下,來到了其中一間別墅前。
  王叔還不放心地朝我吩咐道:
  “白輝!等會你一定要給人服務到位了!人家女老板提的任何要求,你都得答應!”
  “這種有錢的主兒,咱們可得罪不起!”
  我點了點頭,心里卻覺得很奇怪……難道除了推拿,那女老板還會提出其他過分的要求?
  以前聽別人說,有富婆專門找小白臉搞那種事,可我是盲人??!女老板應該不會好這口吧?
  交待完,王叔就回到車里,我不安地敲了下門,只聽“吱啦”一聲,門開了道縫。
  一個女人聲從門后傳來:
  “進來吧!”
  聽聲音,這女人頂多 歲,語氣又嬌又軟。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2:41
  在那女人的指引下,我摸索著走進屋,好聞的香味從她身上傳來,讓我心跳不由加快!
  當推拿師這么久,我還是第一次上門,而且還是這么年輕的少婦!
  可惜我看不到她長啥樣,只能憑想象瞎猜。
  交談了一番后,我得知這女人名叫秦總,坐到沙發上,秦總朝我吩咐道:
  “白輝,等會你下手重一點!給我推舒服了,我還會另外獎賞你!”
  我舔了下嘴唇,說:“好的姐,請你躺好,我先給你按摩頸椎!”
  等秦總在沙發上趴好后,我坐在一邊,伸手朝她脖子按去。
  這就是盲人不方便的地方,明明是要按脖子,可我由于緊張沒找準方位,竟然掐到了秦總腰上!
  “呵……你這小孩真討厭!是不是純心占我便宜?”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2:48
  扭動了下細軟的腰肢,秦總嬌嗔道。
  我臉紅了下,急忙找到了脖子的位置。
  當時秦總后背上啥也沒遮,滑溜溜的,我先是將她的長發分開,沿著頸椎仔細推拿起來。
  剛開始啥事都沒有,但很快,我就感覺到了不對!
  人的頸椎一共有七塊椎骨組成,可我在秦總背上,至少摸到了十幾塊頸椎骨!
  這么多年推拿經驗,我對自己的手法很有自信!不可能摸錯!
  這秦總的頸椎為啥這么怪?
  一陣惶恐襲來,我小心地問她:
  “秦總,你有沒有覺得,自己的頸椎有些不對?”
  趴在沙發上,秦總沖我笑了下,道:
  “是有些不對!特別是每次蛻皮后,我頸椎都會疼!”
  ……
  聽到“蛻皮”兩字時,我頭皮猛地一炸!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00
  只有蛇才會蛻皮!再加上她背上那古怪的頸椎骨!難道躺在我面前的秦總……?
  也許是瞧出我臉色不對,秦總懶聲道:
  “瞧把你嚇得!人家逗你玩呢!”
  我干笑了聲,心里的恐懼卻如同野草般瘋長!
  農村蛇多,我小時候失明前,曾親眼見過剝皮后的蛇骨!
  手放在秦總的后背上,我怎么摸都覺得,秦總的頸椎和蛇骨特像!
  冷汗從我額頭流下,要不是盲人行動不便,我早就奪門而逃了!
  可更恐怖的是,我摸到秦總后背上,竟然濕漉漉的!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11
  “姐,你背上咋變得這么濕???”
  疑惑地問了句,我就聽秦總答道:
  “天氣熱,所以我流了點汗!沒關系的!”
  剛開始,我也以為那是汗水,大夏天的,屋子里氣溫高,出點汗也沒啥奇怪的。
  但很快,秦總后背到處都濕透了!
  “姐……你這汗流的也太多了吧?”
  我語氣慌亂地問道,沒想到秦總卻無所謂地說:
  “這個……是我剛才不小心把水打翻了!”
  秦總這話我壓根不信,就算是水打翻,那也不可能翻到背上去吧?
  而且我摸她背上,根本就不像水!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17
  趁著秦總不注意,我將手指湊到鼻尖聞了下,卻聞到股淡淡的花香。
  這讓我心里變得踏實了些,畢竟我是盲人,說不定秦總真的不小心,把水撒到了背上!
  那花香,應該是她身上的體香吧?都說美女身上有體香,我很少接觸女客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不得不說,秦總的身體曲線真的很完美!她的背長得很勻稱,皮膚也很滑。
  除了頸椎有些奇怪以外,我猜秦總一定是個美女!
  終于按摩結束,我起身喘了口氣,就聽秦總從沙發上坐起,走到我面前來,伸手在我臉頰上輕捏了一把!
  “可以啊白輝!手法真專業!我給你按的好舒服!”
  秦總離我很近,想到她上身啥也沒穿,我感到一陣燥熱!
  將厚厚一塌錢塞給我,秦總滿意地笑道:
  “這是一萬五千塊!你收好!”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24
  女老板出手太闊綽!我心里暗暗咋舌!就這一次,就頂我大半年工資??!
  收好錢后,我正要離開,秦總卻將我拽住,又道:
  “白輝,你這眼睛是怎么瞎的?”
  我將小時候的經歷告訴她,沒想到秦總聽完后,卻來了句:
  “你想不想恢復視力?”
  自從失明后,我這些年無數次幻想能重見光明!聽秦總這么說,我就疑惑地問她:
  “姐,難道你有法子治我的眼睛?”
  秦總將香噴噴的小嘴湊到我耳邊,道:
  “明天晚上你過來!到時候就知道了!”
  秦總的話,我聽了也沒太當回事,之前我曾去過大醫院的眼科,醫生都說我這眼睛沒法弄,她又能有啥招?
  揣著錢,我從秦總家出來,王叔將我扶進車里。
  那一萬五千塊錢,被王叔拿走一半,我落到手也將近八千了!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31
  聽說秦總讓我明晚還來,王叔笑的差點喘不過氣!
  “咱們這次是遇到了大老板!你可一定要把她伺候好!將來咱們吃香喝辣就全靠她了!”
  聽王叔這么說,我心里也挺高興。
  打開車廂燈,王叔將錢數好后,卻無意間看到了我的雙手!
  “白輝!你手上沾著啥?這么濕?”
  “剛才推拿時,秦總不小心把水撒在背上了!”
  我將推拿時發生的事,告訴了王叔,不料他卻倒吸了口涼氣,顫聲道:
  “你這……哪是水??!明明是血!”
  血?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4-24 15:43:37
  我頭皮一麻,原來當時秦總背上的液體……是血!怪不得,摸上去粘乎乎的!
  本能地望著自己的雙手,我卻什么都看不到!就聽王叔慌張道:
  “你現在兩只手上!沾的全是暗紅色的液體!這不是血……又是啥?”
  說著,王叔抓起我的手腕,聞了下,然后怪道:
  “奇怪!明明看上去像血,咋聞著卻這么香?難道是化妝品啥的?”
  我雖然瞎,但血腥味肯定能聞到,可秦總背上那些紅色的液體,不但沒有任何血腥味,而且散發著淡淡的花香!
  我和王叔都琢磨不明白,但畢竟錢拿到手了,這種事當時誰也沒在意。
  第二天晚上,王叔又開車帶我去秦總家。
  路上王叔很興奮,嘴里不停嚷嚷著要發財了,我心里卻感到一陣不安。
  為啥秦總的頸椎骨,摸上去就和蛇骨一樣?她背上那些紅色的液體,又是啥?
  最關鍵的是,秦總說有辦法能恢復我的視力!
  我和秦總只是一面之緣,假如她真的能做到的話,那我為此……又要付出啥代價?
  不知不覺間,車在寂靜的別墅區停下,這次由王叔來敲門。
  “小子!好事也不能都讓你占了!勞資要瞧瞧那小妞長啥樣,如果好看的話,嘿嘿……今天我來給她服務!”
  王叔今天喝了些酒,我知道,他想借機混進屋,從秦總身上揩油!
  我從小和王叔學手藝,盡管心里不愿,卻不好反駁他。
  接下來,恐怖的一幕發生了!敲開門后,王叔整個人都僵住了!
作者:糖尿病想喝麥片 時間:2019-04-24 16:33:51
  繼續啊樓主
作者:楚霸王不過馬江 時間:2019-04-26 07:38:44
作者:瘋子mv 時間:2019-04-26 09:00:16
  樓主辛苦了??
作者:swz_av 時間:2019-04-27 01:03:53
  又沒了又沒人了
作者:豆餅316 時間:2019-04-29 14:12:42
  沒了?
作者:不愛說話的一枝蘿 時間:2019-04-30 14:18:18
  樓主???
作者:u_113108917 時間:2019-04-30 15:14:06
  沒了?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09:40:14
  秦總站在屋子里,嬌笑道:
  “怎么今天老的也來了?進來??!別怕!”
  我也不知道王叔看到了啥,用手摸他,卻發現王叔身子抖的厲害!
  “你……你不是人??!”
  幾秒鐘過后,王叔發出一聲慘叫!然后丟下我,轉身就逃!
  秦總不是人?那她是……?當時我給王叔這一嚇,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轉身想下樓梯,秦總卻一把將我拽進屋!關上門后,她陰惻惻地朝我道:
  “來都來了!跑什么?”
  這時,外面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王叔竟然不管我,自己開車跑了!
  我X!這秦總到底長啥樣?能把王叔嚇成這德行?
  當時我嚇壞了,拼命想開門逃走,可背后卻傳來秦總的聲音:
  “小孩,你就不想恢復視力了?”
  手都摸到門把手了,聽秦總這么說,我不由得停下,疑惑地問她:
  “你……你真有辦法?”
  重見光明,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愿望!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就算秦總不是人,那又如何?
  秦總:“當然!你過來!”
  拉著我坐在沙發上,秦總伸出長長的指甲蓋,在我眼皮上輕輕劃了下,然后笑道:
  “多漂亮的一對眼睛??!可惜沾了臟東西!”
  “我可以讓你恢復視力,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要求!”
  我當時心情很復雜,期盼地回道:
  “姐,你有啥要求我都答應!只要你能讓我看到東西!”
  秦總嗯了聲,道:
  “這要求很簡單……我開了家夜總會,里面正缺你這樣的推拿師,安排你過去上班,怎么樣?”
  夜總會這三個字,我只在新聞報道里聽說過,總感覺不是啥正經地方。
  • 鏡中的夜叉: 舉報  2019-05-11 12:55:26  評論

    恢復視力?秦總專治青光眼、白內障、翼狀胬肉、角膜移植、視網膜脫落、小梁切除、準分子激光、IK、EK、PRK、、、、、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0:00:35

  察覺到我在猶豫,秦總就解釋道:
  “放心!你只需要給客人推拿,我不會強迫你做那種事!”
  我現在壓根沒的選,只要秦總能治好我的眼睛,別說去夜總會上班,就算有更過分的要求,我也得答應!
  眼睛……對我這樣的盲人有多重要,三言兩語無法形容。
  于是我點了點頭,道:
  “好,我答應你!”
  秦總嬌笑一聲,說:
  “白輝,以后你跟著我好好干!我不會虧待你!”
  “現在……讓我先恢復你的視力!”
  話音落下,秦總讓我閉眼,然后取來個類似針一樣的東西,在我兩個眼皮上輕輕捅了下。
  接著她將小嘴湊過來,在我雙眼處吹了口香風!
  那一刻,我身子像被電打了般,猛地抖了下!雙眼里傳來一陣清涼的感覺!
  又用塊類似人皮的東西,在我雙眼上擦拭一番后……
  在秦總示意下,當我再次睜開眼時,我竟然……又看到東西了!
  這么多年來,我一直生活在黑暗中,其中的苦澀滋味無法形容,可如今……重新恢復光明后,我激動地差點哭出來!
  揉了揉雙眼,房間里的一切都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而秦總就坐在我身邊,她穿著件半透明的絲質睡衣,那雪白的皮膚,睡衣下若隱若現的兩條修長美腿,讓我感到驚艷!
  其實秦總長得挺好看,但她兩個瞳孔卻像蛇一樣,又細又長!看的人不寒而栗!
  “白輝,你的眼睛其實沒問題!只是你小時候被厲鬼纏身,有雙手一直蒙在你眼睛前!擋住了你的視線,現在,我幫你把它解開了!”
  等秦總這話說完,我才明白……原來這么多年,有雙看不到的手,一直遮在我眼睛前!
  我白輝失明這么久,都是厲鬼纏身導致的!
  瞧我臉色有些難看,秦總翹起條美腿,道:
  “別怕!糾纏你的厲鬼,已經被我趕走了!”
  秦總那毒蛇般的瞳孔一陣收縮,朝我陰冷地打量著!
  可當時我心里無比激動,也沒太在意秦總的瞳孔。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0:20:45

  “今晚你回去休息下,等明天中午你過來,我帶你去夜總會熟悉下!”
  秦總朝我嬌媚地笑了笑。
  好不容易,我才適應了周圍的光線,聽秦總這么說,我就好奇地問她:
  “姐,外面那么多推拿師,我搞不懂你為啥偏偏要選我呢?”
  秦總點了根煙,邊抽邊道:
  “首先,你長得很帥氣!五官很干凈!特別是你這雙眼睛,第一次見面時,姐姐就給它迷住了!”
  神色中帶著奇異,秦總伸手在我臉上撫摸著,又道:
  “而且啊,你的推拿手法也很正宗!像你這么好的苗子,姐姐怎么能錯過?再說了,治你的眼睛,對我而言只是小事,何樂而不為呢?”
  秦總那嬌柔的話語聲傳來,聽的我臉上滾燙!
  “那……我去你店里上班,你給開工資么?”
  低著頭,我小聲問她。
  秦總被我逗笑了,嬌喘道:
  “月薪一萬起!如果表現好,我隨時給你漲工資!”
  一萬?這是什么概念?我聽完差點激動地暈過去!
  以前做盲人推拿師,我每天辛辛苦苦,受盡客人臉色,一萬塊要大半年才能賺到!
  在夜總會上班,工資竟然有這么高?
  我再次道謝后,秦總讓我坐在她身邊,然后用手順著我臉頰往下摸:
  “先別急著謝我!在我那上班,有幾個規矩……你必須要遵守!”
  邊摸,秦總邊對我柔聲道。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不愛說話的一枝蘿 時間:2019-05-02 10:35:09
  沖鴨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0:41:00

  當時我離秦總太近,她身上散發出的好聞香氣,讓我心撲通亂跳!
  “啥規矩?”我咽了下口水。
  秦總:“第一,客人如果給你小費或者禮物,你千萬不能要!”
  見我點頭答應,秦總小手在我胸膛上亂摸著,又道:
  “第二,永遠別讓客人知道你的姓名,就算她問,你也別告訴她!”
  第一條規矩我能理解,那這第二條又是什么鬼?
  忍不住好奇,我問秦總:
  “如果讓客人知道我名字,會發生什么?”
  秦總臉色唰地白了下,顫聲道:
  “你會死!”
  她這回答,聽的我頭皮一陣發麻!說實話活了這么久,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客人知道了我的名字,我就會死?
  可無論我怎么問,秦總都不愿告訴我這其中的緣由,只是敷衍我道:
  “你別問那么多!只要你別違反這兩條規矩,我保證你不會出事!”
  我只好點頭答應。
  滿意地笑了笑,秦總的手也變得更加放肆起來!
  任憑秦總的小手在我身上亂摸,我始終沒敢反抗。
  因為之前是盲人的緣故,我從沒如此近距離的接觸異性,秦總的舉動讓我感到渾身燥熱無比!
  再加上她穿的那么少,甚至我低頭……就能看到秦總鎖骨下的美景!
  見我答應,秦總小手繼續往下滑,道:
  “最后一條規矩,就有點難了!”
  經過我的腹肌,秦總直接將小手放在我皮帶上,又道:
  “等明兒個去上班后,我要你繼續扮演盲人!”
  我疑惑地皺了皺眉,道:
  “姐,這是為啥???”
  在我耳邊吹了口香風,秦總道:
  “盲人推拿師,在夜總會很吃香!因為失明的緣故,所以盲人的手指格外靈活,而客人就喜歡這種正宗的感覺!”
  “所以,我要你給我繼續裝瞎!至于你視力恢復的事,絕不能向任何人提起!”
  說著,秦總在我手背上抓了一把。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1:01:14

  我羞的急忙躲開,只見秦總捂著嘴媚笑道:
  “像你這么帥氣的小孩,讓我那些女客人瞧到,非把你生吞了不可!”
  我羞的頭都抬不起來,在秦總挑釁的笑聲中,我狼狽地逃出別墅。
  ……
  那天夜里,我失眠了。
  從 歲失明到現在,重新恢復視力后,我發現這個世界真的很美!
  抬頭看,夜空中的星辰璀璨,這讓我感到興奮的同時,又對未來擔憂。
  明天……我就要去夜總會上班了!
  那種地方,真的就和新聞報道一樣,骯臟不堪么?
  還有秦總定下的那幾條古怪規矩,又是怎么回事?
  聯想到前一天推拿時,秦總那蛇一般的頸椎骨,還有她背上冒出的血……我隱隱覺得,這夜總會的工作,不會是想象中那么簡單!
  其中肯定藏了某些見不得人的秘密!
  不管了!明天過去再說!
  第二天上午,我心懷忐忑地來到秦總家。
  去夜總會前,秦總先是帶我去理發店做了個發型,然后又給我挑了套西裝和皮鞋等男士用品。
  經過一番精心打扮,我幾乎認不出鏡中的自己了!
  棱角分明的臉龐,高挺的鼻梁,特別是那對深邃的眼睛,猶如北極的海水般清澈!
  老天是公平的,命運曾奪取我的視力,卻賜給我高人一等的相貌!
  不敢說自己有多帥,但這樣的我,迷倒一般的少婦,應該不在話下吧?
  秦總走近,看到我這幅樣子,她顯得格外滿意,美目中閃過奇異的光芒,秦總竟然將香噴噴的小嘴,在我臉上印了下!
  “你……你這是干什么???”我紅著臉道。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1:21:30
  秦總壞笑了下,道:“怎么?還不讓親???不服氣去告我???”
  我沒敢多說什么,人家治好我的眼睛,又給我安排工作,親就讓親吧!
  紅著臉上了秦總的車,我們朝市郊前進。
  夜總會所在的位置很偏僻,這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要不是門口停著些高檔汽車,我真不敢相信這里是夜總會。
  說它是夜總會吧,門口竟然連招牌都沒有!
  不過這也好理解,既然是做那種見不得人的事,當然要開的偏僻點!
  想到自己即將從事的行業,我內心感到一陣羞恥!
  推拿師?那都是騙人的!沒猜錯的話,秦總是要我當“鴨”!
  出發前,秦總還專門給我挑了副墨鏡,再配合手上的探路拐杖,表面上看,我就是個十足的瞎子!
  “白輝,記住我說的話!裝瞎也給我裝像點??!”
  秦總對我不放心道。
  我說:“姐你放心!我有數的!”
  也許對別人來說,裝瞎有難度,但這事對我而言,完全是小兒科!
  我白輝當了那么多年瞎子,盲人的世界是啥樣,我心里再清楚不過了!
  當時秦總用手攬住我胳膊,帶我走進門。
  這夜總會一共三層,進去后才發現,里面裝修的金碧輝煌,分外考究!
  大理石地板,水晶吊燈,大廳里還有個小型噴泉。
  只是說不上為啥,我總覺得這地方特別陰冷!
  這會還不到營業時間,夜總會靜悄悄的。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1:41:45

  就在我好奇地打量四周時,秦總不知從哪喊來個美女:
  “小薇,這是我新請來的推拿師,名叫白輝!你帶他熟悉一下!順便給他安排住宿!”
  大有深意地看了我眼,秦總又道:
  “對了!人家白輝是盲人,你可別欺負他??!”
  等那美女答應后,秦總就離開了。
  大廳里就剩下我和那美女,我用余光將她上下打量了下,心里感到暗暗驚訝!
  這美女上身穿件薄薄的吊帶,兩條長度夸張的美腿上,只穿了條休閑短褲,雪白而光滑的大腿露在空氣中,看的我一陣眩暈!
  美女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大,那精美到極致的瓜子臉上,皮膚嬌美無比,長長的睫毛下,一對美目正上下打量著我。
  一番交流過后,我得知這美女名叫何薇,是一樓的領班。
  恢復視力后,我第一眼看到秦總,就覺得她挺好看的,可遇到何小薇,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女!
  跟何薇相比,秦總完全落于下風??!
  “喂!你真是盲人?”何薇走上前,張開誘人的櫻桃小嘴,問道。
  我嗯了聲,因為戴墨鏡的緣故,所以何薇倒也沒看出啥不對。
  沖我甜甜一笑,何薇道:
  “想不到!居然來了個小帥哥!客人一定會搶著點你!”
  這話聽得我心里怪緊張,就問她:
  “這里的客人……都是啥樣的?”
  何薇咬了咬香唇,干脆拉著我的手,邊走邊介紹道:
  “咱們這夜總會有些特別!來這里玩的,都是女客人!”
  何薇的小手又嫩又滑,捏起來分外舒服,也許是因為盲人的關系,她對我完全沒有防范!
  聽何薇這么說,我手心的汗就冒出來了!
  我X!萬一遇到那種極品老女人,我該怎么辦?
  也許是察覺到我的緊張,何薇回頭沖我壞笑了下,道:
  “別怕!來我們這的女客人,大多都挺年輕的!再說秦總也交待過,讓我多照顧你!”
  “萬一碰到那種比較可怕的客人,我會讓別人頂替你的!”
  給何薇這么一說,我才感到踏實了些,邊走,我邊打量著周圍。
  • juanhanwannianai: 舉報  2019-05-10 16:05:09  評論

    呃。。。。。還說不要讓別人知道名字。。。。這還帶介紹的,誰都知道白輝的名字,客人想知道這么難嗎。。。。
  • 完美的便便: 舉報  2019-05-13 11:10:20  評論

    秦總是不是應該給白輝取個外號,比如小花滿樓什么的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2:02:00

  裝修考究的走廊兩側,有很多包廂,這里和KTV挺像,要說唯一的不同,就是每間包廂里,都擺著張床!
  走廊盡頭是一扇鐵門,不知通往哪里。
  何薇拉著我來到前臺,道:
  “這里的規矩,秦總有沒有告訴你?”
  我點頭,說:“不能收客人的小費和禮物,也不能把名字告訴客人!”
  何薇摸出根女士香煙,點著了抽了幾口,然后遞給我道:
  “除了這兩條,咱們夜場里還有些其他規矩!比如說二樓是禁區!你不許去!”
  那煙嘴上濕噠噠的,還沾著何薇的口紅印子,趁著她不注意,我偷偷舔了下,一陣香甜氣息涌入舌尖!
  “二樓是啥樣的?為啥不許去???”我好奇地問何薇。
  美目間閃過一絲慌亂,何薇道:
  “二樓……還在裝修!總之你千萬不能上去!不然……會出大事!”
  能瞧出來,白薇的舉止有些古怪!我用余光瞄了眼通往二樓的樓梯……
  那里一片漆黑,陰冷的風順著樓梯口吹下來,讓人不寒而栗!
  偏僻的夜總會,古怪的規矩,而它的擁有者,是個蛇一般的女人!
  這一切充滿詭異,讓我不得不懷疑,夜總會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皺著眉,將煙遞回給何薇,接過來吸了兩口,何薇朝我吐了個煙圈,道:
  “白輝,你別擔心那么多!只要你守規矩,有我和秦總罩著你,不會有事的!”
  我沖何薇笑下,道:“薇姐,謝謝你!”
  “你剛來不熟悉,一樓你最好也別亂闖!特別是走廊盡頭的房間,那里和二樓一樣,都是禁區,你不許靠近!”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我看到何薇俏臉上閃過一陣惶恐!
  我朝遠處那扇鐵門瞟了眼,心想那可能是女更衣室,倒也沒太在意。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2:22:15

  又對我交待了些服務方面的規矩,何薇隨口問我:
  “對了白輝,你找到住的地方了么?”
  我迷茫地搖了搖頭,就見何薇香牙咬著嘴唇,猶豫了好久,這才道:
  “你可以先住我那!這會還早,咱們先回去休息會!”
  說著,何薇拉著我就往外走!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僵住了!
  這……美女是要我和她同居???
  幸福來的太突然,讓我始料不及!
  與何薇這樣的極品美女,住在一個屋子?那我豈不是要爽壞?
  當時我緊緊攥著何薇的小手,走出夜總會后,來到不遠處的一排平房前。
  這里看上去像是員工宿舍,離夜總會也就幾十米遠,雖然簡陋了些,倒也方便。
  開門前,何薇回頭撇了我眼,見我在那傻笑,何薇臉紅了下,冷聲道:
  “別得意!要不是秦總特意讓我關照你,我才不要臭男人進我屋子!”
  “不過……你是盲人,倒也無所謂了!再說,人家瞧你也挺順眼的!”
  “你住進去,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要是敢起壞心!我非揍你不可!”
  何薇惡狠狠地朝我揮了下粉拳,我急忙點頭答應。
  進屋后,我大概掃了眼四周,何薇的住處雖說不大,但收拾的倒很整潔。
  空氣里飄散著一股淡淡的花香,聞的我心曠神怡!
  不遠處的粉色床單上,更是放了幾件才換下的女孩貼身衣物。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2:43:00

  瞅見那些衣物,何薇臉一紅,正要將它們收起,也許是想起我是盲人,何薇自嘲地輕笑了下,就沒去管它們。
  “白輝,你站那干什么?過來坐??!”
  何薇坐在粉色的床單上,將修長美腿高高翹起,對我招呼道。
  我摸索著走過去,坐在何薇身邊,一股少女體香從她身上散出,聞得我心狂跳!
  何薇卻沒察覺到我的異常,笑著對我道:
  “你走路不方便,和我住一起也互相有個照應,以后咱倆一起上班下班,好不好?”
  我咽了下口水,道:“謝謝薇姐照顧!”
  “亂叫什么???我又沒你大,以后你叫我薇薇就行!”
  說著,何薇身子躺在床上,兩條雪白的胳膊抬起,滿足地伸了個懶腰。
  那吊帶本來就薄,何薇又白又細的小腰露出來,看的我口干舌燥!
  目光隔著墨鏡,我貪婪地掃視著何薇的身子,然后試探問她:
  “薇薇,那我……也睡床上???”
  “想的美!”何薇在我身上掐了把,道:“你睡地鋪!”
  在靠床的位置騰出塊空地,何薇幫我把地鋪收拾好,然后打了個哈欠,道:
  “這會離上班還早呢!咱們先睡會午覺,晚點我喊你!”
  答應了聲,我躺在地鋪上,卻無意中看到了詭異的一幕!
  只見何薇的床底下,竟然放了張黑白色的遺相!
  在遺相前,擺著幾根黑色的蠟燭,更恐怖的是……那遺相上的人,竟然就是何薇自己!
  一個大活人,為啥要把自己的遺相……藏在床底?
  當時我躺在地上,趁著何薇不注意,我又仔細瞧了眼,只見遺相上的何薇,正站在夜總會門前,面無表情地面對著前方。
  黑白相片里,何薇雙眼緊閉,長發被風拉起,整個人看上去陰森無比!
  我X!這畫面看的我頭皮猛地一炸!
  瞧了眼床上的何薇,她閉著眼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表情和遺相上一模一樣!
  盡管天氣炎熱,可我卻感到陣陣陰冷……從背后傳來!。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3:03:14
  不敢再躺了!我從地板上爬起,朝門外走去。
  剛走到門口,聽何薇在后面喊了句:
  “白輝,你去哪?”
  “那個……我睡不著,出去轉轉!”
  “別走遠??!你是盲人,跑丟就麻煩了!”
  何薇伸著懶腰道,她兩個雪白美腿呈倒八字形,緊緊并在一起,但我卻沒心思欣賞。
  多虧我裝瞎!否則何薇壓根不會讓我進她屋,我也不會發現她床下的秘密!
  走出屋,我抬頭瞧了眼天空,一片瓦藍。
  恢復視力的感覺真好!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像剛睜開眼的嬰兒,重新認識這個世界。
  沒想到來夜總會的第一天,我就遇到了怪事!
  床底的遺相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何薇是……?
  正瞎琢磨著,不遠處一個掃地老頭,朝我招手道:
  “小伙子!你過來!”
  那老頭臉上滿是皺紋,大熱天,他卻穿了件破舊的棉襖。
  我走過去后,那老頭問我:
  “你新來的?”
  我嗯了聲,就見那老頭嘴唇一哆嗦,拽著我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道:
  “小伙子,我看你挺老實的……勸你一句,你還是趕緊逃吧!”
  我聽了一愣,好奇道:
  “大爺,你這是啥意思?”
  老頭一臉神秘道:“這夜總會啊……可不干凈!”
  我笑了下,心想這世上哪有干凈的夜總會?不都一樣是錢色交易?
  但秦總對我有恩,人家好心請我來這上班,我咋能說走就走呢?
  見我無動于衷,老頭怪笑了一聲,道:
  “陰兵過境,百鬼夜行!蛇禍!都是蛇禍!”
  說完,老頭轉身就走了。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3:23:30

  什么舌活?我想這老頭腦子肯定不正常,對此我也沒太在意。
  朝那老頭的背影瞅了眼,只見他走路的樣子扭扭捏捏,看起來不男不女,而且腳步時快時慢。
  怎么瞅,我都覺得這老頭像才從瘋人院里逃出來的。
  這會時間還早,我在附近轉達了一圈。
  朝前方眺望,一望無際的荒草甸子,周圍看不到任何活物的影子。
  這地方光禿禿的,除了夜總會和宿舍外,啥都沒有。
  遠處有些高矮不一的墳包,密密麻麻連成排,延伸到山腳下。
  我知道夜總會見不得光,但也沒必要選這么偏的位置吧?
  搞不懂秦總是咋想的。
  獨自回到宿舍前,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屋,這時,不知從哪竄出來個人影,直接攔在了我面前。
  那是個長相滑稽的胖子,這胖子年紀比我大點,正滿臉雞賊地注視著我。
  “兄弟!你就是新來的推拿師?”那胖子問我。
  我和他握了下手,介紹一番才得知,這胖子姓董,在夜總會干了有段時間了。
  瞅見我戴墨鏡,董胖子好奇地繞著我轉了圈,問:
  “你不會真是瞎子吧?”
  我笑了下,說:“董哥,我騙你干啥???”
  秦總交待的話,我沒敢忘記,再說我這會人生地不熟,裝瞎對我沒壞處。
  董胖子嗯了聲,又問我:“秦總給你安排宿舍了沒?”
  我搖頭道:“沒有!因為我行動不便,所以暫時跟何薇住一屋!”
  聽我這么說,董胖子肉乎乎的臉上,兩個小眼睛里冒出興奮的賊光!
  “兄弟!你真是艷福不淺??!何薇可是百年難遇的美女哇!要是能和她住一個屋子,我死都愿意……”
  這董胖子性格真是……啥都敢說???
  當時我沒吭氣,只見董胖子色瞇瞇地朝何薇宿舍瞅了眼,然后嘆氣道:
  “可惜你是瞎子!粉嫩嫩的小美女送上門,你卻吃不到!”
  “要不勞資哪天也裝個瞎,搬過去和你們一起住……”
  我聽董胖子越說越離譜,就忍不住打斷道:
  “董哥,我新來的,好多規矩不懂,你多關照我點!”
  董胖子賊眼在我身上一轉,道:
  “好說!對了白輝,你身上有沒有一百塊的零錢?”
  我說有!就見董胖子正色道:
  “剛好我有張一百的整錢,咱倆換一下!”
  也不管我同不同意,董胖子轉身就回到自己屋里,沒多久他又出來,將一張錢遞到我面前。
我要評論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3:43:45

  我用余光瞧了眼,只見董胖子遞給我的……根本就不是錢!
  那特么就是一張白紙,上面用黑筆寫了個“ ”!
  能看出來,這白紙是董胖子按照百元鈔票的大小,剪出來的,甚至,他還刻意將那紙揉皺!
  有你這么占盲人便宜的么?
  這一幕弄得我有些哭笑不得,這董胖子也太雞賊了吧?
  見我站那沒動,董胖子理直氣壯道:
  “兄弟,你這是啥意思?信不過我?你也太瞧不起我董某人了吧!”
  本來這錢我是沒打算跟董胖子換,我又不傻!
  但也說不上為啥,當時我總感覺董胖子的表情很奇怪……
  于是我決定先不點破,從口袋里摸出錢包,然后將零錢取出,遞到董胖子手里。
  這里要說一下,我的錢包是給盲人特制的,里面夾層很多,這是防止取錯錢,所以不同面額的錢,我都放在相應的夾層里。
  這錢包我用習慣了,恢復視力后就沒換它。
  壞笑一聲,董胖子接過錢,然后將那張寫著“ ”的白紙塞在我手里。
  這紙的材料有些特殊,光憑摸的話,我還真摸不出真假!
  這家伙太不要臉!我想,這種欺騙盲人的招數,董胖子一定沒少干!
  董胖子空手套白狼,從我這騙走一百塊錢后,他臉上笑出了花:
  “我先走了!咱們晚上見??!”
  我剛來這里,沒必要為了這種小事,和董胖子鬧僵,再說,我總感覺董胖子表情古怪,似乎有試探我的意思。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4:04:00

  錢沒了可以賺,但我裝瞎的事……可不能敗露!否則何薇會怎么看我?
  回到宿舍,我看到何薇已經睡醒,正坐在鏡子前化妝。
  “你跑哪去了?咋這么晚才回來?”
  邊涂口紅,何薇邊問道。
  我:“和董哥聊了會天!”
  何薇皺著眉,冷聲道:
  “董胖子?他又色又壞,你以后離他遠點!”
  我嗯了聲,坐在沙發上,打量著何薇的美背和小蠻腰,美女身材太完美!隔著半透明的吊帶,看的我心癢無比!
  想到之前的經歷,我就問她:
  “薇薇,那個掃地老頭是啥來路?”
  涂好口紅后,何薇正在穿絲襪,聽我這么問,她美目抬起道:
  “那是劉大爺!怎么?他和你說啥了?”
  我皺著眉道:“他拉著我說什么舌活……搞不懂是啥意思!”
  聽到“舌活”兩字,何薇俏臉上閃過一絲異樣,道:
  “劉大爺以前是要飯的,腦子有些不正常,秦總看他可憐,才安排他在這里掃地!”
  “你別管他!”
  當時我坐在沙發上,眼瞅著何薇穿絲襪,那畫面美的難以用言語形容!
  說出來也不怕你們笑話,我活這么大,還第一次看到女孩穿襪子,本來對劉大爺的來歷,我心里還有些疑惑……
  可眼前的美景,卻打斷了我的思維!
  穿好襪子,何薇站在我面前,兩條美腿前后交叉,緊緊并在一起,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4:24:30

  想起了什么,何薇朝我命令道:
  “我要換衣服!白輝,你先……”
  本來我以為何薇要趕我走,正準備起身,沒想到卻聽到她又道:
  “算了……反正你也看不到!”
  說著,何薇竟然慢慢脫下衣服!
  房間里……滿是她身上的好聞香氣。
  在夜總會這種地方上班,是要穿統一制服的,何薇是領班,更不能馬虎。
  她穿的是一條黑色連衣短裙,很緊的那種,再搭配修長美腿上的絲襪……和高跟鞋,這讓何薇看上去美的不可直視!
  整個換衣過程被我目睹,當時我就坐不住了!渾身燥熱無比!
  以前我一直活在黑暗中,哪經歷過這種畫面,眼前的雪白美景……讓我幾乎窒息!
  察覺到我臉色不對,何薇香肩微微縮了下,問我:
  “你怎么了?不舒服?”
  擦了把額頭的汗珠,我說:“沒事……天氣太熱!”
  何薇沖我美美地笑了下,然后道:“白輝你過來!幫我拉下拉鏈!”
  我只好摸索著來到何薇背后,將裙子的拉鏈往上提了下。
  鼻血卻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捂著鼻子,我去衛生間洗了把臉,看到我這副樣子,何薇更是笑得花枝招展!
  ……
  天色黑下來,我開始在夜總會的第一天工作。
  果然如何薇所說,這地方來的客人,竟然清一色全是女的!
  而且大多都是那種 出頭的少婦。
  只是所有客人的臉都很白,走路也輕飄飄的,這讓我感到很奇怪。
  明亮的大廳里,空氣異常陰冷,我和幾個“少爺”站在那里,等待女客人的挑選。
  董胖子竟然也是少爺之一!這家伙就站在我旁邊,還不停朝我擠眉弄眼!
  這種貨色,怎么也能當少爺?
  “白輝,你行動不便,可以去一邊坐下!沒必要和我們站一起!”
  董胖子朝我關照道,騙了我的錢,這小子語氣賊真誠!
  我笑著說:“謝謝董哥關照,我第一天上班,還是先站一會吧!”
  猶豫了下,我又問他:“董哥在這干了多久?”
  董胖子:“我比你早來幾個月!本來秦總嫌我胖,不要我……勞資厚著臉皮求她,秦總這才勉強把我收下!”
  話鋒一轉,董胖子神色傲然道:
  “哼!別以為我胖就瞧不起我!有些客人就喜歡我這種肉多的!”。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4:44:45
  我忍住笑,問道:“來這的客人,都有啥要求???”
  董胖子瞇著眼看了下我,道:“啥要求都有!你小子長這么好看,等著被客人各種揩油吧!”
  這話聽的我倒吸了口涼氣!這時,一個貴婦打扮的女人走到我面前,問了句:
  “你新來的?”
  我點了點頭,那女人將我從頭到尾瞅了遍,然后滿意地點了點頭:
  “今晚就你了!跟我來吧!”
  這女人至少比我大十歲,臉比紙還白!面相說不上難看,神色間卻透露著一股陰毒!
  我給這女人瞅的后脊梁怪冷,正要說啥,就見何薇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
  “這是我們店里新來的盲人推拿師,他第一天上班,很多規矩不懂!要不……您先選別人?”
  何薇客氣地解圍道。
  聽說我是盲人,那女人雙眼冒出一陣綠光!舔著嘴唇道:
  “剛好!還沒玩過瞎子……今天就讓我先來嘗個鮮!”
  聽她這么說,我跟何薇的臉色同時白了下,那女人也沒多啰嗦,朝我勾了勾指頭,然后進入了一樓的某個包間。
  沒辦法,何薇只好將我領到包間前,然后朝我小聲吩咐道:
  “你自己小心點!見機行事,記住店里的規矩……!”
  “不管等會發生什么……規矩千萬不能破!”
  我點了點頭,正要進去呢,何薇卻一把將我拽住,不放心地又囑咐了遍:
  “記住??!不管發生什么事,千萬別收客人給的東西,更不能把名字告訴客人!”
  我:“放心吧薇姐,我知道該怎么做!”
  我知道何薇是怕我出事,但我白輝是男人!這種場面我都處理不了,以后還怎么混?
  再說了,我是正經的推拿師,客人要是提什么過分的要求,我肯定不會答應的!
  不就是推拿么?能出什么事?
  深吸一口氣,我走進包間,關門。
作者:譕涯 時間:2019-05-02 15:02:50
  精彩絕倫?。?!別的不懂說了!嘻嘻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5:05:00

  幾十平米大的包間里,設施一應俱全,那貴婦打扮的女人,正翹著腿坐在沙發上,直愣愣地注視著我。
  “你過來!讓我好好瞧瞧你!”
  那女人命令道,我只好摸索著走了過去,坐在她身邊。
  裝瞎是門學問,我對此很在行,沒給那女人瞧出任何破綻。
  在我手背上捏了一把,那女人笑道:
  “可以!你這小孩長的真漂亮!可惜啊……是個瞎子!”
  剛開始,我給這女人弄的怪緊張,坐在那半天不敢亂動,硬著頭皮和她聊了一會,原本惶恐的心情,也慢慢變得放松起來。
  怕啥?不就是個老女人?她還能吃了我不成?
  “小帥哥,你管我叫周姐好了!”
  抓著我的手亂捏,周姐嘴里笑道。
  桌上放著些洋酒和果盤,周姐給我倒了杯酒,然后遞到我嘴邊,說:
  “來,陪我喝一杯!”
  我客氣地擺了擺手,道:
  “不好意思,周姐!我不會喝酒!”
  在我大腿上捏了把,周姐臉色一冷,道:“以前都是別人伺候我喝酒!今天我幫你倒酒,你還不給我面子?”
  見我不吭氣,她倒也沒太為難我,將酒一飲而盡后,掏出根煙點上,然后遞給我道:
  “煙你總會抽吧?”
  畢竟人家是客人,面子還是要給的,我只好接過煙,抽了一口。
  煙嘴上一股紙灰味。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5:25:15

  得知我當了好多年盲人推拿師,周姐吐了口煙圈,道:
  “以后你跟我干吧?這里的老板給你多少薪水?我給你加三倍!”
  我客氣地搖了搖頭,說:“多謝周姐關照!我現在還不考慮換工作!”
  開玩笑,秦總對我有恩,我怎么可能為了錢背叛她?
  見我拒絕,周姐也不生氣,手在我身上不停摸著,問了句:
  “小帥哥,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我心里撲通一跳!想起秦總交待的規矩,我急忙道:
  “姐,咱們店里有規定,名字我不能說的!”
  此時,周姐將半個身子貼在我懷里,手上的動作更是不停!
  “你跟我走吧!今天我要包你一晚!”
  周姐在我耳邊吹氣,我臉一紅,心里涌起羞恥,就往邊上閃了下:
  “周姐,我是正規的推拿師,那種事……我做不了!”
  雖然不允許直接收客人的小費,但如果被客人看上,帶走的話,夜總會至少給少爺提成一萬!
  錢重要,我白輝這種窮吊絲,最缺的就是錢!
  但我有自己的尊嚴!
  見我拒絕的那么干脆,周姐還不甘心,從包里拿出一大沓現金,在我面前晃了晃:
  “開價吧!姐姐今天要定你了!”
  “只要你跟我走!我讓你這輩子都不愁吃穿!”
  我干脆裝沒聽到,說實話,我之所以沒動心,主要是因為我和周姐年齡差距太大!
  再說這女人臉上毫無血色,長相更是陰嗖嗖的!我咋可能答應她?
  換成個年輕美女啥的,我說不定早就投降了!
  見我死活不松口,周姐只好干笑了下,道:
  “那你給我推拿下,總可以吧?”
  我暗暗松了口氣,問周姐:
  “姐,你要我給你按哪?”
  周姐歪著脖子想了下,道:
  “我腰疼!你幫我按下腰!”
  包間里有床,我讓周姐趴在床上,然后在她后背處按了幾下。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5:45:30

  但周姐穿的太多,這么按沒有效果,我只好小聲道:
  “姐,麻煩你把外套掀起來點!”
  朝我怪笑了下,周姐將后背露出來……
  誰又能想到,接下來……我看到了最恐怖的畫面!
  只見周姐的后背上,密密麻麻地貼了無數張紙錢!
  慘黃色的紙錢,貼的周姐后背上到處都是!這一幕看的我頭皮直發麻!
  更詭異的是,每張紙錢上,竟然都用血寫著“死”字!
  血紅與慘黃兩種顏色,形成鮮明對比,讓我不寒而栗!
  “你……你背上貼著啥?”
  我手碰了下其中一張紙錢,顫聲道。
  周姐面無表情地答道:
  “那些啊……是我貼的膏藥!”
  ……
  你這不是睜著眼說鬼話么?真以為我是瞎子?
  強壓住心頭的惶恐,我在周姐后背上按了幾下,手卻不受控制地抖的厲害!
  一陣陣刺鼻的紙灰味,從那些紙錢中散發出,聞到那紙灰味,我心中的惶恐如同野草般瘋長!
  我想跑!但這樣會得罪客人,我不愿意第一天上班,就讓何薇她們難堪!
  察覺到我手抖,周姐的倒三角眼里,冒出陰冷的目光!
  “你抖什么?難道你不是瞎子……?”
  我內心大駭,只好硬著頭皮笑道:
  “姐,你別開玩笑了!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所以有些緊張!”
  周姐怨毒地盯著我瞅了好久,這才點頭道:
  “你別管那些膏藥!給我好好按!”
  我答應了聲,雙手用力的同時,趁周姐不注意,我將其中一張紙錢掀開……
  我X!
  只見那紙錢下面的皮膚上,呈現一片死灰色!更恐怖的是,我竟然看到了類似尸斑的東西!
  難道……趴在我面前的,是具尸體???
  強壓住心頭的恐懼,我又揭開周姐背上的另一張紙錢。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6:05:45

  相同的畫面,死灰色的皮膚上,有腐爛的痕跡!
  這周姐……到底是什么東西?
  借故要洗手,我退到門邊,輕輕擰了一把,門卻紋絲不動!
  “你去哪?”周姐回過頭,朝我慘笑道!
  那怨毒的笑容,再加上背上貼著的紙錢……這一切,讓周姐整個人看上去陰森無比!
  那一刻,惶恐鋪天蓋地,幾乎將我逼瘋!
  可我卻不得不裝出一副正常的表情,干笑一聲,我重新回到床前。
  一只手在她后背上按著,我騰出另一只手,將那些紙錢依次掀開……
  這下,我終于看清了……
  周姐那讓紙錢覆蓋的后背上,被人用紅筆畫了個大大的“封”字!
  這是……?
  看到這個字后,我倒吸一口涼氣,雙腿抖得像篩子般!
  好不容易按完,冷汗……早已將我后背打濕!
  周姐從床上坐起,脖子里發出一陣怪異的響聲,然后對我道:
  “不錯!不愧是專業的推拿師!手法果然很正宗!”
  我低著頭摸到門前,伸手擰了把,終于……門被我打開道縫!
  正要逃出去,卻聽到背后傳來周姐的尖叫聲:
  “站??!”
  我嘴唇一哆嗦,回頭看,只見周姐直挺挺地走到我面前,隔著墨鏡,她目光死死盯著我的雙眼!
  過了好久,周姐這才將目光從我臉上挪開,然后取下手中的戒指,道:
  “這戒指純金的,送給你好不好?”
  我瞅那戒指黃燦燦,上面還有嵌著一顆鉆石!不用看都知道,這東西價值不菲!
  但我哪敢要???想起周姐那貼滿紙錢的后背,我頭皮一陣發麻,急忙逃了出去!
  這會正是夜總會最熱鬧的時候,一陣陣歡笑聲,從周圍包間里傳來。
  我卻感到身體一陣陰冷!
  沒想到第一天上班,勞資就碰上了鬼!
  那周姐到底是啥東西?她背上貼著的紙錢,還有紙錢后面那個大寫的“封”字,又是怎么回事?
  董胖子這會還站在大廳,見我出來后,他急忙沖過來將我扶?。?br>  “兄弟,你臉色咋這么差?”董胖子好奇道。
  我擦了下額頭的冷汗,把之前的經歷給他大概講了下。
  聽我說“紙錢”二字,董胖子臉色一白,然后疑聲道:
  “白輝,你是瞎子,咋可能看的到紙錢?”。
作者:rong_978 時間:2019-05-02 16:05:50
  留爪
作者:168藍天 時間:2019-05-02 16:12:20
  支持
作者:帶你去旅行2019 時間:2019-05-02 16:14:05
  頂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6:26:00
  我早料到董胖子會這么問,就答道:
  “我鼻子靈,能聞到紙灰味!而且她背上那些紙,形狀摸上去和紙錢完全一樣!”
  聽我這么說,董胖子皺著眉沉默了會,然后道:
  “不可能的!一定是你摸錯了!”
  我正要爭辯,董胖子卻揮了揮手,道:
  “你恐怖小說聽多了!咱們這種正規地方……咋可能有鬼?”
  董胖子臉色顯得極不自然,他肯定有話瞞著我!
  算了,等晚上回去……我問何薇吧!
  鬼地方太邪乎,我要不是看在秦總的份上,早就開溜了!
  這時,走廊里某個包間的門開了,周姐從里面走了出來。
  我這才注意到,她走路的樣子很奇怪,就好像胳膊腿斷了似的,步伐極不協調。
  走到我面前,周姐低著頭陰笑了下,道:
  “下次來……我還要點你!”
  這話說完,她轉身走出大門,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站在大廳里,惶恐從四面八方襲來,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董胖子扶著我,找了個空包間,讓我坐在沙發上,然后遞給我根煙:
  “別害怕!周姐這種客戶不多見,今天你是遇到極品了!”
  “說不定下次走運,你會碰到像何薇那樣的小美女,到時候肯定爽死你!”董胖子邊抽煙,邊安慰我道。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年輕美女,咋可能來這種地方?”
  董胖子賊眼一翻,道:
  “你知道啥?美女多著呢!哥哥我都遇到好幾次了!”
  “現在就流行花錢找樂子!可惜勞資太胖!選我的竟是些丑女!要不然……我早就辦掉好幾個了!”
  其實接觸一下,感覺董胖子這人也挺搞笑的,我知道他這是在瞎安慰我,于是我問他:
  “董哥,你也是為了錢,才在這干的?”
  董胖子將煙頭掐滅,道:
  “我可不是為了錢!不怕你笑話,哥哥我來這上班,就是為了好好爽它一把!”
  “X特大爺的!勞資干了這么久,遇到的全是丑女!今天晚上到現在還沒開張!”
  “要是能碰到何薇那種極品美女,讓我舔腳都行??!”
  我差點笑出來,想不到這世上還有董胖子這種奇葩!
  假如知道我在裝瞎,董胖子殺我的心可能都有吧?
  聽董胖子吹了會牛皮,我心里的惶恐也變淡了些,這時,有個長相奇丑的女客人,點名要董胖子服務。
作者:聚一居 時間:2019-05-02 16:26:42
  頂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6:46:15

  哭喪著臉,董胖子點頭哈腰地跟了過去。
  ……
  這會沒啥事,我回到大廳里待了會,卻聽到遠處傳來“喀嚓”一聲!
  走廊盡頭的那道鐵門,開了道縫!
  之前我聽何薇說,這鐵門是禁區,所以不許我靠近,對此我感到怪好奇。
  我想知道鐵門后面藏著啥?
  咬了咬牙,我摸索著接近那道鐵門,就看到門被打開,從里面走出兩個女服務員。
  “你別過來!這門不許外人進入!”
  其中一個女的慌張地朝我喊了句,我正要回頭,就聽旁邊的人勸了句,道:
  “沒事!他是瞎子!反正啥都看不到,就讓他過來唄!”
  這兩個女服務員當著我的面,嘰嘰喳喳,指著我各種議論,我沒理她們,而是將目光掃向門后。
  一眼看過去,我嚇得魂差點丟掉!
  鐵門背后,是個幾平米不到的小房間,巨大的木頭架子上……竟然擺著一幅幅遺相!
  每個遺相前,各放著個香爐,煙,從香爐里緩緩散出,將房間倒映出一片藍色!
  更恐怖的是,那些遺相,竟然全是夜總會里的工作人員!
  董胖子,何薇……就連那個瘋瘋癲癲的劉老頭!遺相都在其中!
  一幅幅黑白相片上,每個人都雙眼緊閉,表情木然!青煙籠罩下,整個房間看上去陰森而詭異無比!
  更可怕的是……
  在那架子上,我居然看到了自己的遺相!
  我X!這是怎么回事?勞資有多少年沒拍過照了?他們……從哪搞來我的遺相?
  相片中的我,帶著副墨鏡,嘴角露出難以捉摸的詭異笑容……
  遺相的背景,就是這家夜總會!
  當時我死死盯著鐵門后的那些遺相,身體里的血液仿佛都僵住了!
  兩個女服務員站在我面前,其中有個長的還不賴,朝我嬌嗔道:
  “帥哥!你看什么呢?”
  “看你騷!想弄你唄!”另一個服務員壞笑道。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7:06:32

  “討厭!人家是盲人好吧?哪能看到我?再說了……我有你騷?”
  兩個女服務員紅著臉,打鬧起來。
  我沒吭氣,陰著臉回到大廳。
  巨大的惶恐,讓我心跳加快,那一刻,我開始真正感覺到,這夜總會……絕對有鬼!
  哆嗦著摸出手機,我給秦總打了個電話,但這會太晚,,秦總手機早就關機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何薇走過來,對我甜甜一笑,道:
  “怎么樣?第一天上班沒出啥亂子吧?”
  不得不說,何薇這件黑色連衣裙,真的很彰顯她的身材!那細弱無骨的小腰下,兩條緊致而修長的美腿,被透明襪子緊緊包裹著,相信任何男人看到,都會為之瘋狂!
  但我卻沒心情欣賞,干笑了一聲,我說:
  “還行吧!”
  何薇咬了咬酒紅色的香唇,拉著我就往外走:
  “下班啦!姐姐帶你回家!”
  這會早就到了凌晨時間,外面一片漆黑!僻靜的土路上,我拉著何薇的小手,心里亂成一團。
  “白輝,你手上咋這么多汗?”路上,何薇問我。
  風吹起她的長發,幾根發絲劃到我臉上,聞著香噴噴的。
  我沒回答何薇,而是反問她:
  “你有沒有覺得,這夜總會有些不對?”
  夜風吹來,何薇雪白的香肩露在外面,顯得有些冷:
  “哪不對???”何薇回頭問我。
作者:淚Ly孤星 時間:2019-05-02 17:08:56
  @機智的小恒 2019-05-02 16:46:15
  哭喪著臉,董胖子點頭哈腰地跟了過去。
  ……
  這會沒啥事,我回到大廳里待了會,卻聽到遠處傳來“喀嚓”一聲!
  走廊盡頭的那道鐵門,開了道縫!
  之前我聽何薇說,這鐵門是禁區,所以不許我靠近,對此我感到怪好奇。
  我想知道鐵門后面藏著啥?
  咬了咬牙,我摸索著接近那道鐵門,就看到門被打開,從里面走出兩個女服務員。
  “你別過來!這門不許外人進入!”
  其中一個女的慌張地朝我喊了句,......
  -----------------------------
  寫的還是蠻不錯的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7:26:45

  我將遇到周姐的經歷告訴她,何薇聽了卻不以為然:
  “后背上貼紙錢?那……你肯定摸錯了,總之周姐是極品!下次她要再點你,我想辦法推掉就行了!”
  能聽出來,何薇的語氣支支吾吾,她和董胖子一樣,肯定有事在瞞著我!
  于是我換了個問法:
  “走廊盡頭那道鐵門后面,到底藏著啥?”
  之前我曾親眼目睹,鐵門里放著夜店所有員工的遺相!就連我也在其中!看何薇這次怎么說!
  聽我這么問,何薇突然停下腳步,冷聲道:
  “那屋子……你進去了?”
  我:“沒有!我就是好奇想問問!”
  何薇背對著我,低頭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過了會她才緩聲道:
  “那屋子就是雜物間,里面啥都沒有!”
  ……
  這就是裝瞎最大的好處!人們的本性毫無戒備地在我面前暴露,睜著眼說瞎話,眼睛都不眨一下!
  聽何薇撒謊,當時我沒吭氣,心想明天一早,我一定要找秦總問個清楚!
  沒一會功夫,何薇帶我回到宿舍,進屋后,她坐在我身邊,柔聲道:
  “白輝,你別想那么多!這工作其實挺好的,工資高,又清閑!而且……除非你心甘情愿,否則完全可以拒絕客人那方面的要求!”
  “只要你別觸犯規矩,我保證你不會出事!”
  抬起粉嫩的胳膊,何薇輕輕摟著我肩膀,一陣好聞的花香從她胳膊傳來,讓我不由得一陣心跳!
  我說:“薇姐,謝謝你對我這么照顧!”
  何薇咬著嘴唇笑道:“誰讓你是盲人??!長得又這么好看!照顧你是應該的??!”
  說著,她伸手摸了下我臉上的墨鏡,道:
  “在屋子里,你可以把墨鏡取掉!”
  我臉上肌肉一抖,急忙搖頭道:“我都戴習慣了!”
  這墨鏡哪敢亂???搞不好會穿幫的!
  可何薇卻不依不饒,竟然朝我撒嬌道:
  “取下來吧!聽秦總說……你眼睛特漂亮!讓我看看總可以吧!”
  冷汗從我額頭上流下,何薇又撒了會嬌,見我死活不取,她俏臉一沉,直接發火了:
  “給你臉了是吧?今天你要不把墨鏡摘了!信不信我扇你!”
  我說我不信,何薇一巴掌扇在我臉上!雖然不怎么疼,卻弄得我怪沒面子。
樓主機智的小恒 時間:2019-05-02 17:47:00

  這小美女性格真是火爆??!
  無奈下,我只好將墨鏡緩緩摘下。
  何薇將身子湊過來,美目緊緊注視著我,然后笑道:
  “可以啊白輝!你不帶墨鏡更好看!怪不得秦總親自送你過來!”
  為了不穿幫,我盡量讓目光保持呆滯,給何薇這么一夸,我臉唰地紅了起來!
  可何薇還沒看過癮,她竟然放肆地將我下巴輕輕挑起,喃喃道:
  “真是個當鴨的好胚子!”
  ……
  我真是……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聽人這么說我!而且還是何薇這種極品美女!
  “你別亂開玩笑!”我急著分辨道。
  何薇那裙子本來就緊,而且特省布料!當時彎腰,鎖骨下方的雪白美景,被我余光瞧的清清楚楚!
  但我始終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的目光出現任何破綻!
  看了一會,何薇伸手捏了下我臉蛋,道:
  “好了!等下次再看吧!我去洗澡了!”
  等她走進衛生間,我這才重重松了口氣,重新將墨鏡戴好。
  假如被何薇看出我不是瞎子,把我趕出去不說!而且她肯定會恨我!
  沒辦法,秦總非要我裝瞎,還說這是為了我好,我也只能聽秦總的安排。
  畢竟我的眼睛,就是秦總治好的。
  浴室里傳來一陣陣水聲,脫掉衣服,我開始昏昏欲睡。
  因為床下擺著何薇的遺相,我不敢再睡地上,準備在沙發上對付一夜。
  6
作者:hlp_780319 時間:2019-05-03 08:28:00
  蠻好看的,等樓主更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