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wuq0"></sup>
<tt id="2wuq0"><sup id="2wuq0"></sup></tt>
<samp id="2wuq0"></samp>
<tt id="2wuq0"><rt id="2wuq0"></rt></tt>
<code id="2wuq0"></code>
<object id="2wuq0"></object>
<object id="2wuq0"><rt id="2wuq0"></rt></object>

那個讓我幫忙紋身的男人終于死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7:49 點擊:3256 回復:357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 4 下頁  到頁 
  我叫程游,是一個紋身師。
  紋身不是后來學的,是家傳,我爺說我們有五六百年歷史了,是很老的一脈,不過古代那會兒是叫刺青。
  現在紋身一直很不受待見,一些人普遍認為是小混混、道上混的人才紋身,歧視,認為身上有紋身的就是壞蛋,身邊看到有人紋身就避而遠之,甚至還有人認為是西方傳來的西域文明,其實不然,紋身已經有幾千多年的華夏歷史。

打賞

356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樓主發言:244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06
  古時候,聰慧的部落人民習俗是獸為圖騰、斷發紋身,盛行原始巫術,古人用帶有墨的針刺入皮膚底層在皮膚上制造一些圖案,以視吉祥、后來的圖騰而是這些圖案演變而來,甚至有背在身上的神圖騰之說。
  再說紋身這個東西,其實是在周易使用過的一個小旁門演變出來的。
  這中國的紋身按古理來分,多為龍鳳,關公,鯉魚,夜叉,魁星,佛,由于外來文化的沖擊,也有很多中國朋友喜歡日本傳統的有藝伎、般若、鬼面、武士,當然紋身這東西從古代圖騰演變而來,相當于請神上身,請神保佑。
  我爺說是以紋物改變一個人的命勢,算是伴隨自己一生的生命圖騰,有很多禁忌,紋好了興運,差了霉運連連。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18
  邪異的事情很多。
  今天,我要說我的經歷,不僅僅要為紋身師解除一些偏見,還想吐露一些奇怪的事情,想到哪說到那吧,先說我入行后遇到的第一件怪事:
  畫龍點睛。
  順便給想要紋身的朋友講一講紋龍的由頭和禁忌。
  那一年我才畢業沒多久,就尋思著用這一門家傳的刺青手藝賺大錢,在城西老街開了一家紋身店,誰知道生意慘淡。
  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歐美彩紋風格的那種標新立異,什么oldschool風格、newschool風格,我全都不懂,奇形怪狀的要求太多了,照著卡通人物紋,什么火拳艾斯,變形金剛,甚至有個二逼青年要我給他手上紋個表,我說你要手表不會自己買嗎?結果人家給了我一個白眼,甩手就走。
  這就是傳統行業被新潮行業沖擊的典型案例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23
  后來,我也在學那些小清新彩紋圖案,還有上面獵奇黑暗骷髏風,但實在競爭不過那些同行,畢竟人家是專門學這個的,手法也專業,而我就會爺爺傳下來的刺青老手藝,平常店里,只有一兩個小混混、發廊店的姑娘們找我紋一些傳統刺青,有時候一天都沒有一個客人。
  這天,我在店里趴在桌上,上網查著教程視頻,正尋思著自己去研究新紋身賺些錢花的時候,一輛黑色豪華超跑停在店前,豪車上面下來一個中年人,身后帶著兩個黑西服的大漢保鏢。
  那中年人戴著一塊瑞士表到店里巡視一周,給人一種久居上位者特有的霸氣,大大咧咧的坐下,大聲吆喝道,“兄弟!我叫張天霸,你是程師傅是不!我海南來的,你能給人改圖不?”
  這是海南專程跨省過來找我紋身的?
  我楞了好一下才反應過來,連忙從電腦桌上爬起來,“老哥兒,我這店名不經傳的,也不是什么老字號,老哥是怎么跨省大老遠找到我這地的?”
  張天霸巡視了這店一周看得出很冷清,皺了皺眉。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34
  “就海南的紋身展,那個干瘦的小伙叫李山是吧?那毛手毛腳的小子去那里秀了下他的盤腿龍,別人看不出,老哥我卻一眼就看出是傳統的刺青手法,老手藝,那手法是真有本事的,現在會這一手古法的人不多了,我問了下是誰給他紋的,就過來找你了?!?br>  說起紋身展,那是我們小圈子里的事情。
  很多不玩紋身的圈外人都不知道有這個展子,就和現在年輕人的漫展一樣,但我們比那些戴著兔耳的所謂cosplay動漫人物,更加不待見,紋身展里一群男女光著身子展露紋身,滿背花花綠綠的紋身,別人看到這種畫面會怎么看?還有人直接紋在脖子、臉上,多少都看著都有黑社會的范兒。
  那相當于小范圍的紋身交流會,標新立異,張揚個性。
  但我沒想到,李山那小混混竟然跑到海南的紋身展去浪了,還在那里秀我給他紋的紋身,引來了眼前這個張天霸,但這明顯是大生意上門了,這架勢一定是個有錢富豪,從氣勢上就能看出來。
  張天霸帶著倆黑衣保鏢踱步在店里走了兩圈,很有氣勢的評價道:
  “老弟,你這個老手藝人似乎過得不好啊,明珠蒙塵,要不申請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什么的?老弟你這老手藝的刺青普通人看不懂,如果真有本事,我給你介紹幾個大客戶給你認識,很多朋友都信這個?!?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42
  我咳嗽了一聲,單刀直入,說,“老板您特地從海南過來,是請我改圖是吧?改圖肯定是能改的,這是一個紋身店都能做的,別的不說,單輪傳統刺青我也是老師傅了,老板你把衣服脫下,給我看看紋身?!?br>  張天霸巡視一周,面色忽然正了正,看向身后兩個黑衣保鏢,“你們到外面去守著,別讓其他客人進來?!?br>  他似乎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身上的紋身,大佬有大佬做事的范兒,反正我店里經常一天沒客人,我也由著他去了,難得有大生意,直接領著他到了店后面的紋身室,把簾子拉上。
  他衣服一脫,露出精壯肌肉的上半身和八塊腹肌。
  一米八幾的個頭,胸膛還幾條猙獰的刀疤,以及趴在猙獰無比的暗青色紋身圖案,一股剽悍的霸道氣息撲來,這類人物我見過太多了,這位張天霸絕對是道上混兒的,但地位絕對高。
  可看到趴在他身上的紋身,我頓時愣了。
  這是一副邪異陰森的猙獰鬼圖,甚至某個瞬間,仿佛看到那青黑圖案動了動,空洞黑色眼眶閃了幾下。
  “老板,你這紋的是什么???”
  “龍,這是龍!”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4-24 14:58:49
  張天霸哼著氣補充道,一副有些生氣的樣子,惱罵說,“你小子是不是在故意找事兒?這都看不出,這不是正經八百兒的中國龍嗎?!?br>  “龍,我知道是龍?!蔽矣樣樀男α?。
  我自然能看出這身上紋了一條龍,但不倫不類。
  龍是中國的圖騰,紋龍,這里頭有講究,不是一般人能紋的,要看屬相相符,在道上混兒的,紋龍是正常的事兒,很多道上混的杠把子來我的紋身店都紋龍,因為龍主“降”,能幫興運勢,降伏對手,戰無不勝。
  但他這條龍不同,不倫不類,像龍又像虎。
  這條龍額頭刻著一個王字,斑斕青黑色彩,一雙銳利的虎牙從龍口探出,紋龍出虎相,這是大忌,是龍虎相爭,沒人敢在身上這么紋,一般人隔天就死了,在我眼里這個英武霸氣的中年人已經是死人,但他還活著,就說明他命硬,特別硬的那一種命格,竟然這樣還不死,但已經精神萎靡。
  很明顯,這是一個有錢的怪人。
  自己找死,找人給自己紋這種作死的玩意兒,我想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紋,好好活著不好嗎?又感覺這個張天霸絕對是一個聰明人,甚至對刺青的事情十分了解,應該不會自己這么作,只怕是有什么隱情。
  這時,張天霸光著精壯的膀子看著我上下打量,似乎對我的反應有些不平靜了,眼睛有些冷酷,低聲說,“兄弟,你看出了什么?”
  我訕訕的笑著說,老哥你這條龍,它有些特別。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08:14:15
  “哦?特別?那就說一說這條龍有什么特別之處!”張天霸光著膀子大大方方的坐下,帶著金戒子的手指尖咚咚咚的敲打桌面。
  這是考驗我的本事了,我倒是不含糊,因為底氣十足。
  “老哥,你這條龍趴在肩上,右胸部延伸肩部到右臂,位置上來說是過肩龍,有句俗語說的是猛龍不過江,很多有錢人紋過肩龍,寓意運勢強,老哥你這條龍是找專業的高手紋的,只怕還是懂陰陽的高手,這龍不簡單??!這些年一定生意興隆,助長運勢,常常有貴人相助吧?”
  張天霸眼眸露出一絲震驚,很快平靜下來說,不錯不錯,繼續。
  我又說,“從風格上來看,龍相樣貌猙獰,龍頭額骨凸起一個大包,這條龍的類別是一條邪龍,一般人扛不住,所謂的扛不起來,也就是命里克,紋了不但不會帶來好運,反而會倒霉,嚴重的有血光之災,老哥你能抗住了這東西,自然是助長氣運,飛黃騰達?!?br>  正統紋身中,最不好紋的是關公和邪龍。
  這兩個東西比較邪性,一般的人扛不起來,并且邪乎的很,紋關公必須閉眼,關公睜眼是要殺人的。
  而邪龍的眼睛卻是紅的,一般要在社會上有了地位,命硬的可以紋,但邪龍最好不能點眼睛的,這里的點眼睛不是單純的紋上,而是用自己的血做儀式當墨紋上,血刺,向來是古紋身的一種,這也就是我們傳統紋身界常說的給圖開眼,一幅圖的眼睛是神韻,和佛家的開光差不多。
我要評論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08:54:30

  想要紋龍,卻扛不住龍的,可以在腿上紋盤腿龍,這種紋法叫根深,我給那李山紋的就是這個盤腿龍,他抗不起來,只能盤在腿上,這就是人的區別,所以李山只是一個小混混,而張天霸是一方大哥。
  一般來說,紋過肩的邪龍更是黑白通吃,黑白道都行,但如果你陽氣不過,命不硬的話,背不起,要死人的。
  電影古惑仔里,鄭伊健演的陳浩南,肩膀的紋身就是過肩龍。
  里面有個電影畫面,那幾個鄙視陳浩南的混混,后來一看到陳浩南肩上的紋身就嚇得不行,因為道上混的都知道敢這么紋的卻安然無恙,都不簡單,最少在那塊地頭混得風聲雀起,說不得這部電影火得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它在細節方面太細致了。
  我初中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張順,自小喜歡龍,葉公好龍那種,他非要我給他紋龍,金龍,賊喜歡,我不給他紋還去找其他人紋了,我讓他把那個龍改改,說他天生命弱,還從小體弱多病,抗不起來,并且屬相不合適,他不聽,好強,幾個月后被車活活給撞死了,他同行的妹子活了下來。
  想到這,我用手摸了摸張天霸的紋身,肌肉很結實精壯,“老哥,你這條邪龍還沒有睜眼吧?沒有點上眼睛,不然太霸道了!你也很難抗住,畢竟是高手紋的紋身,背在身上是真有作用?!?br>  張天霸目光閃了閃,點點頭。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09:34:44

  我又說,“但這只是單說這條龍,但他多了一只虎,老哥你這么紋就是作死啊,這不是自己找事嗎?眼前這條龍不倫不類,龍虎相爭,閣下只怕最近日子過得不舒坦吧?霉運連連,龍虎顯相,只怕是再過不久就要大禍發生?!?br>  張天霸聽到我這么說,立馬露出一絲欣喜的神色,激動的站起身拉著我的手:
  “老弟啊,果然是有老手藝在身的!我真是遇貴人了,這些天,我找了好多紋身店,都沒有一個真正傳統老手藝的,紋的東西都是虛有其表,紋個花哨的圖形,還給我吹自己能改,這有真本事的就老弟你了,老哥幫我把圖改一改,救老哥我一條命呀!”
  我點頭,他果然是知道自己事情的。
  想了想也對,不然也不會看到紋身展的李山,就心急火燎的抱著一線希望,直接跨省過來找我這家冷清的紋身店。
  這就是懂行和不懂行的差別。
  現在的一些人,就喜歡紋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什么黑暗風格,小清新彩紋,都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幾千年傳統手藝給遺忘了,而眼前遇到了千里遠行來找我的張天霸,頓時有遇到了知己的感覺。
  我花了好幾分鐘看了看他這幅過肩龍圖,才擦了擦額頭冷汗。
  “老哥,你身上的這幅圖太復雜了,看著點刺走向和脈絡是一個高手,高手紋的我也不好處理,把圖改壞了,它反而要更加出事,也虧找到了我,一般人估計還真沒那本事,你要怎么改?”
  其實這是一句客套話,也是吹一波自己,畢竟實在是窮怕了,不想錯過這個大客戶,我雖然不知道他怎么會把好好的邪龍紋成這種不倫不類,但他應該會說,讓我把圖案中的老虎給改掉,誰承想......
  “幫我把龍的眼睛點上,讓他開眼?!?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0:15:15

  讓它睜眼?
  我渾身激冷了幾秒。
  行里有句俗語:男不紋鳳,女不紋龍,邪龍不點睛,關公不睜眼。這句話的用意我們稍后再提。
  但現在,這位張天霸他不僅僅不要給那老虎消掉,還要那不倫不類的邪龍點睛?讓那鬼東西睜眼,可不是自己找死嗎!
  “老哥,你知道這讓這條龍點睛,要出什么事情知道嗎?”我捏了捏冷汗說,也不好得罪客人。
  張天霸不解,甕聲甕氣的道,“兄弟,點眼睛當然是救命,以前給我紋這條龍的高人說,等我有一天飛黃騰達,徹底抗住了,就給我點睛,這些年那紋身的高人消失不見了,我也沒能找到,但我覺得現在是時候了,你說這龍爭虎斗,紋上龍眼,讓這條龍氣盛,鎮壓那老虎不是嗎?”
  可他立馬就察覺到我的神色有些不對了,聽了我一番解釋,真知道我是有真本事在身的,又問:
  “老弟,那你怎么說?”
  我錯愕了一下,長長嘆了一口氣,“這么解釋道理也說得過去,但你忘記了一點,你要想,這龍和虎已經融為一體了,你給這邪龍點睛,也是給這惡虎上瞳啊,還好是沒有點睛,不然啊,真是要出大事情了?!?br>  張天霸渾身一抖,差點沒嚇得跪下。
  這一次,這個黑社會大佬再沒有之前的傲氣了,我估計是如果沒能找到我,他應該打算直接找一個紋身店幫點上眼睛的,用他的想法克住那惡虎,怪不得這么后怕,忙說,“老弟啊,救救哥的性命,錢,我有錢!我現在這該怎么辦?”
  我等的就是這個效果,等著掙大錢呢,說,“你也別急,我們先把這幅圖給改了,把虎消掉,然后給那條龍點不點睛另說,但咱也別藏著掖著了,把你這幅龍爭虎斗圖的來歷說一說,我們對癥下藥成不?”
  “好,好!”
  張天霸重重點了點頭,看得出是真怕了。
  我讓他趴在紋身小床上,研究他的紋身,這幅圖很復雜,改很困難,對我來說也是沉重的考驗,改圖從來這不是一個工作量大的工程,但考驗思路和底蘊,同時要不破壞原先的脈絡和走向。
  真正的好圖脈絡很重要,每一個刺點都精細,就和人的經脈、或者說道家的陣圖一樣,錯一點就面目全非,研究了好一會兒,我才戴上白色口罩,坐在床邊給他拿起針沾墨,嘗試給他修改。
  每個人紋身的時候都有自己的習慣,我就喜歡在紋身的過程中和客人聊天,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開始問張天霸這紋身的來由,不然也真沒有什么把握給他改好,這時他也不藏著了,說,“這邪龍紋身圖的來由,我從來沒和人說過,因為沒人信,我也知道他們不信,和你說實話吧,這龍是高人給紋的,而這惡虎啊,是自己憑空從我的背上出現的?!?br>  憑空出現的?
  我也是一驚,認認真真的用針沾著墨刺破他的皮膚,這時候聊天的技巧就展現出來了,我說我信,這刺青一行古老的神秘手藝不簡單,我自己就干這行,能不信嗎?你身上這幅刺青圖的來歷再詭異,我也信!
  張天霸這才緩了一口氣,“那我給你講個事兒,是真的,我小的時候,有一次讓鬼抓走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0:55:35
  “鬼?”
  我平靜的在他的肩膀上抖了抖針,接過話茬。
  “對,就是鬼,反正我覺得就是鬼,一定是鬼!”張天霸心有余悸。
  他回憶的過程中樣子不淡定了,再沒有海南道上一哥兒的霸道威武,忽然張嘴就問,“這里給吸煙不?”又生怕我不同意,有連忙補充道,“年輕人,我有故事,你有煙不?”
  我瞬間哭笑不得。
  感情這黑道大佬也挺會講笑話的,估計是一個老煙槍子,一天不吸煙就渾身難受的那種,指了指紋身室旁邊“禁止吸煙”的牌子,說吸煙會影響紋身過程的皮膚,就讓皮膚緊致,是大忌。
  他也就沒再要求什么了,畢竟事關性命。
  在我紋身的過程中,再加上我時不時附和,勾引他說下去,慢慢給我說起自己小時候的一件怪事。
  他不是海南那地頭的人,后來走南闖北才到那地頭混出名堂,是廣東人,兩廣地區山多,樹木茂盛潮濕,張天霸從小就在山里長大的土娃子,那會兒八九十年代,不像現在,山上什么猛虎、黑熊、野豬都有。
  事情就發生在他六歲那年。
  那年干旱,收成不好,村里的人就組成狩獵隊上山打獵,獵些動物填肚子,而山上的動物也下來襲人,饑荒,人和動物都想活命。
  只是那一年,村子里特別詭異,村里很多牛羊在半夜里被咬死了,整個村子人聲沸騰,村里的老人在羊圈里看著牙印和痕跡,就說是山上的大蟲下來找吃的,當時村里的漢子就氣得發瘋了!
  人自己都沒得吃,就給畜生吃了怎么得了?
  當時,村里組織好幾個人拿上土槍一起進山,保衛村子,這條大蟲今天下山吃牛羊,明天可能就吃人!
  “但后來啊,我們村兒進山的五六個壯漢,都給咬死了,我爹就是帶頭進山的,槍法最好的老獵人,黑熊知道不?我家屋子里有專門掛皮的!炫耀戰績,除了掛著一百多張獸皮,還掛著幾張黑熊皮。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1:16:45
  我老爹曾經獨自進山打死了一只大黑熊和他的三個幼崽,還把皮掛在墻面上,是十里八鄉里出了名的獵人,一手槍法出神入化,傳奇吶,要是生在鬼子橫行的年代少不了創出名堂,但連他也死在了大山里?!?br>  他說到這里沒有露出悲傷,顯然那個時候他還太小了,根本體驗不到父親的實質感受,影響很淡,像是說一個路人。
  “老弟你自己說,又不是什么古代,狩獵隊人手一桿槍,五六個好手,一起進山什么動物打不得?但就是死了,村子里一口氣死了這么多人,人人都怕了,說那大蟲成精了,可是后來,更怪的事情發生了?!?br>  更怪的事情?
  我頓時起了好奇心。
  張天霸也沒有吊我的胃口,躺在床上張嘴就說,“我爹死的第二天晚上,村里頭就不敢進山了,說山上那是大蟲的地盤,是條龍進去了都得盤著,那大蟲成精了,死這么多人大家也怕,就轉攻為守,有人開始在村里頭守夜,但我媽當晚,卻莫名其妙的失蹤了,竟然是被大蟲給吃了?!?br>  我頓時疑惑了,問,但是有人守夜,村里怎么會還人失蹤呢?那大蟲上天了嗎,這都能進村襲人?
  “沒進村!當時村里有人說,是看到我媽大半夜的時候自己跌跌撞撞走出去的,自己給大蟲叼走,然后第三天晚上,我哥也失蹤了,當時村里盯得更很緊,可是他自己穿過防線,搖搖晃晃走出去的,那模樣和我媽一樣,人都說是撞邪了,而第四天,輪到我失蹤了......”
  一家四口,一晚上失蹤一個,還是自己走出村給大蟲吃,羊入虎口?
  我覺得有些意思,他的話很短,很急促,但我能感受到那當時村里頭人心惶惶的氣氛,一定嚇壞了,事情也太怪了一些,狩獵隊進山的事情真的惹怒那大蟲了,不再是夜襲羊牛圈,是直接吃人,也可能是因為吃了狩獵隊好幾個壯丁,嘗到了吃人的甜頭。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1:37:30

  我在床邊抖了抖墨針在他肩膀上刺著,問后來怎么說。
  “其他人不知道我是怎么離開村子的,我卻知道我是被鬼抓走的。反正那天晚上特別邪乎,陰風陣陣的,我做了一個夢,失蹤的大哥來找我,敲門,叫我出去,說山里有個洞窟有數不盡的寶藏,夠我們一家吃一輩子,我恍恍惚惚就跟著他帶著走出去,不知不覺就跨出了村子,然后給老虎叼走了,后面的事情就不記得了?!?br>  我心里想了想,說那可能是倀鬼。
  有個詞怎么說的?為虎作倀!
  這個典故怎么來的?俗語說:虎毒不食子,而倀鬼則不然,傳說中,那些被老虎吃掉的人變成了鬼,就是倀鬼,被老虎控制,專門勾引自己的親人讓老虎吃。
  這是一個猜想,那老虎成精了,因為干旱,山上實在沒東西吃,食物短缺,肚子餓了只能下山吃人,知道村子里戒備森嚴,進不去,就讓被吃掉的人的鬼魂去叫那些村子里的親人,走出村子給他吃。
  “村里的老人當時也是這么說的,說那是倀鬼,是那老虎成了精,勾引村子里的人出去吃?!睆執彀哉J真的說。
  我急了,說不是啊哥哥,咱別轉移話題成不,你被那鬼抓走了,后來怎么了?
  張天霸躺在床上哼了一聲,“切,后來能怎么辦?當然是活下來了,不然你現在哪能見到我?”
  他說起了后來的事情。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1:57:45

  說來也奇妙,恰逢一個高人路過山村,當時也沒有人認為他是高人,是畫家,畫的畫栩栩如生,很真的一樣,特有神韻,當時那中年人拿著畫板到村里,讓村子的村民給他找最好的山林風景,俯覽地貌的那種,他要畫江山草木圖。
  畢竟那八九十年代,都好這一口,大家都以為是城市里來的文藝下鄉青年,村里發生的事情大家想讓他走,可他知道了村子的事情后,就獨自提著一桿土槍進深山了,半天后,帶回了暈迷不醒的張天霸,說事情解決了,只是來得晚了一些,其他人都被大蟲吃了,就剩這個小娃兒。
  我懵了,就這么簡單?
  鬧得整個村子里沸沸揚揚的,死了這么多人就這樣解決了,那條作怪的大蟲呢?被那中年人用槍打死了嗎?
  “反正就是這么簡單?!?br>  張天霸眼眸露出一絲深深的敬佩,“那是真正的高人,當時都過去七八天了,村里的人都以為我這個娃兒已經死了,被那條大蟲吃了,誰知道我還活著,他還提著一桿土槍獨自進山,把我這個娃兒拎回來了?!?br>  高人把槍還給村民,說,他在深山里見到了和馬駒一樣大的斑斕猛虎,吊睛白額大蟲,頭頂上刻著一個黑色的王字,跑得和風一樣,畢竟在山里全是密集復雜的樹林,地形不開闊平坦,大樹都是掩體,村子里的狩獵隊射不中,全軍覆沒也是很正常的,那東西很機靈聰明,竟然知道躲槍子兒。
  人都說知恩圖報,但當時的村民卻動了別樣的心思。
  他們懇請高人告訴他們死掉的人尸骨位置,還有那條猛虎的尸體在哪里,其實當時大家都明白,是打那條大蟲尸體的注意,這么大的一條老虎,肉已經能吃好一陣了,而光是馬駒那么大的虎皮就價值連城,給村子里拿到城里去賣,足夠讓村子里度過饑荒,還有被那條怪異猛虎吃掉親人,造成的損失了。
  我覺得這很正常,一村子性命,盡管做法是下作了一些,但可以理解。
  可說到這,張天霸卻氣得義憤填膺,大聲說,“那群狗日的王八蛋!人家幫我們村把大蟲打死,已經是義薄云天了,高人拿那具猛虎尸體做報酬是理所應當,這東西也是人家打死的,是屬于人家的東西,就憑你村子被老虎咬死幾個人,就想要拿老虎的尸體做補償?這特么的就是不講道理!”
  我在連忙按住他,說大哥您別激動,不然給紋錯了。
  這時,躺在床上的張天霸也深呼吸一口氣,舒緩了一下神經看向我,嘆氣說,老弟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2:18:00
  我連忙說對,就是這個理兒。
  我心里有些明白這個張天霸的火爆脾氣了,直爽。
  得到了老虎尸體他也有補償,畢竟他也是村子里的人,還是最慘的受害者,一家全死得就剩他了,于情于理補償最多,但他還是站在高人的立場上,這幫里不幫親的做法,真是到了極致。
  “老弟兒,還是你能理解我,這人啊一輩子最不能做的就是忘恩負義!講究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你對我胃口!”張天霸高興的豎起大拇指。
  我說老哥兒,我聽得起勁了,再把后來發生的事情給說說唄。
  “老弟想聽,我給就說說?!?br>  張天霸緩一口氣,這一次又繼續說后來的事情。
  當時,那高人看著一村子的村民面黃肌瘦,三十多個人整整齊齊跪在眼前,求他救這一村子活命,心里估計也是心軟了,說老虎他已經埋了,不要去動那惡虎的尸骸,有忌諱,不然啊,禍事還得上身,還會死村子里不少人,不能去動,但是老虎窩里有一些寶貝,可以去取。
  “原來那天你哥沒騙你,山上的窟窿里真有寶貝???”我給他用針扎著,同時插了句嘴。
  “不瞞你說,是真有寶貝,那財寶還真能夠一輩子榮華富貴的!只是沒有命去拿,反而送了命?!睆執彀耘吭诖采?,說起當年的事情面色有些怪。
  后來那高人告訴了村民位置,讓他們去找,結果還真有,許是那山上的老虎真成精了,窩里藏著一些被吃掉的過路人遺物,一堆金銀首飾金燦燦,看得人晃眼,哪怕一村子的人平分,也足夠度過村子里安安穩穩的度過旱災。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2:38:29

  我聽得起了興致,問,那后來呢?
  “那時我才幾歲???不記得了,當時被老虎抓走,回來的時候嚇得三魂丟了七魄,整個腦袋渾渾噩噩的,村里人都說,這小娃兒是嚇丟了魂,是給撞邪了,但高人卻說是那條死去的惡虎怨念上了身,給我算了算命格,說我天生命硬,就給我紋了一條過肩龍,說用這條邪龍克惡虎,就是眼前肩膀上那一條,還別說,這幅圖一紋上,我立刻就沒事了,現在想來,那高人只怕是一個刺青圖騰方面的神人?!?br>  我點了點頭,其實在說他來這里取景畫畫那一段我就猜到了一些,這是一個我們行內的高人!
  學刺青,要先學畫,每一個傳統刺青師傅都是一個畫道大家,說簡單點,刺青就是刻在身上的畫,一副圖要有作用,要看刺青人的本事兒,這就是高手和低手的區別了,蒙娜麗莎的微笑,和普通人的畫能不有區別嗎?
  刺龍鳳、觀音夜叉,相當于請神上身保佑自己,有沒有神韻是最關鍵的,要看功底,紋皮,比用墨水在紙上畫畫難多了,當然也要看狀態,要是超常發揮刺好了,堪比流傳千古的名畫,那作用可就真大了去了。
  我笑著說,“那你可占大便宜了,估計是這幅圖才能讓你有今天,飛黃騰達,單從這幅圖上看,這高人是真的厲害,和我去世的爺爺水平不相上下,給我紋啊,除非是進入那種空靈的狀態,不然我是做不出這種效果的,看這神韻和氣勢就不同凡響!”
  張天霸也有些得意,說這算是因禍得福吧。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2:58:44

  我這時又想到了什么,開口問道,“那老虎抓走了你全家吃了,為什么不吃你,小孩子肉嫩,應該更好吃?!?br>  張天霸頓時也懵了。
  他搖頭晃腦,說這事情他這么多年來一直在想,卻一直也沒想明白,“當時,那位不透露姓名的高人說,那猛虎當時帶著三四個虎崽,母老虎下山吃人,是為了給餓壞的崽兒找吃的,那年饑荒,人和動物都想活命?!?br>  “當時,狩獵隊不是沒有收獲,我爹那個神槍手打傷了那頭惡虎,還把它的三個虎崽兒都打死了,估計那時候,已經沒有崽的大蟲,是把我當成崽兒了吧?!?br>  我點了點頭。
  這事情邪乎,但不是沒有可能,狼孩虎娃這東西不是沒有,很多動物失去孩子,然后把人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照顧,畢竟老虎這東西更擁有母性,有句話怎么說的?虎毒不食子。
  這事情算是徹底明白了。
  是有些離奇,像是馬匹一樣大的斑斕猛虎,說不得還真想見見,那會兒整個地方都在鬧饑荒,人和山上的動物相互斗爭都想活命,誰也說不得誰錯,特別那惡虎還帶著幾個虎崽兒。
  我說,“那么說,你爹打死了那三個虎崽兒,反而救了你一命,你爹是一個見多識廣的老獵人,搞不好啊早就看出了這點,知道他們這群狩獵隊死后會村里有這一出,他才在死前這樣做的,給你留下一個活命的機會?!?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3:19:15

  “誰知道呢?!?br>  張天霸嚅囁了下嘴。
  他覺得這也可能是一個解釋,但沒有照著這方面說下去,畢竟當時的事情太邪乎了,誰也不明白,那時候他還小,眼前也就說出個大致脈絡而已。
  我也沒說什么,這其實也是我一個小猜測,為當時惡虎下山襲村的事情增添一絲神秘色彩。
  他說,幾個月前被人砍了一刀,正好在肩膀上的龍額頭上,然后就順著疤紋,在紋身上漸漸出了一個王字,龍嘴上還長出了一對虎牙,他看到那副圖嚇壞了,認為那個時候被鎮壓的惡虎再次出現,來找他了。
  “這些年,我有錢了之后到處找那高人,想報恩,就是找不著,我尋思那高人只怕還在游歷大山,到處畫風水畫呢,碰到就是緣分,這不,眼前因為這事急得我冒汗了,幸虧遇到小老弟?!?br>  “沒事兒?!?br>  我開始平聲靜氣的安慰他,解釋著,“這從陰陽學的角度來說,是那惡虎的陰靈又出來作祟了,但另外一方面也有解釋,常人一般小時候是不許紋身的,因為人長大會圖案變形,這圖是你小時候紋的,那高人手法神乎其技,手法特殊,給你紋了長大了也沒變形,但多多少少圖紋有些走形,許是湊巧就出現了這虎形?!?br>  “真是巧合?”
  張天霸是一臉的不信,“不是那惡虎回來找我了,而是湊巧紋身變化的?這他媽的,世界上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我笑著說,這也是一個解釋,但怎么理解,要看你自己,這東西一向都是信則有,不信則無。
  他面色驚疑不定,但很快就緩和了下來,也不知道小聲嚅囁著什么,反正似乎也有自己的看法。
  這時,我讓他站起身,在旁邊的鏡子上照了照,說,“我已經給改好了,那老虎兒也給取掉了,你看看中意不?”
  虎牙我給改成了龍須,額頭上的王字給修成了斑斕花紋,我和那高人明顯不是一脈的,他的圖有自己那脈的刺青風格,我為了迎合這幅圖使得整體風格更加貼合,不讓這幅圖案廢掉,花了不少心力。
  “這龍的圖案倒是挺好看的,出去倍有面子,但是我這幅圖還能有作用不?”張天霸裸著膀子在鏡子面前轉了轉,問我。
  我知道他擔心什么,笑著說,“您就可放心吧,沒事兒,保準還和原先一樣給力,這圖是寶貝,我給當成前輩高人供奉著,那猛虎已經改掉了,再過一陣子,等這圖的紋恢復好得差不多了,我再給您點睛,現在的命格,可以扛得起來了,更加飛黃騰達!”
  張天霸頓時笑逐顏開,抱著拳頭說,那承老弟吉言了。
  一轉念,他又問多少錢。
  我說,三千。
  這一下張天霸反而急了,站起身就說,“老弟,你怎么收這么少,是不是看不起兄弟我?還是認為我張天霸的命就值個三千塊?”。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3:40:00
  我連忙擺手說,這不是一回事兒,行有行規,改圖就是一個小時的事情,收三千已經算是大頭了,現在的人都摳門,來紋個老手藝都給我討價還價的,一般給人花大半天紋一整個圖都沒有三千呢。
  張天霸目光閃了閃,豪氣十足的說,“那成,我也知道你們這類人啊有自己的規矩,老弟你這個人對我胃口,反正我張天霸就欠你個天大的人情,有什么事兒盡管來找我,你這邊的地頭,我手摸不到,但多少也認識幾個在這邊混的兄弟,照顧你沒問題!”
  我倒是沒有說什么。
  這是入行以來第一單大生意了,錢不多,但懂行的有權勢人來了,那以后的脈絡打開,就好過多了。
  張天霸打開微信支付,給我用手機轉了錢,在門口和我扯了一會兒皮,留下聯絡方式,然后就揚手讓兩個保鏢上車,直接揚長而去了。
  我心里知道,張天霸這事肯定還沒完。
  給他改了圖,要過一會兒才看看效果如何,還有給龍點睛,說不得他過一陣子再來一趟,給他看一看紋身,嘮嗑,后續再看看他怎么說。
  臨時做完這一單生意,回到屋內,我在紋身室里拿出剛剛那個給張天霸點墨的墨筒,墨水翻滾,是剛剛那副圖里拘出的老虎陰靈。
  “老虎兒,能說句話不?”
  那墨水沒有聲音。
  我心里琢磨著是不是語言不通,也就沒有多想,就把墨筒給蓋上了,打開旁邊的抽屜放里面。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4:00:30

  這是小老虎的陰靈。
  給張天霸紋身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不是那惡虎的,是虎崽兒的陰靈,又封了這么久,弱到了極點,我借著這次龍虎相爭,那圖裂開就取出來了,這一下,那張天霸再沒有別的毛病了。
  有一點我沒和他說。
  當時和高人說的一樣,他被那老虎的陰魂上身了,只是不是那頭斑斕惡虎,是剛剛死掉的小虎崽兒,也正是因為這樣,那老虎才誤認為他是自己的崽兒,才死里逃生,這才是真正張天霸為什么沒在虎窩被吃的真正真相。
  我整理了一下紋身室,收拾工具。
  這事情,也沒打算和張天霸說,打算給他埋在土里,可正捉摸著這個小老虎的鬼魂兒這么辦才好,屋外就傳來了柔柔的吆喝聲。
  “小游哥兒,剛剛有一輛豪車停在門口,兩個牛高馬大的黑衣保鏢守著門,你是不是攤上什么大事兒了?我蹲在門口看了好一會兒呢,擔心著你呢?!?br>  一個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了進來。
  這條城西的老街,冷清,周圍店鋪無非就是發廊店,小賣部,平日里,也就隔壁二中的初中生放學路過,給幫襯下生意,眼前這妹子是隔壁精品十元店的小老板。
  黑直長,剪了個齊劉海,氣質形象沒得說,軟萌軟萌的,叫苗倩倩,但這狗日的小姑娘賊精,據說還是個富二代,還是在讀大學生來著,閑暇開個十元店是打發時間的,三天兩頭來我這里湊熱鬧,對紋身好奇。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4:20:45

  我倒也不含糊,笑罵說,“什么攤上大事兒?你小丫頭片子就不能撿好話來說嗎,人家那是有大老板來光顧我的店了!倩倩,你大學現在沒課嗎,沒事怎么老跑到我店里頭?”
  我還沒所完,這自來熟的軟萌妹子就坐在邊上擺弄我的那臺紋身機,問這東西怎么弄,嚇得我連忙制止了她。
  那紋身機是現代的新潮玩意兒,不像是我這種手刺工藝,電動針刺身的,和電筆一個模樣,最近特地花了好幾萬大洋買來的,不太會用,但上面寄托了我的希望,想自己研究,去和其他紋身店一樣正常接客呢,畢竟傳統刺青都是青黑色,手工針刺,我爺教我的老手藝里也沒有彩紋,顏色圖案也單一,沒有什么流行風格,市場競爭力實在太低了。
  苗倩倩在店里擺弄著紋身機,弱弱的抽著鼻子哼著小氣,“在我看吶,那老板看起來派頭挺大的,絕對不是普通人,和我爸談生意那些人差不多,剛剛是來找你紋身?就那種古板的黑青色刺身圖?丑不拉幾的,我不信?!?br>  我忙說姑奶奶哎,你別給玩壞了,如果真有興趣自己花錢去買一臺去,您老不差那個錢。
  苗倩倩想了想,認真無比的說,“哎,那我和你說正事兒,你就真告訴我,你和我說的那些神神鬼鬼兒,那些功效,是不是有用的?”
  我說:有用那肯定是真有用,但這東西功效來得慢,要心懷正能量,做事積極,虔誠,就和到廟里求個護身符、戴個高僧開光的玉佩差不多,就是這東西的區別是紋在身上,不是戴在身上的,人總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吧?
  不然到廟里求佛,就算是佛愿意幫你,但你就整天窩在家里,等天上掉餡餅下來,也不能吧?
  苗倩倩一臉鄙視的擺了擺手。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4:41:00

  “行了行了,游兒哥別和我扯犢子,紋了走運是東西有功效,高人!不走運就是社會問題,自己的心不虔誠唄!忽悠嘛,我懂,我什么都懂!反正你們這類人到哪兒都是這么說的?!?br>  我感覺是真不能和現在的小年輕講道理了,她就聽不進去。
  她又說,“我這一次來就問一問,之前不是說嗎,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幫你找生意,一起坑......哦不,咱倆一起賺大錢,我給你拉客,五五分成,結果在我的微博圈里一宣傳,還真有幾個有意向的?!?br>  我頓時來了興趣,搓了搓手掌說,你真給我拉來了大客戶?
  我知道,苗倩倩家里是真有錢,特別有錢那種,就是她不愛顯擺,雖然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社會地位絕對不低,給拉的客戶也絕逼是有錢人。
  這妮子沒有賺錢的本事兒,卻喜歡賺錢,偏說自己商人世家一定有那天賦,只是還沒有天賦覺醒,眼前就開了這個十元精品店,聽說之前加入了幾個炒股群,跟人學習去炒股了。
  新手入市能怎么樣?虧了十萬八萬零花錢,很心痛,這不,現在把小主意打在我身上。
  她給我介紹客人要五五分成,這個分成,估計我連本錢都砸里面了,這精明的王八妮子是掉錢窟窿里了,但我打的是長遠之計,她的人脈就是力量,只要名聲響起來了,還怕以后沒有生意嗎?
  到時候,再把這吸血鬼一腳踹開,那不是美美的?最起碼,降低她要的高額驚人分成總該有吧?
  我潤了潤嗓子,說,“客人呢?”
  她站起身,撥弄了一下掛在墻面上的紋身圖。
  “我就先來問一問,看到那剛剛的有錢人走出去就安心了,人家精明,不覺得他被騙有兩種原因,第一是真有大本事的,給解決了事情,第二是真有忽悠大本事的,騙術高明?!?br>  我罵她,你這妮子怎么說話的?
  “反正啊,你既然能搞定剛剛那很有氣勢的人,我就感覺這生意可以做,不然真不敢做這事,賺點零花錢事小,敗壞了我的名聲可就不得了了?!泵缳毁缓脛拥煤?,又坐在收銀臺上撥弄著計算器,“這本來,我一宣傳是沒人信的,畢竟這東西能做靈驗的很少,刺青圖也是小派別,但是這次不同,這個客人啊,你也認識?!?br>  我頓時好奇了,問是誰。
  “趙小柳,你認識不?我現在得叫她一聲嬸嬸,被那狗日的騷娘們占便宜了,她的生意你做不?”她說。
  這個名字讓我為之一愣。
  趙小柳是我們高中那會兒的班花,長得那叫一個漂亮,清純可愛,一米七幾的模特身材,和人說話那嬌滴滴的聲音叫一個軟糯,綿羊音,人又機靈,特別會和男生打交道,交際花,文藝委員,就是成績不太好,倒數,畢業后也聽說過一些不好的傳聞,說去做平板模特了,也聽說是下海做外圍了。
  我頓時疑惑說,她,怎么就成你嬸嬸了呢?。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5:01:14
  苗倩倩鄙視,立刻擺手解釋說,“嬸嬸?也不是親嬸嬸,反正我叫是這么叫的,是我爹一個生意上的伙伴,那人平常來做客我叫他叔,他的嬌妻,我這可不就得叫嬸嬸了嗎?你說那小騷狐貍比我大不了幾歲,這便宜被她占光了!”
  我懵了一會兒。
  敢情當初我們從小長大的那群農村娃兒,現在混得最好的反而是學習最差的趙小柳,成了富婆?
  之前一直消失不見,高中同學會也不見蹤影,當初的聯系也全部斷掉了,原來這現在都嫁給大款了,眼前苗倩倩見了還得恭恭敬敬叫她一聲嬸嬸,我以為一直沒聯系,沒成想原來一直和苗倩倩隔著一條線,現在還生活在同一個城市里,還走進了上流社會?
  苗倩倩又說了幾句,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倩倩雖然圈子里認識的人多,富二代朋友不少,但都知道她的性格跳脫,給我店里打的廣告幾乎沒人信,也是剛好趙柳兒問了幾句,知道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學,猶豫了一會兒才有了意向。
  “那騷女人我不待見,但你別落了我的面子,第一單生意千萬別砸了,把她給我使勁宰一頓,好好干?!泵缳毁徽f完就直接走了。
  我說那成,我會好好干,不會落了咱的名聲。
  我也知道事情比較重要,張天霸是貴人,但卻是海南那地頭的,天南海北,跨著省市的距離,眼前難得有過機會,通過苗倩倩拉線,不把祖傳的手藝名聲打出去,真是浪費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5:21:30

  第二天下午,我還在研究著這臺紋身機教程的時候,還沒等到班花老同學上門,一個干瘦的身影走了進來。
  耳朵掛著兩個大銀環,一頭黃毛,卻是一米六幾的瘦小個頭,賊眉鼠眼的,一看就是個小混混兒,李山一進來就大聲吆喝了一聲:
  “游兒哥,托福了!”
  我懵了一下,趴在電腦上抬頭撇了他一眼,說你小子能別那么大嗓門嗎?影響我生意。
  “你這不沒生意嗎?”李山這黃毛四處一看,也不見外,流里流氣的一屁股就在小板凳坐下,說,“游哥您真是貴人,一給我紋上這條盤腿龍就來了福運,我前幾天走了海南一趟,一眨眼就有大佬要收我當小弟了,說我有前途,可以跟著他混,真是神了!”
  我說張天霸是不?
  李山頓時懵了,這他還沒說呢。
  我說,你這消息早就過氣了,人家正主直接都來找我了,別整天給我帶一些找知道的消息,涼了!
  李山這混混也是傻眼了,一會兒才緩過神,小聲嚅囁起來,“感情老板都親自來了一趟?過一陣子還得來?那來的時候游哥給我吱個聲,我到時候來你紋身店,再給老板再好好表現一番?!?br>  我知道這家伙在打他的小九九,知道人都想往上爬,也沒說什么,說到時候來了就通知你,但攀不攀得上看你自己。
  李山頓時笑逐顏開,拍著胸口說,“那既然游哥知道了天霸大哥的事情,就說些游哥你不知道的東西,說起來,這一次海南紋身展,真是不虛此行,見了好多志同道合的兄弟們,聽了很多趣事?!?
作者:專殺大垃圾13 時間:2019-05-02 15:38:50
  哎呀看到這里已經把我的胃口吊起來了真好奇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5:41:45

  我知道他一開腔就收不住,趴在紋身機在擺弄著,隨口附和了一句,山子,說說看?
  “說說,那就說說!”李山豪邁的坐下,笑逐顏開,像是聽到皇上諭旨一樣給我說起了海南紋身展那些事兒。
  紋身展上,他聽了很多事兒,最有趣的就是兩件。
  “當時,有個山東來的哥們,最近不是流行西游題材嗎,賀歲電影都拍了好多,他就紋了個唐僧,那叫一個栩栩如生啊,黑暗風彩紋的那種,雙手合十,一邊臉光明佛相,一邊臉黑暗佛相,那風格,吊炸天了都,我倆相互秀了一波紋身,我也給他秀了盤腿龍,他說,我這黑青紋身太蠢了,干嘛不紋彩紋的,那多漂亮了?當時我就不樂意了,說我這是傳統手藝,用處大著呢,傳統的就是這種色?!?br>  我點頭,李山這人性格對我胃口。
  他也是少有愿意花大錢來我這里刺青的人,畢竟手藝就在那里,我收費也偏高,一幅圖最少要好幾千,和同行比貴得多,也不顯得潮,色調還單一,紋的人少,李山這條盤腿龍四千多,但他是少有覺得值這個價兒的。
  李山又說,“他說我蠢,我卻知道這是理念不同,我是個傳統的男人,信老祖宗的手藝兒,我就給紋正宗的,護平安,心里也有底,過日子也舒坦,當時我也就沒多說,拉著他坐下聊天?!?br>  “他說他這紋身可漂亮了,自己專門找學畫的美院學生給畫紋身草圖,然后到紋身店讓紋身師照著紋的,但一紋上就倒霉連連,喝水嗆著了,開車被老漢碰瓷了,前些天,女朋友還給他綠了,給捉奸在床,當時給他那個氣啊,他們兩人都愛情長跑了四年多.....”
  我懵了一會兒,說那可真慘。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2 16:02:00

  “可不是嗎?忒慘了!”李山雖然說慘,但笑瞇瞇的到旁邊的飲水機里拿一次性膠杯,倒了杯水潤了潤嗓子。
  “當時,那小伙子也和我訴苦,說他怎么這么倒霉呢,我當時就和他說,你這才開始呢,紋唐僧,要過九九八十一難!我給你算算這才過了三難,結果那人立刻蒙圈了知道不?特么笑死我了,唐僧這東西,是能隨便紋的嗎?”
  我聽李山一回來就特地到我的紋身店給我吹牛逼,倒也開心。
  那人是自己作死,得去找內行人把圖給改了,不然這霉運還得繼續,說第二件事兒呢。
  這一下,李山的笑容收斂,變得有些悶悶不樂起來,“第二件事,就是在海南的紋身展上,死人了?!?br>  “死人了?”
  我趴在收銀臺上電腦頓時不淡定了,忙問是怎么回事兒,是不是你們這些年輕好勝的牲口,給人打起來了?
  “我們怎么可能打起來?”李山一臉不樂意,撇著嘴說,“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喜歡紋身的哥們兒,都不是什么壞人。人家那紋唐僧的老哥兒不是消遣我嗎?我當時也沒說什么,這不是好聲好氣和他講話嗎?!?br>  我瞪了他一眼,說你小子別在這兒吹牛逼,你還沒有干什么,特么不是正在開開心心的幸災樂禍嗎?
  “什么幸災樂禍?我這叫陳述事實!”
  李山頓時尷尬的干笑了幾聲,立刻轉移話題,這一會兒給我講起了正事兒,當時展子的事情。
  “展子上的那人,是給淹死的,挺邪乎的?!?br>  他第一句話就冒出來,他的口氣開始有些驚疑不定,驚悚,像是被當時死人的那詭異場面給嚇住了。
  我一直覺得李山膽子特肥的那種,他一個混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三天兩頭坑蒙拐騙,第一次見他露出這種表情,現在,連我都被他這個表情感染,覺得店里的氣氛變得嚴肅緊張起來。
  我忍不住說,有那么嚇人嗎。
  他立刻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真有!那紋身展上,有神顯靈了!
  有神顯靈了?
  這會兒,他徹底挑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立馬把平常坐鎮紋身店打發時間的瓜子拿出來,說老弟那你可得和我好好說說。
  接下去,他也不含糊其辭。
  這人怕歸怕,我給他一吹捧,再恭恭敬敬端上瓜子,他立刻就掉我的坑里了,他的話癆本性顯露出來,興致勃勃的坐下就磕著瓜子,張嘴就吹,驚魂未定的和我扯起了紋身展上的事。
  6
作者:可愛的了了 時間:2019-05-02 19:07:00
  把主角寫太笨了,有些時候明明可以更好地解決的。
作者:夏目先生的憂傷 時間:2019-05-02 22:03:46
  恐怖
作者:駱駱帶魚 時間:2019-05-03 00:07:40
  看看
作者:kintw 時間:2019-05-03 01:08:50
  還是前邊好看,跌宕起伏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08:23:00
  他磕著瓜子,翹著二郎腿和我說起來。
  “要說紋身展上的那群人,天南海北來的,我們都是紋身愛好者,一哥們,紋的是關公夜讀兵書,當然是閉眼關公,畢竟關公是不能紋開眼的,在他那片地頭也是個人物,給一大佬看賭場,一個月拿四五萬妥妥的?!?br>  我插了句嘴,說那混得不錯啊。
  “我們當時也驚了,結識的哥幾個給他捧起來,說大哥你得好好提攜我們,人家也豪邁,請我們吃好喝好的,去做海南大保健,說體驗異域風情,結果和我們一起進澡堂洗澡的時候,他卻給活活淹死了?!?br>  我問,那人當著你們的面給淹死了?澡堂那地頭才多深啊,也能淹死一個成年人?
  他的樣子驚魂未定,說,“也不是當我們的面淹死的,當時,我們在里頭泡完澡,到外面,找了個妹子技師風情按摩,就是那種大家都懂得的,回來的時候,就發現在水里給淹死了,后來整個澡堂都炸了,全部人都嚇跑了,救護車來的時候只是收尸而已?!?br>  我聽著也覺得有些離奇。
  一個大男人淹死得太快了吧,不掙扎?不叫人?更別說那澡堂池子又不是泳池,連小孩子都淹不死,這事情一說是有些怪。
  “當時,是沒人信是淹死的,一名八幾的肌肉大漢,一只手能打我這種豆芽菜兩三個呢,澡堂子淹死了沒人信,那會所也惹上事兒了,局子里的人當時就問,是不是你們會所聚眾吸毒,還是搞什么情色交易,死在馬上風什么的?!?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08:43:15

  我聽他描述著,能隱約想象到那轟動的情景,當時會所門口肯定擠著一群人,在看熱鬧。
  “鬧得沸沸揚揚的,我們哥兒幾個嚇壞了,剛剛還和我們吹著牛逼呢,怎的眨眼就死了,當時看了泡得發腫的尸體,胸膛上的關二爺睜眼了,詭異得緊,紅彤彤的,大家都說是關公睜眼殺人了,嚇得魂飛魄散,當然,還有人說那是自然現象,人泡在熱水里溺死,皮膚會臃腫,上面的紋身看起來像是睜眼了,那不是理所當然嗎?”
  我點了點頭,說事情的確離奇。
  李山甩著一頭燙得發干發硬的黃毛,小心翼翼的問我,“哥,你怎么看?這特么太邪乎了吧?神顯靈了,睜眼殺人了是不?”
  我照著他腦袋就是一巴掌,笑罵說能怎么看,當然是趴在窗口上看,你當我神還是怎么滴?聽你隨便說一兩嘴兒的經過,我沒親眼到現場看過個所以然,就給你道出一個是非因果出來?
  說真的,關公睜眼的事情,一直是紋身圈里的怪事。
  之前也說過,邪龍、關公是最不好紋的,一般人扛不住,之前也說過:男不紋鳳,女不紋龍,邪龍不點睛,關公不睜眼。
  “男不紋鳳,女不紋龍”這句,其實和玉飾圈里的“男戴觀音女戴佛”一樣的理,畢竟原理是一樣的,都是請神上身保佑,只是一個是戴在身上,一個紋在身上。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09:03:30

  再說關公不睜眼,幾乎是業界都知道的,紋這尊門神是不能紋睜眼的,也有俗話說,觀音閉眼不救世,關羽睜眼必殺人。
  眼前,這李山干巴巴的看著我,就等我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我認真的想了想,說,“如果真要看我的意見,照我看啊,第一,無非就是淹死了,普通的事件?!?br>  “第二,就是那紋身師的手筆,他在害人了,他想要殺死那個紋身的人,圈子里有種手法,能讓紋過的圖經過一段時間后稍微變化,那副圖紋上的時候關公當時不睜眼,過一段時間,那圖的關公就會自己睜眼的?!?br>  李山急了,瞪大眼睛說,“有這么邪乎的手法嗎,特么都來海南了,紋身師找遠處遙控紋身睜眼殺人呢?”
  李山是一臉的不信。
  我說,你還千萬別不信,這事情是真的,可行性不是沒有。
  李山自己琢磨了一下,一拍手掌,大叫道,“我特么的明白了!是給你紋身的時候做手腳,這特么的是不是墨里涂了什么慢性毒藥,刺進皮膚底層,遇到高溫熱水才出現反應那種,這才給淹死的?”
  我覺得他的思路不錯,說,“涂毒啊,可能只是原因之一,但再說那關公在澡堂睜眼,不是沒有可能,在專業的紋身師面前,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邪乎,關公在澡堂睜眼的事情我可以解釋?!?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09:23:45

  他覺得不能理解,一臉懵逼的看著我,說那紋身真能睜眼?又不是活的?
  我沒把張天霸的事情告訴他。
  人家的邪龍圖還長了一副虎牙和額頭浮現了一個王字呢,站起身來到收銀臺,整理了一下思路,說;
  “說正經的,我們紋身的時候,紋身針刺入皮膚過深,對皮下注入了過多的色料,會造成一部分色料在皮膚下囤積,這樣的紋身,經過一段時間色料會在皮下慢慢擴散開,造成圖案模糊,小幅度的改變圖紋,如果紋身師是個中高手,特異在紋身的時候注入墨水深淺不同,等過一段時間圖會擴散走形,這也是睜眼的可能,那副圖,是不是當時變得模糊了?看起來睜眼了?”
  李山聽完我科普知識,想了想說還真是,以為是水泡模糊的。
  這是不是害人先不提,單論紋身模糊這一點,這也是我不建議找不專業紋身師紋身的原因,因為圖案模糊,會難看得要死。
  現在很多人,以為紋身和打耳洞一樣簡單,隨便就找個美容店就給做了,就和隨便找個美容店打玻尿酸一樣,真特么的心大,我不能理解。紋身,是一輩子的事情,一輩子都要跟隨你的生命圖騰。
  不管你是紋傳統刺青,打算請神佛保佑也好,現代各種花式彩紋也罷,也不得不承認,有獨到之處,皮膚雪白的女孩子紋這些小清新彩紋特漂亮,驚艷,但還是找正規的,不專業的可能會毀了你一生。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09:44:15

  別和我說,紋身是可以洗,不滿意就洗掉可以了,又給紋上就好,說那話的都是被忽悠的門外人,要清楚,現在什么激光洗紋身,港臺那邊比較流行的a劑+b劑,都會在身上留下難看的大片疤紋,和燙傷那種沒什么區別。
  給喜歡或準備紋身的各位一個忠告。
  如果真要紋身,那是一輩子的事情,和養小貓小狗不同,那是跟自己一輩子的,把自己心儀的圖案選好,詢問忌諱,謹慎謹慎再謹慎。
  這時,李山聽完我的解釋一拍手掌,大聲吹道,“靠!游哥就是牛逼!你這么說,那可能還真是這一回事兒,是有這個可能性,我這就和紋身展那哥們打個電話,告訴那死掉的兄弟啊,可能和紋身師有仇,或是什么人要整他,不是墨里下毒給毒死的,就是搞特異事情,讓那關公睜眼了,扛不住就橫死當場,給澡堂子溺死了,我得和那幫在海南展結實的兄弟們嘮嘮嗑,把真相告訴他們?!?br>  我一下子懵了,還有這一出?
  “我說你這人,歪歪道道的怎么這么多???”我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原來是在紋身展上認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群人想問真相,一回來就特么的套路我。
  “游哥,咱怎么能說套路呢,這是行俠仗義!四海之內皆兄弟嘛!”李山開心得牙都笑掉了。
  我知道他是幾個意思了。
  這幅情況,怕是在海南紋身展上真認識了幾個哥們,他那德行特要面子那種,拍著胸脯說,回去請教給人找出原因什么的,現在得了猜測線索,立刻屁股就坐不穩了,估計是想和電話那頭去炫耀了。
作者:三手男人 時間:2019-05-03 09:46:50
  樓主更新得真過癮啊,繼續繼續,等出了實體書我一定會買的啊。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0:04:44
  這貨的毛病,就是喜歡多管閑事。
  現在估計忙著給當福爾摩斯給抓兇手呢,畢竟當時在紋身展上發生的事情邪乎得緊,一群哥們剛認識的開開心心去大保健,當時那事情發生后,紋身展子里頭的一群兄弟都人心惶惶的,睡不著覺,特別是澡堂里,關公在尸體上睜眼,陰森畫面,滲人,難受。
  這不,李山立刻就站起身說,“哥,這我還有事兒,先走了?!?br>  我哭笑不得,擺了擺手說,快點滾吧,以后有事好好說,一上來就和我玩小心思,至于嗎。
  可剛走到門口,李山扭頭回來就說,“哥,還有一件事兒,一直在我心里頭有根刺一樣,能跟你問問不?”
  我向前跑兩步,朝著他屁股就是一腳!
  他也不躲,捂著屁股跳起來,哎呦一聲大叫說;“游哥你輕點!”我見他態度還行,就笑罵著問,“有屁快放,你丫又想套路我是不?”
  說到套路,李山這王八蛋是干什么的,有必要說一下。
  仙人跳,他和他女朋友小錘玩這一出賺錢,這兩人是新時代的典型男女,租一百八的單間出租屋,沒窗,墻壁上貼滿舊報紙的那種,自己也從來不做菜,就下館子,兩人有錢就花光。
  這兩人的生活理念就是一個字:混。月光族,說這青春啊,就得瀟瀟灑灑走一回,有自己的浪漫,乖乖攢錢到廠里打工,朝九晚五,房奴車奴,都特么是大蠢蛋!
  仙人跳,兩人那套路玩得輕車熟路。
作者:炎黃子孫123456 時間:2019-05-03 10:14:50
  寫的引人入勝啊,如果出版肯定暢銷哈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0:24:59

  套路也老,好幾個手機,玩陌陌,微信搖一搖,愿者上鉤,聊騷,給騙到賓館來,他說,那是行俠仗義!劫富濟貧,能在外面搖妹子約炮的男人,能是好人嗎?
  那些約炮的群體大多都是那些壞心眼、衣冠禽獸的臭白領,一般到了賓館里,拉下道貌岸然的黑西服領帶,就像對他美貌如花的小錘,動手動腳,以為自己撿大便宜了,自己沖進去給他宰一頓,漲漲記性,也讓以后好好對家里的婆娘。
  講真,李山嘴巴是厲害,能把詐騙勒索說得這么清新脫俗的,我也是頭一回見。
  來我這紋身后,他那大嘴特能說,人也豪爽簡單,相互一吹噓,我們倆算是認識了,我覺得他不是那種壞人,我就勸他帶著女朋友好好過日子,這些天他也有些覺悟,說自己二十五了,該有男人的擔當了,現在目標也大了,覺得轉運了,但還不務正業,想攀上張天霸那顆大樹。
  我笑罵著說,“你小子,現在是不是又在套路我,別拿你那套仙人跳的路數出來,沒用!”
  “哪能???套路誰也不敢套路您老啊?!?br>  他小聲小氣的說著,一臉龜孫的欠揍模樣,又給我講起了碰到的事情,面色有些陰沉起來。
  “說正事兒,發生那事情后在紋身展里,有人不信邪,說那澡堂里的關公殺人是吹牛逼的,鐵定是給淹死的,就一紫毛混混,流里流氣的戴著鼻環那種,當場就給我炫耀了一副紋身圖,關公騎龍圖,還特么的那還是關公睜眼圖,很囂張的說這都是封建迷信,他一點事兒都沒有,那就是單純的溺死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0:45:15

  我知道他心里犯嘀咕了。
  現在很多人膽子肥,偏偏就不信邪,也紋這些禁忌,有人出事了,也有人一點事都沒有,他自然有些疑心。
  我笑著說,“不出事的那些圖,很大可能是他們那些圖都虛有其表的,沒有真正請神到身上,是普通紋身師給紋的,就一個圖形,不是我們這些老手藝的刺青師傅,不知道規矩和真正紋刺手法,也沒真本事,也紋不出神韻,沒真正請到神,怎么會有反應和禁忌?!?br>  李山一眨眼也聽明白了。
  就和到廟里到求高僧求符開光一樣,你在街邊擺地攤也能買到護符,但效果能一樣嗎?鐵定不一樣。
  如果說一個非業內的人士,不懂陰陽的人隨手紋的圖就有效果,那我們這些學了這么多年的人臉往哪兒擱?但不得不說,干陰行的都邪乎,那些神婆、道士一樣參差不齊,有人只會裝神弄鬼騙人,也有人是真有本事兒,主要靠口碑。
  也就是因為這樣,如果真像我說的那樣,是紋身師搞的鬼兒,給紋關公睜眼圖的那人,絕對不簡單,刺青一行的高手,給圖睜眼,讓圖過一陣子再變化,太考驗入墨、刺針深度的技巧了。
  我正認真的說著,一個優雅美麗的女人踩著恨天高,噠噠噠的走了進來,“程游,你小子口才不錯啊,一進來就聽到你在搞傳銷,忽悠誰呢這是?”
  剛進店里頭的時候,我就懵了,旁邊的李山也傻眼了。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1:05:30

  這女人真是漂亮!
  像是大明星進屋一樣,整個紋身店都感覺亮了不少,挎著一個鱷魚皮包包,一陣香風吹過,穿著紅色高跟鞋足足有近一米八幾的個頭,模特身材,長腿黑絲襪,性感清純,我還得仰頭看她,走到街上回頭率絕對百分百。
  以前,高中的時候趙小柳就漂亮,也會打扮,但多少也帶著一些土里土氣的味道,而現在呢,一看就是上流社會的優雅貴婦。
  我站起身,連忙迎了過去,笑著說,“趙小柳!是你不?這些年不見都漂亮得我認不出了,現在變得和個大明星一樣,這么多年來原來還在市里,也不聯系聯系我們市里幾個老同學?!?br>  “別套近乎,誰愿意和你們這群癟三聯系???”
  趙小柳哼了一聲。
  她挎著包包沒有說話,打量完紋身店后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說,“我聽倩倩說起你,當時還以為你現在做了多大的生意呢?原來開這破紋身店,還專門給這種二流子混混紋身?混得也忒慘了吧?”
  她說到這,還特異瞪了李山一眼。
  李山看著她一副嘴臉,頓時就不服氣了,哼哼的罵了一句,“女人再漂亮有什么用,臭花瓶,一身名牌打扮花枝招展,還不是給人騎的,看你就不知道是什么好貨色,原來是干外圍的吧?伴上大款了就嘚瑟起來了?虧我騙的是男人,如果業務涉及到女人,是干裸貸的,你這種鐵定上鉤,給你好好來一炮!”
  我連忙拉住李山。
  趙小柳鄙視的看了李山一眼,趾高氣揚的說,“小黃毛!你才是干外圍的,全家才是干外圍的,就算是花瓶,姐也是你玩不起的女人知道不?你知道什么人惹不起嗎?你信不信我隨便說一聲,分分鐘就弄死你!”
  李山一下子就慫了,憋著紅臉一聲不吭。
  他多少也是個社會人,摸爬滾打這么多年,知道血氣方剛是沒用的,他干仙人跳也有講究,要看什么人下手,就找沒背景的社會中層白領,什么人惹不起他明白,比普通人更明白這些,趙小柳說的話是怕真的,現在的趙小柳這些年沒見,是真的牛逼哄哄。
  我看著兩人要干起來了,忙說李山你這不還有事嗎,快點去忙吧。
  李山知道我在幫他,連忙附和了一聲,也不敢再大嘴巴吹牛逼了,匆匆忙忙就走出了紋身店。
  “德性!”
  趙小柳罵了一句,得意的挎著包在小板凳上坐下,陰陽怪氣的說,“我和你這人啊,一整個慫包,咱看著老同學的面子上給你個忠告,別整天和這種不三不四的人來往,人要有交際圈,整天和這種社會垃圾打交道,你永遠擠不上上流社會?!?br>  她居高臨下的這一句話一說,憋得我一肚子火氣。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1:25:45
  講真,李山這個人嘴巴大,慫歸慫,但關鍵時刻不掉鏈子,正義感爆棚那種,剛剛套路我也才沒理他。
  還記得有一次,他碰到一群流氓在小巷子調戲一酒吧打工的妹子,毛手毛腳,挺身而出,結果被打得鼻青臉腫。
  你說一般人敢這么上嗎?
  估計假裝路過看不見,英雄救美,在現代社會還是比較蠢的,一般人,連跌倒的老爺爺都不敢扶,更別說去一個人挑釁一群混混。
  結果,他傻人有傻福,被打了一頓,鼻青臉腫,卻勾搭上了那酒吧打工的妹子,就他現在一起仙人跳的女朋友小錘,高挑漂亮,連我都羨慕,他說自己劫富濟貧,還是真的,這狗日的連我也不太看得懂他,自己過得緊巴巴的,詐騙來的錢還每個月打一千多去資助貧困學生,說自己的青春無悔。
  但這李山的事情我沒爭辯,為了這生意,這口氣我得忍下,認認真真的打量了趙小柳一眼,笑著說,“小柳姐,你這身打扮怪時髦的啊?!?br>  “算你小子有眼界!這包...鱷魚皮的,七萬八!把你破店連帶你自己都賣了,也買不起?!壁w小柳挎著包,翹著二郎腿淡淡的道。
  我心里有些窩火。
  開門迎客,見過三教九流的客人也不少,自認為還是蠻能對付的,但你這趙小柳也太不會聊天了吧?你發達了,我給你捧著,讓你在老同學面前吹一波,得意得意,但你吹歸吹,順帶怎么還狠狠把我踩幾腳,數落一下我?
  我頓時也沒有打算和她敘舊的意思了,這人嘴巴真臭,這是不顧老同學舊情面,想著就當是沒有高中同學那回事,只想把她這單生意快點做完,就問,“小柳姐,是碰到了什么事兒嗎?”
  她說,”我聽倩倩說,你這紋身能給人興運,助事業,解疑難禍事,和廟里就高僧一樣,但比那些假高僧還靈驗得多了,你這是什么事情能辦不?”
  我說那得看是什么事兒。
樓主巴蜀柔嫩臉 時間:2019-05-03 11:46:15

  “那得看什么事兒?”
  她一聽這話,嘴角就上揚了,冷笑一聲,“說得邪乎,我一誆你就全部吹出來了,什么都能做,業務這么寬廣?我不信,真是想不到程游你小子,真的越混越回去了,給當起了江湖騙子?!?br>  我還沒能說什么呢,她尖酸刻薄的嘴巴就像是機關槍一樣,陰陽怪氣的說:
  “我說你呀,忽悠那些沒文化的地痞流氓還成,不知道你是怎么忽悠倩倩的,但你休想騙過我!要我說啊,這就是你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