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wuq0"></sup>
<tt id="2wuq0"><sup id="2wuq0"></sup></tt>
<samp id="2wuq0"></samp>
<tt id="2wuq0"><rt id="2wuq0"></rt></tt>
<code id="2wuq0"></code>
<object id="2wuq0"></object>
<object id="2wuq0"><rt id="2wuq0"></rt></object>

《龍魂記》:一切都是從那段自以為是的艷遇開始的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21:05 點擊:1012392 回復:14871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44 下頁  到頁 
  我的名字叫李牧,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農村大學生,平時學習的成績也就是一般般。上高中和大學的時候由于自己的名字也時常被調侃,畢竟李牧這個名字光芒四射了兩千 多年,自己也是很得意自己的父母給自己取了一個戰神的名字。但是我從來不說自己正是大名鼎鼎趙國武安君 戰神李牧的后裔,畢竟有些事情不可考。雖然按照祖父和曾祖父的說法 自己的家 可是 真的趙國武安君的分支的后裔。(秦國的武安君是白起,燕國的武安君是 蘇秦,楚國的武安君是項羽的祖上項燕。)
  在大學里里由于我對歷史很感興趣,我參加了學校組織的歷史研習社,本身的專業是市場營銷和管理,經過3年的學習,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學來了什么,經過一年的實習也是隨便找了一份工作 隨便混了。市場營銷這個專業已經臭大街了,估計街上發廣告的小伙子們都是這個專業的。
  在某大學畢業后進入帝都打工,在一家做工藝品的小公司里面負責市場開拓,就是每天拿著電話每天打,問人家需要不需要供應品和收藏品,就這樣開始了北漂生涯。每天的工作時間朝九晚五,坐公交擠地鐵,慢慢的過了6個月。期間的種種苦難和不滿還有委屈,還有無可奈何,為了不讓種種的負面情緒 慢慢的積累,偶爾翻看關于春秋戰國的資料,算是緬懷一下吧。感覺這半年的經歷比大學里的四年還要充實,這就是紅塵煉心吧。
  為了讓自己過得充實,每天下班后都去健身房里揮汗如雨一次,一來鍛煉身體,二來消遣單身狗的苦逼時光。進入社會后,李牧這個光芒四射的名字并沒有給我帶來什么好運,每個月的業績也是偶有業績,如果一月沒有業績的話,拿著基本的保障工資 2500 大洋加上一些車補,除了房租,也剩不下多少余糧。偶爾有客戶上門買貨,收入還算不錯。經過半年的苦逼的單身狗的生活,還有健身房里聯系搏擊的鍛煉,身體素質更上一層樓了。雖說有著180 的身高,體重不胖不瘦,由于經常聯系健身,搏擊和形意,不驕傲的說身體素質還是不錯的,當然算不上是花樣美男和奶油小生。
  到了工作的第七個月的時候,由于和上級主管吵了一架,然后辭職了事。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這樣混弄過去了。我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進口車行賣進口豪車和房車,但是我的業績相當一般。由于受不了帝都的擁擠和忙碌,就辭職回到了老家-李家村。
  母親在我大學畢業頭一年就病故了,我是家中獨子,所以我對母親的愧疚的非常深,而且自己即使大學畢業后也沒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也是非常的自責。雖然我心胸也算是豁達,但是并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大富之家,也免不了對自己的前途憂慮。
  父親在母親沒有去世之前,曾經帶領村里十幾個人在大型工廠里包活干,十幾年來父親也算是有些積蓄。母親去世后,父親在村里開了一個小超市還有幾畝地,日子也算過得去。我回家后,老爸也沒有太多的責備和詢問,畢竟我已經快24歲的人了。由于不擅農活,只好在家里超市賣貨。每日閑來無事,也就是翻翻幾本書。
  偶爾有同學打電話和微信,溝通著工作的事情,由于離著帝都不遠,而且有高鐵通達,所有我們這邊的年輕人首選工作的地方都是帝都。
  我回家的第一周的周末閑來無事,坐在自家超市里看電視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晃進了超市,破鑼嗓子 喊著:“木頭!來包大前門!賒賬行不行?”
  聽聲音就知道 這是誰。。。。這個紙糊的驢大嗓門,十里八鄉獨此一份。老黑!
  老黑原名 李超,由于身材高大,面目黧黑。相貌也算是英俊,但是由于太黑,人們都呼略了他的相貌和本名,直呼老黑。
  他和我是發小,我去了城里上大學,他去參軍。由于他家里沒有關系,所有沒有留在部隊,只好拿了一筆退伍費用 退役回家。我倆自小一起玩耍,無話不談。他家是外來戶,是在解放前搬來我村里的,聽說祖籍在山西太原。而我家世代在這個村里,他和我一樣 也是母親早逝 在他沒有退役之前就沒有了。這點我們也是同病相憐。我們偶爾喝酒之后,也為了母親早逝而傷感。
  “老黑!你什么時候滾回來的?怎么沒有提前說一聲?我好給你接風洗塵??!”
  “接個毛風啊。我也是剛回來不到一周,今天看見你老爸去了地里 才知道你回來了。木頭,在北京混的咋樣???不能帶我見見世面啊,混口飯吃???”
  “切!你拉倒吧,如果我要是混得好的話,我還用回來看超市啊。倒是你,為啥好好的士官不做 跑回家種地啊,難道還是舍不得隔壁村的姑娘?”我笑著說
  老黑并不在意我的調侃,正兒八經的說:“已經過了好幾年了,我的命不好,現在部隊里也是不好混,一要人脈,二要關系,而且也是講究學歷的,你也知道我的初中畢業證也是我老爸花錢弄的,憑初中學歷最多弄個士官,退伍多拿安家費而已?!?br>  “現在日子不好過,大形勢!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可以養家糊口?我們要弄到一份事業單位的工作,對我們來說 簡直難于登天啊??纯疵磕甑膰季椭懒恕?br>  老黑撇了撇嘴:“木頭。你可是大學畢業的,難道和我這文盲一起也為生計發愁?最不濟 也會有一個辦公室或者工廠的工作。我是退伍軍人,去工廠上班,每天流水線枯燥的生活和工作,這也太TM 難受了。如果在東莞的工廠 還不錯,那里至少姑娘多。
  我們這邊的工廠狼多肉少,一個姑娘 至少有10個光棍盯著呢!而且我們這窮地方,彩禮錢可以殺人,至少18w,而且縣城要有房。知道縣城的房子的多少錢一平嗎?要6千塊一平米??!一百平的房子要60萬!
  哎!,日子沒法過?!?br>  對于房子和彩禮的問題,我也有耳聞,可是感觸并沒有老黑這么深。我剛畢業,將來還沒有定型,還有一定的緩沖空間??衫虾诓灰粯?,他比我大2歲,剛剛退伍,他老爸已經張羅著讓他娶妻生子了。除了年齡相當的姑娘少,還有就是房子和彩禮 對于適齡的農村小伙子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傷口撒鹽。
  我也 覺得這個問題太過壓抑,也就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了,就打趣的問他和隔壁那個叫張雪靜的姑娘的事情。他唉聲嘆氣的說 我退伍回來后,就聽說她已經結婚仨月了,懷孕都8個月了。也是先上車后買票。我在部隊的時候,偶爾微信和電話聯系,后來經常不見面就淡了。已經這樣了,就 沒什么說的了。我將有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彼€拽了一句。
  看著他黯然神傷的樣子,我真想踹他一腳?!澳阊揪蛣e裝了,估計你去當兵之前 就把人家禍害了,后來就不認賬了吧?!?br>  “難道在你眼里我是那么不負責任的人嗎?”
  “是的!在我眼里,二十年來 你一直這樣!”
  “那好吧,你說對了?!?br>  我暫時 就是不想早結婚,可是看現在這樣,結婚還是一個困難的事情!主要是挑費太高?!?br>  我倆一直天花亂墜的胡扯,他損我一通,我說他幾句。時間倒是過得快。到了晚上,我留他在我家一起吃飯喝酒,順便叫了他老爸一起過來吃飯。
  他有二斤二鍋頭的酒量,我遠不是對手。最后他一個人招呼兩個老頭 都把他們喝高了。
  第二天的時候,家里的農活忙得差不多了。老人們都清閑了。老黑和我商量著一起走出去轉轉。我也贊同,畢竟年輕閑不住。就計劃著去那里有比較經濟實惠的景點,最好人少點。簡而言之 就是比較冷門的地方。
  現在人們的生活條件都好了,出門旅游已經成了每個家庭的必備項目了。遠到出國游,近道 眼前的小景點,無論哪里都有中國人。
  “對了,李牧,聽說你是戰國李牧的后代,那你可是名將之后??!”
  “你也知道李牧???”
  “廢話!我也是在部隊學習的時候知道的。
  聽說他在太行山和秦國打仗的,后來被殺了”
  “他是被自己人殺了,不是戰敗被殺的?!?br>  “好吧。。不和你計較這些。我的意思是 咱們去太行山自駕游,如何?咱們也去領略祖國的大好河山。身為燕趙義士,自然先去游覽燕趙風光。順便去領略一下那邊的美女。太行山的景點有好幾個叫太行八jing?!?br>  “大哥,那是太行八陘 xing”
  “我以為是太行八hang呢。那個字 念 xing.”
  我心里一動,我一直想著去太行八陘去追尋一下李牧當年和王翦鏖戰的地方。雖然也是追思,但是在大學里我專門收集過關于李牧的資料,他也和白起,王翦還有廉頗被尊為戰國四大名將。和白起一樣,是常勝將軍,一生未嘗一敗。但是在政治上也和白起一樣對朝堂局勢把握不清和沒有仔細揣摩君王的品性。事實上他和白起一樣都是戰爭天才,揣摩廟堂局勢和君王脾氣那是 權臣和寵臣的事情,憑他們的心性,他們應該都對這種事情不屑一顧,一心只在戰場之上,所以結局下場也和白起一樣,甚至連封號都一樣,都是武安君。
  在這一點上 他和白起遠不如王翦,王翦明形勢,知進退,縱觀全局,可以審時度勢,同時又對廟堂形勢一清二楚,可以說他是個全才,所以他的下場是比較好的。
  我們就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明天出發!殺向太行八陘!對了啊,自駕游,車子在哪里???”
  “你不知道我上周剛 剛弄了一輛二手的比亞迪嗎?”
  “你這是小母牛做火箭,牛X 閃閃??!”
  “那是當然??!”
  “我們現在就各自準備吧,明天早上八點出發!我家超市集合?!?br>  現在正好是 9 月份,天氣漸漸涼爽了,正好是 快走踏清秋的是時節,發現沒啥好準備的,就是帶了一些吃喝的零食和飲料和換洗的襪子衣服 弄個一個背包搞定。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八點不到,老黑開著車到了我家超市門口,嘴里喊道 帶包煙,就出發。
  我拎著那個背包出來,順手拿了煙 就準備上車了,發現他的車前后竟然貼著豐田標,連方向盤上也是豐田標,“你這是比亞迪還是豐田花冠???”
  “比亞迪啊,貼了豐田標,車主免費贈的。說 女孩子認可度高點”
  “你這車就是為了泡妞的吧。也是啊,在村里,也算是不錯了?!?br>  “這事你知道就可以了,出門就不要提了?!?br>  老黑打開他的二手的蘋果六 當導航,我做副駕駛,偶爾看微信。從我們縣城到石家莊的井陘縣大概也就是不到三百公里。我在網上先預定了一晚上七天快捷酒店,一路上不著急,也就是走馬觀花,順便聊天解悶。
  臨近中午的時候,我們到了井陘縣城,先去酒店把行李放在開好的房間,把車放在酒店停車場,在附近找些吃的,準備下午去景點。
  我們兩個找了一個不大的餐館,主要想吃地方菜,也是囊中羞澀的原因。餐館不大,確實 很干凈,而且客人幾乎滿桌。我們找了一個偏僻的2人座,點了2個菜一份湯 和兩碗米飯。等著上菜的時候,老黑扭頭四顧,在店里掃了一遍。飯館不大,裝修的很別致,古香古色,很有歷史感,桌椅都是粗大的木餐和木椅,沒有什么造型 確實粗中有細的精致。我抬頭瞥見 老黑的眼睛有點直,原來我們側座鄰桌有2個 漂亮的年輕的姑娘,一個淡雅如菊 氣質很像劉詩詩,另外一個看著古靈精怪的 有點像 愛情公寓里的胡一菲。她們都非常有明星相,全餐館的人 也是時不時的往這里打量。她們的穿著短褲,非常清涼裸著穿著絲襪的大長腿,腳上阿迪小白鞋。這個打扮和這個歷史厚重的小縣城格格不入,很是吸人眼球。
  我也是偷偷的瞄著過過眼癮,我看老黑有點眼直,只好用筷子扎了他一下,他回過頭來興奮的壓低聲音說:“看見沒有?卡哇伊!怎么樣?”
  “很漂亮啊,但是不是我們屌絲的菜,我們就是看看就可以了啊?!?br>  “那也未必!”他有點不甘心的說。
  他說的聲音有點大,鄰桌的 劉詩詩 側頭瞟了我們一眼,嫣然一笑,那真是 回眸一笑百媚生。我也是心頭不禁一蕩。確實是真美女。老黑哈喇子差點下來。但是我咳嗽了一聲都是在提醒對方,不要失態。老黑畢竟是當過兵的人,雖然有時候饑色,但是那也是在熟人的時候,我們出門在外有些禁忌也是知道的。
  我們收攝心神,全都正襟危坐的等著上菜。一會兒菜來了,由于有剛才的插曲,我們現在都是低頭吃飯,只是豎起耳朵聽著。鄰桌的美女現在差不多吃完了,就問老板說 這里離井陘關還有多遠?
  老板說:“2位美女是來旅游的啊,這里到井陘還有不到10公里。你們二位是打車去啊,還是開車去???用不用我給您叫個車???”
  “不用啦,我們開車去!”胡一菲說?!百I單,微信支付?!?br>  老板說“一共120塊,您掃碼就可以了啊?!?br>  老黑在桌子下面踢了我一下,意思是他們也要去景區,我看了他一下。
  然后我們猛然加快速度低頭猛吃起來,風卷殘云一般,桌子上的2個菜幾乎一掃而光。
  老黑叫老板 結賬,我們也是掃碼了事。

打賞

601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2229次 發圖:3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27:51
  希望看官喜歡,在下文筆拙略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2:44
  那兩個美女都是背著車小包,走出了飯館,走到了一輛寶馬X3的車前 上車開車就走了。我看到這輛寶馬的車牌是 京牌。
  老黑出來后問:“車牌子看清楚了嗎?什么車???
  我說寶馬X3,真是美女香車啊。還是京牌。
  真是人美車靚??!
  我倆贊嘆著回到了賓館開著那輛貼牌的豐田晃晃悠悠的向著景區出發。
  在車上,老黑不免哀怨的說:“你說我們還 能見到她倆嗎?”
  不知道啊,也許有緣自會相見吧。我也是心里惴惴,有點憧憬。
  “你說我們兩個屌絲,怎么才能認識那樣的美女???你讀的書多,你有沒有辦法?”
  “書里也不說怎么教人 泡妞啊?!?br>  我們心里都明白,美女和窮小子的這種事情只是說說,又不是拍電影。
  說話的時候,我們到了景區的停車場,專門轉了一圈找到那輛寶馬X3,離著美女的車2個車位,我們把車停好??磥硪寥瞬贿h啊。我們心中竊喜啊。開始游覽景點。
  井陘有“太行八陘第五陘,天下九塞第六塞”之稱。井陘關,是著名的“太行八陘”之第五陘。陘,即山脈中斷的地方?!疤邪岁€”就是橫斷太行山、可穿越太行山脊的8條天然通道。陘口一般設有關隘,是歷代兵家必爭之地?!秴问洗呵?有始》有“何謂九塞?”的描述,井陘為第六塞?!短藉居钣洝吩疲骸八姆礁?,中如井,故為井陘?!?br>  井陘關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自春秋戰國到清朝,發生了很多戰役,中間有很多著名的戰役,包括后來韓信滅趙。
  這里的歷史古跡非常多,但大多不是很有名氣,所以遠沒有人們在假期里看到的那樣游人如織,人擠人,摩肩接踵的狀態。
  我和老黑走走停停觀賞者古跡,一邊說著閑話,這邊只有井陘古關隘和井陘古道,并沒有我設想的古戰場的遺跡。
  突然聽到有女子的叫聲:“有人搶包了,救命??!抓賊??!”
  聲音聽著耳熟,就在我們前面不遠的地方,老黑非常迅速 一個疾跑過去了,我在后面跟著。就看到2個年輕人正在搶 那兩個我們在飯館遇見的美女的背包。老黑二話不說 飛身一腳,踹到一個,然后右拳一個直擊第二人的面門。他是行伍出身,身手利落而且力道強橫,二人瞬間就被打趴下。
  老黑看也不看他們就一臉正氣的問二位美女是否有事。我心里也是一陣的鄙視。
  我猛然看見老黑的側后方有2個人手里抄起凳子向著老黑走來,這4個人一伙的。我大叫一聲讓老黑小心,然后也是飛起一腳蹬向拿凳子的那人,那人反應很快一側身,掄起凳子就照著我頭部砸下來,我側身上步,右手白鶴亮翅,拳頭向著他的臉甩了過去。那人縮頭躲得不利索,被我我的拳頭掃中鼻子,一時間血就下來了。老黑那邊比我利索多了,經我提醒后,他竟然瀟灑的一個回身側踢 把另外一個人登出了三米遠。真不愧是行伍出身。
  這四個人一看我們都有兩下子,也是賊人膽虛,就一哄而散的跑入人群中了。
  這時候 兩個美女中的 那個酷似劉詩詩的女孩子過來 道謝。老黑說 不用客氣,我也附和說沒事。老黑也是 順桿爬的問:“你們二位美女從哪里來???怎么到這個地方來旅游???”
  “我們是從北京過來旅游的,我倆是同班同學,謝謝你們救我們啊,要不然我們都不知道怎么辦?!绷硪粋€像胡一菲的女子說道。
  “哦,你們是北京人啊。你們不用客氣啊。自古燕趙多義士。這點小事兒 不足掛齒。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作為燕趙人 很慚愧啊。希望二位美女沒有收到驚嚇就好。我叫白起,很高興認識你們?!?br>  老黑一改往日粗豪的風格,今天竟然引經據典出口成章,而且竟然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白起。我也是一臉懵逼看著他,就像沒見過他一樣,現在就開始開車了啊!!這貨真能裝啊。
  “白起?你真的叫白起?秦國名將的名字?!蹦莻€胡一菲一臉驚訝的說?!拔铱茨?應該叫 黑起 比較合適。哈哈哈。。?!?br>  我和那個劉詩詩也是被逗得哈哈大笑。
  老黑也是嘿嘿的笑著,問:“我雖然長得黑,但是卻是一顆赤子之心,熱心腸。二位美女的名字 可以賞下來嗎?大家留個電話,加個微信,好聯系。大家以后就是朋友?!?br>  “對啊,以后就是朋友。我叫 李牧,請多指教?!?br>  “哦,你們這都是名將的名字啊。真是有緣啊。我叫 凌靜怡,她叫張華君?!蹦莻€胡一菲大方的說?!皠偛胖x謝你們啊,二位燕趙俠士把電話留下來吧,晚上請你們一起吃飯”
  還是老黑有辦法,套路深啊。這樣就拿到了美女的名字和電話啊。
  我也只能聽他胡天海地的扯來扯去,就偶爾替他圓謊。那個凌靜怡好像很是喜歡和老黑聊天,那個張華君卻不怎么說話就聽老黑和張靜怡說話。
  由于有了剛才的事情,我們也就沒有繼續游覽的興趣,索性和這兩個美女一起找了兩個長凳 聊天。
  從聊天中得知,這兩個女孩子是帝都一大學的歷史系的學生,來到這邊來搜索關于戰國時期資料素材完成論文的。面對兩個還沒有畢業的女大學生,老黑分外殷勤,把自己的軍旅經歷說的天花亂墜,曾經單槍匹馬殺入匪巢。。。,曾經一人赤手空拳撂倒5個恐怖分子。。。。。
  也許他是 看 那些女大學生被賣到深山農村的報道 看多了,以為所有的女大學生都是白癡。
  “我聽說離井陘關的后面有個名勝古剎,叫做龍德寺。我們想去那邊參觀一下,不知道二位有沒有時間???”張華君突兀的插嘴說,“我們怕還遇到那幾個壞人?!?br>  “怎么樣?白英雄,小女子這廂有禮了啊?!?br>  “這么巧啊,正好我們也要去龍德寺看看啊,早就聽說那邊香火很旺啊。正好我們一起去,什么時候出發???”老黑一臉的英雄氣概。
  “這樣啊,現在時間已經是下午4點了啊,現在寺廟里的人一定很多啊。我們先找一個地方歇會兒,晚些時候等人少了我們再去寺廟參觀,順便上香,怎么樣?”張華君建議道。
  “好主意啊,怕你們二位美女下午受到了驚嚇,最好休息一下養養神也好?!蔽乙哺胶椭f順便刷刷存在感。
  “龍德寺就在后山不遠,也跑不了的。我們先找一個干凈的茶社,喝茶歇息”凌靜怡說。
  “好主意!”老黑也感覺到張華君不好接觸,一路上不怎么說話,這個和胡一菲相像的凌靜怡確實健談大方。他現在明確了目標。所以一直順著說。
  “我和華君要去縣城里的酒店準備一些東西,你們在這里等我們一下,要乖乖的哦,不要亂走。我們很快回來”,凌靜怡開著玩笑,又不無曖昧的接著說。
  “用不用我們幫忙???你們拿什么東西???”老黑眼神一亮的問道
  “沒什么東西,就是我們落在酒店里的私人的東西,而且還需要買一些上香的用的東西”張華君依然面無表情的補充道。
  事情就這么定了,我們在旁邊不遠找了一間茶社,其實就是供旅客臨時休息的,有隔斷和沙發,還算干凈僻靜。我倆在茶社的包房閑聊,老黑和我都感覺到像是做夢一樣,就認識了這兩個美女。英雄救美 就真實的發生了,比我們設計的還自然而然。
  老黑腆著問“你說今天晚上更進一步有戲嗎?”
  “更進一步到哪步?看他倆的樣子 不是好忽悠的,要想去開房,火候未到啊”
  “哈哈,你小子就是蔫壞,我說更進一步意思是交個朋友,以后交往。你個蔫壞,竟然還想去開房!”
  “我開你大爺!”我也是老臉難得一紅,畢竟英雄救美的后續大多是是雙宿雙飛。今天的經歷就像按了快進鍵一樣,好像很快哦。
  我倆正在胡說八道的時候,有人敲門一聲后,就推門進來了,竟然是一個道士模樣的人,身材高大,身高不低于我和老黑,一身深灰色的道袍,背后還有一把劍。八字眉,一臉的笑意盎然,眼神靈動有股油滑狡黠之氣,但是目光中有精光閃爍。發髻束與頭頂,有根朱簪 別住。寬廣的額頭,鼻直口方,嘴上剛刮得胡子,稍微有點胡子茬,有股陽剛之氣。也是帥氣有型,還是讓人感覺有點油滑猥瑣的味道,但是有種不讓人討厭的氣質。而且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 不明覺厲的感覺,就是 不是一般人的感覺。我在帝都歷練年余,見的人很多,他這種氣質確實讓人難忘。
  他進來后,和氣的給我們打招呼,客氣的說了聲:“你們好?!?br>  “我們不算卦,也沒錢買福袋和大力丸!你去別的地方吧?!崩虾诓豢蜌獾恼f。
  “我不是來算卦的,在下任道遠,是太行山天機觀的道士。只是要告訴二位小哥,今天不要去龍德寺,免得讓人算計啊,色字頭上一把刀?!眮砣艘膊恢?,笑呵呵的說。
  “你怎么知道我們要去龍德寺???你可以把話說清楚嗎?不要遮遮掩掩?!蔽易穯柕?br>  “對啊,你怎么知道我們要去龍德寺的?你跟蹤我們?難道是和那幾個小偷一伙兒的?”老黑說著 就向著這個道士走來,感覺他要拿下這個送上門來的道士。
  道士不慌不忙,嘿嘿的笑著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啊,自古皆然。希望兩位謹慎對待。話以到此,二位珍重?!?br>  說完扭頭就出去了,我和老黑跟出去,發現道士已經出了走廊悠然走遠,不見得步伐多快,卻是走出了很遠。
  道士剛剛進門的時候,我們不以為然。因為當下道士和尚的丑聞滿天飛,比如和尚開豪車,住豪宅,每天有美女相伴。道士也是不受清規戒律,娶妻生子,違法作歹,屢見不鮮。大街上見到出家人大家都是敬而遠之,我們對這個道士雖然費解,但是只要想到晚上和美女有約,我們都是身心振奮,索性也就不考慮道士這個事情了。但是也在我們心頭留下了一個淡淡疑慮。
  下午6點半的時候,天色還不晚,但是游人已經陸續的下山返程了。我們滿心期待的美女,給我們打了一個電話說她們馬上到,還帶來了很多好吃的東西。聽到這些,我們很高興啊,想著今晚的安排,月上柳梢,美人相伴,端的是美事啊。
  剛過7點的時候,2位美女姍姍來臨啊,我和老黑已經等得百無聊賴,除了聊幾句道士的事情,似乎就是滿心等待她們。我們都分好了,他招呼凌靜怡,我陪著冷漠的張華君。二女到了后,帶來一大包吃的,背上都換了大一點的背包,和白天的背包不一樣,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除了零食和水果 還有2只當地的特產燒雞,還有一箱子青島啤酒。還是凌靜怡放得開,在包間里坐下招呼我們開吃,還細心的打開啤酒招呼我們。張華君依然只是淡淡的笑著看著我們,沒有說話。老黑是給凌靜怡捧場的,當然不客氣,拿來啤酒就喝,撕開燒雞就吃,凌靜怡大喊大叫:“就喜歡你這樣的,吃的痛快,玩得也會痛快,來干一個!”老黑大受鼓舞。
  我看了看張華君,沖我一笑,芊芊玉手拿了一罐打開啤酒遞給我說:“謝謝你今天救我們?!?br>  看著她潔白細長的手指,我有點恍惚,喉頭努力咽了一口,“不用客氣啊,很高興認識你們?!蔽医Y結巴巴的說。張華君看我窘迫的樣子,吃吃的笑出了聲音。和平??偸堑Φ牟灰粯?,我不禁 心旌神搖,徹底把道士的笑扔到九霄云外了。她用力撕下一塊雞腿遞給我,說:“晚上還得麻煩你和白大哥陪我們去龍德寺玩,你先補充一下營養,晚上還有事情做?!?、
  “晚上除了陪你們去龍德寺玩,還有別的事情做?”老黑不無揶揄的笑著,
  “當然有事情啊,到時候你們就知道啦”凌靜怡眨著眼睛說“現在不要問,秘密。。?!笨此f話眨眼的是樣子,我竟然想到了 大話西游里面的紫霞仙子,老黑都有點呆了。
  “真的還有別的事情?”我扭頭問張華君,她不置可否,只是對我眨了眨眼,我心頭撞撞,就不問了。
  晚上八點半的時候,酒足飯飽,一箱青島啤酒所剩無幾。我倆先去洗手間放水,然后和二女結伴去往龍德寺。一路上老黑和凌靜怡 嘰嘰喳喳 說個不停,也不知道他們為啥有那么的話要說,竟然還在手挽手簡直像情侶一樣,我真的是驚掉了下巴,這個速度!我雖然也在胡思亂想,但是遠不如老黑上手這般迅速。我和張華君也是偶爾說著關于她論文的事情,她顯然不喜歡這個話題,眼神有種說不清凝重看著近在眼前的龍德寺。
  老黑和凌靜怡一路上說笑,我和張華君確實沉默的多,到了寺門口的時候,二女說他們去找寺廟的側面的廁所方便一下,讓我們在寺廟門口等待。我們沒有多想,二女轉過寺廟前門。
  我們倆 開始打量這座龍德寺,確實是一座古剎,大門巍峨高大,但是也是斑駁點點,很有歷史年代感。里面還有偶爾的香客進出,現在天色晚了,彎月初升,四周已經寂靜下來,遠不如白天的熙熙攘攘那般熱鬧。這座龍德寺靠山而建,始建年代 已經不可考。歷代屢屢修葺,現在已經是 一座3進大殿的寺廟。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4:14
  在門口的游覽示意圖上標注:第一層大殿為 天王殿,供奉的是 四大天王,第二層是 觀音殿,并塑有6米的觀音大士的白玉像。除了這3座大殿之外,后面還有大概3畝地大小的塔林和一座小殿。
  已經過了半小時了,二女還沒有回來,我和老黑等得著急,就進了天王殿來瞻仰四大天王的威儀。這時候突然老黑的手機響了,老黑掏出手機一看是凌靜怡的電話,還有一條短信提醒說 被小偷攔住,困在寺廟的后院,速來救我。還沒有等老黑問她們在哪里,里面她氣喘吁吁的說,他們被襲擊了,說是這里面的和尚和山下偷她們包的小偷是一伙兒的,現在被困在了廟后面2個和尚要欺負他們,讓我們趕緊去救她們。
  借著酒勁,我們的俠肝義膽的豪氣和小宇宙瞬間燃爆了,老黑氣沖沖地說:“我們馬上到!”電話里面的聲音時斷時續。我們焦急的向著大廟的后殿沖去,路上有個和尚招呼我們問我們去哪里。當時游人和香客已經幾乎沒有了,只有打掃的和尚,見我們急沖沖的沖向后殿,急忙有人來攔截我們說:“現在已經晚上九點了,到了閉寺的時間了,二位施主明天再來吧?!?br>  “我們朋友還在里面,我們要進去找人?!蔽曳直娴?br>  老黑一把推開了那和尚,大喊著說“你們這幫禿驢,竟然和小偷一起坑蒙拐騙,就不怕遭報應嗎?趕快把人交出來!”
  “我們交什么人?這里都是和尚”和尚一臉的不悅。
  “和我們一起的兩個女孩子被山下的4個小偷困在你們寺院的后廟了,我們來救人的?!蔽乙彩悄椭宰诱f
  “你們不要信口胡說啊,我們這里是寺廟,哪里來的女孩子和小偷?”和尚一臉的不信,“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你們再不把人放出來,我們就報警了!”我聲色俱厲吼道
  老黑已經急不可耐了,“和他們費什么話!”他一把推開了和尚,拉著我直奔后殿。和尚急了,一把拉住老黑的胳膊,卻被老黑一個反絞 扣住了肩膀,腳下一個駁腿 給摔了出去。旁邊有幾個和尚都圍了過來,這時候有個和尚跑道后院去送信了?,F在已經管不了那些了,只能向后院沖去了。這幾個和尚都是知客僧,攔不住我和老黑,我們跑過了二層大殿,到了第三層的觀音殿,觀音大士的玉石法像佇立在當院,我到了法相下,從對面四層大殿走來了3個和尚,1個年長的和尚在中間大約有 50歲左右,2個年輕的和尚大概30歲左右。那個年長的和尚頗有威勢站在中間如山如松,一副大家氣概,中等身材,一雙虎目炯炯有神,濃眉,太陽穴隆起,四方闊口,大耳有輪,一身土黃色的僧衣,沒有披袈裟,一看就是護院武僧模樣。
  我和老黑那時候估計是 精蟲上腦,酒壯熊人膽,全然沒有在意這些。事后每當說起這些即使老黑的黑臉都能變成醬紫色的,我也是渾身不自在。我和老黑不管不顧直接向著中間的和尚沖去了,旁邊的2個年輕的和尚要馬上過來攔住我們,被中間的大和尚伸手擋住了,嘴角稍微翹起,有種惡作劇的表情。我和老黑直向沖來,他離我們足有十米遠的時候,突然一步邁開,悠忽之間到了我們面前三尺之地,我和老黑感覺一股驚濤拍岸的氣勢撲面而來,我們被推開踉踉蹌蹌的摔出了幾個跟頭跌倒在地。我們的心都涼了,那和尚還是背著手,根本就沒有出手的一副悠哉 的模樣,我們已經是狗啃泥了,這TM也太嚇人了,難道他會法術?我們兩個都是壯漢啊,但是在這個和尚面前感覺一點底氣也沒有。后面的四五個和尚圍了過來都和那個大和尚施禮恭敬的稱呼:“普凈大師”。那個大師 嗯 了一聲,扭頭看我們,厲聲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到這里搗亂?”
  我們被摔得七葷八素的,酒勁清醒了不少,都說光棍不吃眼前虧,這個普凈大師明顯是個高手,不戰而屈人之兵,這股威勢猶如山岳般的蓋頂壓來,我們簡直喘不過氣來。我和老黑 都是老臉一紅,但也是煮熟的鴨子-肉爛嘴不爛,不卑不亢的說“我們的同伴被廟里的和尚和小偷給困住了,我們來救人的。你們寺院和小偷有勾結,坑蒙拐騙旅客的錢財!”
  “你們有證據嗎?不要信口雌黃!”旁邊的一個和尚說
  “我們有短信為證,你看看!”我翻出來那條短信給他們。
  旁邊的和尚接過看了一眼,和大和尚說一下,接著問道:“你們同伴是什么人?”
  “兩個年輕的姑娘,是我們的女朋友。都是大學生。一個長發,一個短發,很漂亮。都背著背包?!?br>  “寺廟怎么會私自抓女孩子呢?”
  “沒有什么不可能啊,不受清規戒律的和尚多了去了!”老黑嘴硬著說
  那邊老和尚瞪了他一眼,眼神中精光四射,殺氣凜然。嚇得老黑趕緊閉嘴,我也是心里哆嗦。
  這個大和尚太TM 嚇人了。不用動手,就憑這股壓力,我們就根本沒有翻盤的可能?,F在就想走 就挪不開腳步。我看過一些典籍 這應該是武功的絕頂高手勁氣外放,可是這樣的絕頂高手真的存在?難道面前這位就是?他剛才可是背著手閑庭信步一般一步邁過將近10米的距離?這不科學啊。
  就在這時候,一個和尚急急忙忙的跑來,低頭在普凈大和尚的耳邊說幾句。大和尚臉色一變,直勾勾的看向我們,說:“把他倆帶著,到后院去!”
  他旁邊的兩個和尚走過來,一人抓一個,將我們二人抓住就走。我們本想掙扎一下,發現這兩個和尚也不是一般人。被他們抓著肩膀,我們渾身動彈不得,連繩子都不用。兩個和尚就像提著包一樣,感覺他們毫不費力,呼吸都不亂。把我們帶走了。我試著問“我們自己走行嗎?”
  “邪教妖人 費什么話!”左邊的和尚怒斥了一句
  “我堂堂的退伍軍人,怎么就成了邪教妖人?你們把話說清楚!”
  “我剛剛大學畢業不久,從來沒有參加邪教活動,連工作也沒有參加呢,怎么就成了妖人?”
  雖然身體不能動,還好嘴巴可以,我和老黑一點也沒有浪費這個機會。兩個和尚沒有理會我們的爭辯。
  穿過另外的幾層大殿,我們來到了寺廟的后院,大概有 2000平米的地方,此時月上中天,寺院周圍燈光都亮著。我能看到稀稀落落的數十座塔碑錯落有致的擺在四周的空地上,塔碑的擺放好像遵循著什么規律,看似無章可循,其實是大有文章的。四周外圍栽種著松樹和柏樹郁郁蔥蔥,有種說不出的沉寂??盏刂虚g建造了一座很小的三層寶塔,塔基占地只有五六十平米,上面越發窄小,到了塔頂估計有不到二十平米。塔的門都關閉著,看不到里面什么情況。在寶塔的正前方站定一個和尚,打扮和普凈大和尚一樣,不同的是身上披著一領淡紅的袈裟。
  只是這個和尚慈眉善目的,長臉,壽眉,細長的眼睛,略厚的嘴唇,直挺的鼻子,兩腮有肉,也是花白的胡子,全不像普凈大師那般威勢赫赫,但是站在那里如峙如淵。這種神韻不可言語,卻又能真切感知那種力量。在側面離 和尚不遠的地方,我看到了二女正在嚴陣以待,每人手持一把不知道什么材質的大約有不到三米的長鞭,在月光和燈光下 竟然有絲絲黑氣冒出。在二女和那個和尚中間的地方竟然有深深的大概2米長的鞭痕,顯然是二女用鞭子抽打出來的。地面是用紅磚鋪地的,鞭痕所及,地磚皆是粉碎。仔細看二女的時候,發現二女的形象氣質已然大變,完全沒有先前那般明媚,驚艷,也沒有那般親和的笑容,眼神已經變得狠厲和復雜,絲毫沒有先前的明澈和干凈。連唇彩都變成了像黑色的顏色。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鬼魅的氣息,雖然身材妖冶,但是已經是讓人望而生畏了。這簡直就是完全不同的人。
  我和老黑都看到了二女的變化,但是都是不明所以。這時候普凈大師說:“這兩個妖女,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應該是,但是卻是看著不像,有變化。我們剛剛分開不到2個小時,怎么就變成這樣了?”我有點疑問的說。
  “主要是氣質變化太大了。。。。你們說實話,你們不是在拍電影吧?我們倆不是臨時演員,要是沒什么事情,我倆就撤了!”老黑一臉哀求著說道。
  “對呀,我們可能走錯片場了。我們就不吃盒飯了。感覺這是誤會,絕對是誤會??!我倆也就是剛剛認識這兩個美女,沒有什么交情!我們回見吧,您吶!”我也隨聲附和著說道。
  我和老黑都發覺這個事情有點大,這兩個女人身上的氣息讓我們陣陣發冷,這個感覺依然超出了我們的世界觀,雖然不如普凈和尚的勁氣外放給我們的震撼那么大。我們雖然不了解這個事情的原委,但是也明白我們在這個事情里面就是兩只螞蟻。只好死皮賴臉的求著離開。
  “現在說走,不覺得晚了嗎?”普凈大師不無揶揄的冷笑著說:“妖女,你們可認識這兩個人?他們說 你們是他們的女朋友?!?br>  我和老黑都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心里都是一千頭羊駝奔馳而過。
  “那兩個廢物,姑奶奶只是利用他們來調虎離山的,希望他們鬧得越大越好,可是沒說越快越好,結果還沒有2分鐘,就偃旗息鼓了。我們還沒有盡興,你們就完事了。真沒意思?!绷桁o怡戲謔地說道,同時她還一臉的扭捏。
  我和老黑這樣的老司機似乎都感到了什么,也是一臉的難堪,氣的要死。旁邊有2個年輕的和尚都快笑出來了,只有普凈大師卻是一臉的肅穆的咳了一聲,年輕的和尚們慕然間都寶相莊嚴起來,寶塔前面的大師則是不悲不喜。
  “就這樣,你們還有臉說我們是他們的女朋友?有些事情不是越快愈好哦。我們可是不喜歡還是快槍手的癩蛤蟆??!”凌靜怡吃吃的笑著說,還忘不了對我們嫵媚的眨了眨眼。
  第一次看見她眨眼的時候,我想起了紫霞仙子。第二次看她眨眼的時候 我只想掐死她。
  “廢物就是廢物,還能怎樣!”那邊的張華君附和著說。
  我和老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我還是鎮定了一下,問道:“那么你們的名字肯定不是凌靜怡和張華君了?你們到底什么人?為什么找上我們,利用我們?”
  “我們的名字,你們不配知道,兩個豬玀而已。是我們找上你們的嗎?你們自以為是行俠仗義而已,我們就順水推舟嘍?!蹦莻€“張華君”也是一臉鄙夷的說。
  聽她們這么說,突然想明白了。想起來這真是笑話一場,我們一心以為來了一場浪漫的偶遇,結果被人利用成了別人手中的棋子,現在成了棄子。而且還是中了美人計,更悲催的是,至少老黑還和那個正常凌靜怡手挽手了,我TM 連張華君的手都沒有牽到。。。。。
  看樣子她們是想利用我們把寺廟里的和尚吸引到廟門,她們直接來拿她們想要的東西。她們 想要的東西就在那座寶塔里。只是沒有料到除了普凈大師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大師守在在寶塔前面。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5:50
  事后想起來這個事情,我們也算非常慶幸,如果二女確定我們就是同伙的話,保不齊普凈大師就直接送我們去見佛祖了。
  那邊的凌靜怡似乎急不可耐了,和張華君對了一下眼神,二女同時揮動手中的黑色長鞭,向著寶塔前面的大和尚卷去。兩條長鞭恰似兩條黑色長蛇,通體黑氣翻騰,隱隱有鬼哭魅笑的聲音,寶塔前面的和尚,還是瞇縫著眼睛,看著這兩條邪氣森森的長鞭卷來,漠然道:“此等邪物,存于世間,大傷天合,有違天道?!闭f著解下袈裟向著長鞭裹去。在大和尚鋪開袈裟的時候,霎時間感覺佛光閃現,似乎有佛音淺吟低唱,讓人清心凝意。我和老黑雖然被人挾住,也是感覺身心通達,靈智清明。二女感覺不妙,急忙想撤回長鞭避開袈裟,發現長鞭鞭梢已經卷進了袈裟,而且袈裟里好像有無窮的漩渦吸力,長鞭被緊緊的吸住,二女盡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向后拉也是紋絲不動。更是讓二女驚訝的是 那領淡紅的袈裟竟然順著長鞭席卷而來,袈裟另一頭還在老和尚手里,這頭卻自行延長鋪展開來,佛唱和佛光更是大盛。二女大驚失色,慌忙丟掉長鞭,跳開一丈遠近。再看那兩條長鞭已經被完全卷進了袈裟里面,隨著一陣鬼哭狼嚎,里面包含著女人小孩的叫聲和哭聲,片刻后安靜下來。二女已經臉色蒼白,嘴角有了淡淡的血跡,想是二女的魔功和心神與長鞭相連,現在長鞭里的那些冤魂已經被袈裟超度化去,二女現在已經大受內傷。她們現在后悔不迭,萬萬沒想到這個老和尚深藏不露,厲害如斯,舉手投足之間就把二女賴以仰仗的長鞭收了并廢了。老和尚將袈裟抖了開來,兩條長鞭掉落塵埃,卻是不見翻滾的黑氣,只是兩條普通的不知材質的長鞭。老和尚招手走來兩個年輕的和尚,向著他們低語了幾句。二僧向老和尚稽首:“是。普惠師祖”隨后收拾起長鞭,走出了院子??赡芾虾蜕胁幌胱屘嗟娜酥肋@個事情。院子里只剩下我和老黑,還有二女和披袈裟的老和尚還有抓我們的普凈大師及他的二位弟子。
  老和尚叫普惠,那個抓我們的老和尚叫 普凈。感覺這是師兄弟啊。我和老黑互看了一眼,因為我們周邊只有二個和尚看管我們了,另外二個帶著長鞭出去了,可能他們發現我們根本就是兩個被利用了的只會咋咋呼呼的小混混而已,這兩個年輕的和尚對我們已經心不在焉了。普凈大師輕松已經制住了二女,同時也在二女的肩頭戳了一下。這兩個年輕的和尚過去從懷里拿出兩段黑色的絲帶把二女的手綁住,二女的處境現在和我們一樣了,渾身動彈不得,還好我們沒有被綁住。我們像兩個木樁子一樣立在后院的門下。我沖老黑點點頭,我倆開始試著動動身體,慢慢的手腳已經有了些許知覺。
  這時候普惠大師說道:“你們為何而來?看你們使用的淬魂長鞭,使用冤魂的怨氣煉成,這不是正派所為。不出意料的話,你們應該是邪教的人。是也不是?你們是否有同黨?”
  “我師兄問你們話呢,趕快如實回答!免受皮肉之苦”那邊的普凈大師 說道?!皩Ω妒褂么慊旯肀弈Ы萄隙ㄊ鞘異翰簧庵?,我們自有辦法讓你們開口!”扭頭對二位年輕的和尚說:“元悟,元生,準備裂魂之法!”元悟和元生齊聲答道:“是,師傅!”
  看他們正準備對二女動刑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感覺血脈已經通暢,感覺應該可以動了。突然從墻外有人喊了一聲:“這幫禿驢真是不解風情,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聲音出來一個矯健的身形從墻頭飄下,來人一身淺色的十分考究的唐裝,胸前還有花狀刺繡,只是上面的花說不出的來妖冶,詭異。來人臉色有些蒼白,看不出具體的年齡,感覺是三十多歲,可是面貌像二十多歲的。不管怎么說卻是十分的瀟灑英俊,手里搖著紙扇,好一個翩翩公子和花樣美男的模樣。扇面上 一面是一副和胸前刺繡的詭異的花的圖案一樣,另一面卻是 骷髏的圖案。不得不說 這個翩翩公子的口味確實不一般啊。
  “公子快救我們!”
  “公子老公,我們想死你了,快來救我們啊”那邊凌靜怡和張華君 都激動的像是見了救世主一樣,二人眼淚都出來了。想起張華君此前冷冰冰的模樣,現在看她像個花癡一樣的呼喊,心里說不出的厭惡。
  正在普凈大師和普惠大師還有元生和元悟正在打量這個花樣美男的公子時候,我和老黑想要開溜,卻發現有兩把短劍架在了我們脖子上面,還有一股好聞香水味撲面而來,耳旁聽到 一聲 酥軟柔膩的聲音:不許動!我倆愣怔怔的呆住了。
  “小蘭,小菊,不要害怕。老公在此,那兩個禿驢不敢怎樣。小竹,小梅把那兩個小子押過來?!蹦莻€公子惡狠狠的說。
  小蘭,小菊 應該就是張華君和凌靜怡,這兩個bitch,騙得我們好慘。我心里恨恨的想著。那邊的老黑一臉的憤然。我倆扭頭看了一眼小竹和小梅,這兩人竟然和兩個正當紅的女明星很是相像。尼瑪,這個公子何許人也?這比模仿秀上的人強多了,難道這個什么公子是思密達國來的或者是開整容醫院的?
  小竹和小梅 推了我們一把,用短劍放在我們后心處,我倆踉踉蹌蹌的走到了那個公子前面,對面就是普惠大師,那邊是普凈大師 還有 元悟元生押著小蘭小菊。
  局勢很明顯了,這是要交換人質啊。只是不知道二位大師會不會拿我們來換二女啊。我連著念了好多 阿彌陀佛。普惠和普凈二位大師對望了一眼,說:“施主難道也是魔教的?和這二女一樣?為什么來到敝寺來鬧事?
  “我是混元真神教鬼公子!今天晚上來倒是冒昧了,我們是來貴寺取一樣東西,如果二位大師能把東西送給我們,我們馬上就走,另外奉上100萬作為謝禮。如何?”鬼公子一口生硬的普通話大聲的說到。
  我們聽到混元真神教的時候,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二位大師聽到混元真神教的時候眼神復雜,卻是鎮定如常,普凈大師鄙夷說到:“邪教余孽,越來越猖狂了,竟然明目張膽的來龍德寺搶東西!就應該在三十年前將你們連根拔起,斬草除根!”
  “哈哈哈!”貴公子狂妄的笑道:“三十年前我還在黃泉歷練,沒有趕上那次大戰。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上次算是那個普渡,就是你們師兄那個老禿驢命大,今我神教欲圖再起,就讓我鬼公子先領教一下龍德寺龍虎羅漢的真才實學,然后找那個老普渡算賬?!?br>  “徐兄,且慢!不介意我來湊個熱鬧吧,龍虎羅漢威名赫赫三十年,我也想會一會?!甭曇魷喓裼辛?,夾雜著北方口音。說著從墻外有下來4個人,都是一身勁裝,落地沒有聲音,都是高手。為首一人身材魁梧強壯,帶著笑彌勒的面具,環眼有神。一身緊致的衣服,勾勒出強壯的胸肌和背部,背后背著一把長刀。后面三人都是帶著面具,手里都拿著短刀和匕首。
  “二位大師,我是混元真神教的義公子,和鬼公子徐兄一起來拜訪諸位大師?!彪m然帶著面具,說話倒也是客氣。他帶來的三人沒有說話只是悄悄散開站住了方位,其中兩人盯住了元悟和元生。
  這時候,鬼公子說:“我們先把各自的人質交換如何?相信二位大師 慈悲為懷,也不想讓這兩個小混混白白喪生在你的廟里吧?出家人有好生之德,我們也不想濫殺無辜,只想拿到藏在寶塔里的東西?!?br>  普凈大師看了一下普惠大師,普惠大師點了點頭?!霸?,元生把兩個妖女拉過來?!逼諆舸髱煼愿赖??!肮砉?,我們怎么交換呢?你們先把人送過來?!?br>  鬼公子這邊頗費思量,他并不擔心他把我們交出去后,二位大師不放人,他相信二位大師肯定會遵守規則放人的。他是想留著我們還有一點用處。所以沉吟了一下。然后說:“我們相信二位大師,我們同時把人質送出,如何?”
  “好的,我們同時放人!”普凈大師點頭道
  就這樣我和老黑本來以為是 我們就是吃瓜群眾呢,結果成了他們交換的棋子。本來以為已經是棄子了,現在又被使用了。我們沒有選擇的權利,只好悻悻的挪了過來,現在手腳還不利索。那邊二女被元悟和元生拍開了穴道,解下了黑色的絲帶,慢慢的走到了我們對面。我和老黑對望著 對面的 蘭菊二女,我和老黑的很復雜,非常的懊悔,也對這個社會有了新的認知-----套路真深。
  我和老黑都不想再看二女一眼。對面的二女,也是憤恨。我們對向走來,老黑和小菊走在最外兩側,我和小蘭在中間對向走來,就這樣一笑而過了。在我們側身而過的時候,我和老黑已經看見二位大師正在等我們。發現那個小蘭眼神一變,她突然反手抓住我的腰帶向回猛然一拉,老黑已然向前走了一步。變故陡生,我也是猝不及防,被回帶了一下。也是二女被普惠大師重傷了,要不然她肯定將我拿下了。這樣,我的后背正對著鬼公子,空門打開。鬼公子猛然雙掌推出,暗含陰寒掌力,我一下被打飛,身子凌空向著寶塔的正門撞去。幸好普惠大師輕抬手臂將我接住放在寶塔門口,放在臺階上。要不然即使沒有被鬼公子打死,也得摔死。我嘴里噴了一口鮮血在寶塔的門上。
  普凈大師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根烏黑的不知什么材料的長棍,怒目向前,那邊的義公子背后拉刀和普凈大師對陣。這樣的變故突然發生,老黑大罵鬼公子不仗義。這邊普惠大師灰白的眉毛皺了一下,那時候我已經是氣若游絲,昏迷過去了。顯然是鬼公子故意為之了,他一掌拍死我簡直是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然而他居心險惡,故意的將火候拿捏的很準,將死不死又是頻頻將死。好險惡的用心!
  鬼公子這邊二女返回后,都給鬼公子跪下哭訴道:“多謝公子救命啊,都怨我們建功心切,沒有知會公子,自作主張的擅自前來,險些壞了公子大事。請公子老公責罰!”二女梨花帶雨,凄凄慘慘的說著。鬼公子一臉心疼的說:“你們不要自責了,你們這么做也是為了我們的大事。你們先歇息調養,老公我先收拾了這兩個禿驢再說?!?br>  “老公,我們好想你哦。你要小心??!”普惠老禿驢好厲害啊。我們的淬魂鞭都毀在他的手里?!倍畫傻蔚蔚恼f。
  老黑那邊已經口無遮攔的大罵起來,不但問候了鬼公子和二女的母親八輩,還破天荒問候了他們父親。
  那邊小蘭白了一眼老黑說:“一會兒我讓我老公割了你的舌頭!”
  那邊元生和元悟各拿一根大棍和后面三個戴面具的對峙起來。鬼公子瞪了老黑一眼,手搖紙扇起身走向寶塔正門。老黑嚇得慌忙躲到普惠大師的后面,今晚上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認知---無論翻滾黑氣,鬼叫連連的長鞭,還是普惠大師神奇的能長能短的袈裟,還有對面那個鬼氣森然的鬼公子。
  普惠大師看也沒看他,對著寶塔的正門說道:“請師兄照顧二人?!睂毸冇迫淮蜷_,里面走出了一位 眉毛胡子全白的更老的和尚看了一下寶塔門上我吐出的鮮血,愣了一下:“該來還是來了,二位師弟勿憂。一心退敵即可?!崩虾诜欧鹂匆娏死仙裣梢话?,撲通跪下說:“請大師救救我兄弟啊,我們都是被人騙了才來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請您老人家慈悲!”
  “先把你朋友拉進來,讓我看一下?!崩虾蜕胁痪o不慢的說。
  那邊的鬼公子看到這個老和尚后,哈哈大笑后,大叫到:“普渡,你終于露出你的禿驢禿頭了,你TM 果然還沒死啊,人們都傳說你已經死了10年了。我和我老爹不信。就知道你即使藏在寶塔里也不能見死不救。終于憋不住了吧!”老和尚并沒有理他。轉身進了寶塔。
  普惠大師看他說的下作,怒而向前排出一掌,他離著鬼公子還有一丈遠近,但是一掌拍來,猶如大海洶涌,浩瀚無垠的感覺,鬼公子眼神驚訝,但是一咬牙就是要硬拼這一掌。他雙掌用力推出一股猶如實質陰森之氣,雙方勁力一觸,陰森的掌力一觸即潰,鬼公子立即知道自己的功力比普惠差了太多,被震得倒退了幾步。但是他還是呵呵的冷笑著,掣出紙扇,嘴里默念幾個生澀的音節,用紙扇的帶有骷髏的一面連搖,陰風頓起,影綽綽的5個黑影現身,沒什么面目,一起鬼嘯撲向普惠大師。普惠大師不悲不喜,雙手結了一個金剛法印,憑空推去,口中大喝一聲:“咄”剎那間一個佛光弧 罩向了五個黑影,好像一面光盾,擋住了五鬼。無論鬼公子如何催動術法,五個黑影依然不能破除這個光弧,而且這個佛光光弧似乎正在一點一點的向前。鬼公子感覺自己真的低估了這兩個和尚,想想自己常常自詡三寶加身,四美隨行,五鬼護體,視天下英雄如無物。今天召出5鬼依然無法撼動眼前這個佛門大德高僧分毫,只是維持不敗,自己也是明白時間長了,自己肯定抵不過這個老和尚。而且更可悲的是感覺普惠和尚根本還沒有使出全力。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6:33
  老黑把李牧拉進寶塔門放在神龕的前面,掀開后背的衣服一看,兩個黑紫色的大手印在脊椎兩側,當時我已經昏迷不醒了。老黑看到寶塔內部非常簡單,只有高大的一座佛像,佛像前面的2米的神龕上擺著一個像好像檀木盒子,大小13寸筆記本那么大的正方體的盒子,盒子蓋上雕刻著一條飛云踏浪的神龍,蓋子的四周有七竅八孔,通過孔里透出來豪光和一種威嚴,不可名狀的氣勢。這時候我的肚子和喉頭咕嚕作響,好像還有淤血要出來,老和尚讓老黑扶我起來,面朝著佛像和神龕,背對著老和尚,普渡大師用單手在我的后背輕輕的推揉著,手并沒有和后背接觸,我卻感覺體內有股磅礴的真氣催動著那些淤血,然后慢慢導向喉嚨。老和尚叫老黑讓我彎腰,然后稍微用力一推,哇的一口淤血都噴了出來竟然吐到那個盒子上面,同時透過盒子上面的孔流進了里面。普渡老和尚和老黑都沒有在意這個細節,都在忙著救人。突然間那個盒子紅光大盛,里面一種類似牛吼之聲傳出來,那聲音無限的威嚴和滄桑,有種隨天地而來的威壓和氣勢。而后透過蓋子上面的七竅八孔一股凝如實質的青色氣體升出,灑灑裊裊,變換著形狀,瞬時間竟然凝聚成了一條大概只有一尺長的青色龍形。那龍形的青氣搖頭擺尾,或升或騰,或隱或現,眉目轉瞬清晰起來,竟然真的是一條青色的神龍!和傳說中的華夏神龍形象一致,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那青龍和普惠大師對視了一下,眼神復雜似乎有種情緒要表達,然后那青龍轉瞬鉆進了我的身體里面,我只是吭了一聲,還是沒有其他的聲音,顯然是昏了過去。
  老黑都驚呆了啊,“木頭,你沒事吧?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普渡大師皺著眉頭低頭不語。
  這也是短短一兩分鐘的事情,外面的人正在打著。
  那邊義公子對陣普凈大師也是被壓制的死死的,他浸淫這套刀法將近二十多年年,已經爐火純青。他的五虎斷門刀 虎虎生風,滴水不漏,攻殺戰守渾圓如意。但是無論自己的刀法多好,對面普凈大師的棍子猶如定位一般準確找準刀法的空隙,然后力道千鈞的直砸下來,他雖然是壯年,但是對普凈大師雄渾的力道依然不敵。不到十個回合依然是勉力支撐了,敗像已現。他的場面還不如鬼公子,雖然五鬼只能勉力頂住佛光而已。
  那邊元生和元悟手持長棍對陣后來戴面具的三人進行拼斗。
  外面的人從聽到那聲從寶塔發出的類似牛吼的充滿威嚴的聲音之后都驚呆了,紛紛停手觀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牛吼之后,感到一股類似幾乎和天地威嚴的威勢四散開來,那股威壓不可名狀,但是實在太過強大。然而剎那間那股威勢突然之間消弭不見了。
  “龍骨怎么還會出聲音?難道?”鬼公子和義公子對視了一下,然后仰天發出了一股犀利至極呼嚎,比狼叫更讓人毛骨悚然。
  眾人都在詫異的時候,房頂上有人打趣道:“鬼公子大半夜的你叫喚什么?一點都不好聽,不如讓你后面的四個美女叫兩聲聽聽?!?br>  “我叫你大爺!”鬼公子恨聲道。
  “乖乖哦,我可沒有你這樣的不人不鬼的侄子??!”來人嬉皮笑臉的揶揄到。
  鬼公子抬頭看來人是個道士,一身深灰色的道袍,有點臟不拉幾的,頭頂發髻,懷中抱著一把劍。明月當空,又有明燈照耀,這個造型很像大話西游里的片尾的武士。
  “我是天機觀的任道遠,中山狼李明浩不過如此,我就順手打發了。你們太原分舵怕是無人了吧?!比缓笈ゎ^對二位大師說:“二位大師,我師傅應該馬上就到。一會兒安全局特事處的張強就帶人到了?!?br>  鬼公子神色一怔,但是和義公子已然明白現在的形勢,本來計劃好的突襲已經不可能的了。他心里焦急,對面的兩個和尚,他們根本搞不定,如果兩個和尚用盡全力的話,他們可能已經被打死或者打傷了?,F在又來了一個天機觀的道士,后面還有那個早有耳聞的特事科的張強,聽說他是朝堂新貴,手段奇高。
  正在著急的時候,忽聞遠方又有一聲犀利的鬼哭狼嚎一樣。二位大師不明所以,那邊的任道遠大聲說道:“現在要走豈不是太遲了嗎?”
  鬼公子陰陰的說道:“你們寺里其他的6個和尚都中了我的花毒,都已經昏迷不醒了。你們都知道我鬼公子的花毒的厲害吧。這是解藥,如果想要的話,就不要追來,我會把解藥放在一個地方,一會兒你們去拿?!?br>  二位大師已經久不在江湖了,對這個邪教新貴鬼公子不甚了解。任道遠卻是對著邪教四公子了解頗多,知道這個鬼公子最是陰狠狡詐,各種毒藥十分內行,而且種類繁多,如果自行配解藥怕是耽誤時間。
  “夠卑鄙!不愧是是鬼公子!這樣不行!我們不知道你的解藥是否好用。你要先用解藥給其中一人解毒,然后放你走?!比蔚肋h恨聲道。
  那邊和公子對著鬼公子點點頭,鬼公子說“可以”說完,拋過來一粒丹藥給普凈大師。
  普凈大師讓元悟和元生拿了一粒解藥到前面的廂房給其中的一個和尚試藥。一會兒元悟跑來說廣法醒了,神志清明。廣法是前院六僧之一。龍德寺的法名是按照 普元廣信,道法宏德 來排列的。
  普凈大師對任道遠點了點頭,然后說:“你直接放下解藥就可以走了,我們不會追你?!?br>  “真的?”鬼公子半信半疑
  “出家人不打誑語?!逼栈荽髱熣f道。
  “好!接著。走!”說著鬼公子甩過來解藥,還說對寶塔正門喊道:“嘿嘿,老禿驢普渡,我代家父 向你問好啊。他老人家知道您還沒死,肯定會很高興的?!惫砉右贿叴蛑f,一邊揮手“撤”然后帶著四女 轉身出了側門就走。
  那邊義公子對著普凈大師說:“多謝大師手下留情?!?br>  “閣下師出名門,自當好自為之?!逼諆舸髱熋鏌o表情說道。
  “大師教誨,定當銘記于心?!绷x公子一拱手,帶著三人離開了。
  普凈大師讓元悟去給其他的和尚送解藥。任道遠這邊和普惠大師打招呼問剛才那一聲吼叫怎么回事。普惠大師搖一搖頭,說“還是進去問 我師兄吧。你怎么來的呢?”
  任道遠說:“說來話長了,一會兒再說吧。我師傅應該馬上就到了?!?br>  四人進到寶塔里面,問候普渡大師剛才發生的事情。普度大師正在翻看李牧的眼底,抓著李牧的脈搏??吹嚼虾诙自谔芍睦钅燎懊?低聲叫著“木頭,你沒事吧,別嚇人??!”在別人都沒有在意的時候檀木盒子里的龍骨已經碎如粉末了。
  普渡大師看著眾人低聲說:“此人是個異數啊。我們剛才確實見到有一青色龍魂現身,是青氣凝聚而成,伴隨著一聲龍吼。然后進入到此人的身體不見。我檢查了他的脈搏和氣息,都沒有什么變化。倒是丹田之中隱隱有股力量.磅礴渾厚不能勘察,龍魂應該存于他的丹田之中。他不是修行中人,你們看他中了邪教的鬼手印,后背有青黑色的印記,現在已經消弭,這應該是龍魂之力了?!?br>  眾人皆是愕然無語。
  普渡大師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剛才的鬼公子應該是故意留他一口氣,故意讓我露面施救于他。鬼公子就是 邪教鬼使之子。他說的話,我剛才聽到了??磥砉硎惯€是記著我呢??磥斫裉焱砩纤麄儊硭聫R不但是為了這個傳說中的龍骨,還有就是鬼使想確定我是否還在世。想一想我已經避世30年了?!?br>  “師兄,現在邪教又來作祟??峙潞竺婢蜎]有了修行的安靜的日子。目下 這兩個年輕人和龍魂該怎么處理?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這個事情?!逼栈荽髱熣f:“剛才邪教的人 已經聽到龍吼之聲,但是沒有看見龍魂現身。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老黑聽了普惠大師說道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的話,嚇得瑟瑟發抖,以為他們要殺人滅口了。
  “龍骨的事情,只是小范圍的人知道,不知道邪教的人怎么獲得消息的。龍骨孕育龍魂的事情,基本無人可知?,F在這個年輕人的出現,也就了結了這2000多年的夙愿?!逼斩纱髱熃又f
  “大師,我也是聽我師傅說過龍德寺供奉龍骨的事情。怎么說這個小子 就可以了結2000 多年的夙愿呢?!比蔚肋h看了老黑一眼:“還記得我嗎?你叫什么名字?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你是那個老道,不是。。是道士大哥,是 道爺?!崩虾谝荒樀墓Ь吹恼f?!拔医欣畛?,外號老黑。我朋友叫木頭,大名李牧。我們是保定人,是來井陘關旅游的?!崩虾诮Y結巴巴的說。
  “李牧?!”三位大師有點驚訝互看了一眼。
  普凈大師道:“叫李牧這個名字的人 這么多!看來趙國武安君李牧很有名望?”
  “不是這樣啊。李牧的爺爺經常說他們家就是趙國武安君李牧的后裔。所以他爺爺給他起名叫李牧?!崩虾谡f。
  “你們知道我剛才為什么把他拉入塔內嗎?”普渡大師突然說道,眾人都看著普度大師?!斑@是天意啊。剛才你們和鬼公子還有那個和公子拼斗,后來對換人質,鬼公子暗算了他,一記鬼手印排在他的后背,為了讓我現身并救他,所以沒有殺他。他撲倒在塔門口的時候,一口血噴在了門上,血腥氣進入塔內,還有幾滴血順著門縫進入塔內。那時候我正在打坐,感覺那龍骨的氣息還算平穩,但是那股血腥氣進入塔內的時候,那股氣息驟然波動。這是幾十年都沒有過的事情了啊?!?br>  普渡大師嘆了一聲接著說道:“二位師弟你們可是記得十年浩劫時期,那些衛兵小將要毀壞這龍骨。我們師叔德尚大師死死抱住龍骨盒子,小將們便開始毆打德尚大師直至吐血。德尚大師的一些 血吐到龍骨上面,可是那龍骨氣息卻是沒有一絲波動,也沒有破骨而出。德尚大師乃是我們的師叔,是佛門大德,他的乃是六十年的純陽之血仍然不能讓龍骨波動??墒墙袢漳抢钅恋难难葰庖呀涀岧埞堑哪芰坎▌恿??!?br>  “大師的意思是 這個李牧和龍骨有關系或者這個李牧和武安君有關系?”任道遠接著說。
  “是的。我把這個李牧拉進塔內后,用推拿之法把他體內的淤血推出后噴到龍骨上面,然后就是龍吼之后,龍魂迸出成形,然后進入李牧的體內。這就是經過了。這樣看起來,這個李牧應該是武安君的苗裔不假了。要不然龍魂怎會進入他的體內。想不到這段夙緣用這樣的辦法化解了,現在我們該怎么處置 李牧和他體內的龍魂?”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7:04
  這時候門外走進來一位老道士和一個身材中等的穿中山裝的中年人,老道士端的是,身材高瘦,須發皆是灰白,卻沒有什么仙風道骨的氣質,而且道袍有幾處破口,臉色有些發紅,有點狼狽好像剛才經歷一場大戰。那個中年人跟在老道士后面,對老道士甚是尊重。:“老哥幾個都沒事吧?我來晚了。主要是出了天機觀不遠就遇到了 鬼使徐天壽那個老不死的。被他用百鬼圖放出來的陰魂把我困住了,好懸折在那廝手里。幸好張強趕到,我們合力破了陰魂陣。鬼使也沒了蹤跡?!?br>  那邊任道遠叫了聲“師傅,師兄?!比淮髱煻蓟讍柡?。
  “你們和鬼使交手了?他真的現身了?”普渡大師追問道。
  “我沒有看到那人的正臉,但是手持百鬼圖,除了鬼使還有他人?而且那個陰魂鬼王太過強橫,除了鬼使能役使鬼王,真想不出還有其他人可以?!痹脐栒嫒苏f道。
  張強說道:“我來到的時候,見到師叔正在和一個陰魂鬼王交手,旁邊有不少陰魂圍困。我用破魂符打散了那些陰魂,師叔也打退了那個鬼王?!?br>  這是任道遠的師傅 太行山天機觀的 觀主 華陽真人。華陽真人師兄弟三人,他排名第二,大師兄是 英陽真人武當山真武觀的掌教真人,師弟是云陽真人 都是道教大德,修為深厚的人。
  而張強是英陽真人的大徒弟,現在在朝堂做事。安全局特事處下屬的行動組的組長,近年來在打擊邪教的事情上屢立戰功,頗得高層賞識。
  這次鬼公子的行動其實提前兩天被張強安插在邪教的內應獲得,他告訴了任道遠,讓他早做安排,因為龍德寺和天機觀從古代就同氣連枝,共同御敵。
  而且龍德寺的三位大師自從普渡大師三十年前身受重傷后已經淡出 朝堂。近日加上龍虎二位大師帶著弟子們去了洛陽白馬寺觀禮,寺里的普渡大師閉關已久,江湖上甚至傳說普度大師已經10年前圓寂了。只有幾位親近的人才知道普渡大師一直在閉關。任道遠緊急招呼普惠和普凈二大師趕快返回龍德寺。張強告訴任道遠 這次是鬼公子帶著四美,聯合 帝都 邪教分舵 的 義公子及其他找來的滄州猛虎門童家三兄弟 還有邪教太原分舵的中山狼李明浩帶著3個好手 一起來龍德寺,他們的安排是由中山狼帶領手下纏住天機觀的華陽真人和任道遠,不讓他們有時間支援龍德寺,其他的人來龍德寺奪寶。
  一來他們知道龍虎二位大師和三位弟子不在寺內;
  二來風聞普渡大師自三十年前身受重傷后,一直沒有恢復,甚至傳言已經圓寂。所以鬼公子和義公子可以說信心滿滿可以拿到傳說中的龍骨,并確認普渡大師到底有沒有圓寂。張強告訴任道遠并把眾人相關的資料發給了他。他著重說了 安全局領導很看重這件事,因為雖然近年來邪教私底下暗流洶涌,卻沒有一次把實力擺在明面上來公開行動。上面對這次的 安排是只要退敵,不要殺敵。上面有意放長線釣大魚。主要是三十年來 安全局特事處積極搜尋幾位邪教主干的蹤跡,卻是一無所獲。
  任道遠提前2天安排天機觀的2個小道士 在井陘關四處查看可疑人等,告訴他們如果看到4個美女 就提前通知他。
  也是“凌靜怡”和“張華君”這二女 太像 電影明星的緣故,剛進了井陘關就被2個小道士發現了,后來李牧和老黑打跑了4個小偷 就和這二女交談起來。小道士趕忙偷拍兩張照片發給了任道遠,他一看就認出來二女是鬼公子四美的其中二人??墒遣恢罏樯端齻z單獨前來?鬼公子和 義公子哪里去了?他沒有弄明白,只好給張強大體說一聲。張強做事穩重,讓他任道遠不要著急,他這邊也開始準備。他把情況告訴了龍虎二位大師,并把鬼公子和義公子一些情況連并近年來邪教的一些事情一并說了。二位大師也是一頭霧水,他們對龍骨的來歷耳熟能詳,但是對邪教為什么要龍骨卻是想不通。二位大師還是商量定了由普惠大師守塔門,普凈大師帶著元悟元生負責前面3層大殿。并沒有告訴的2名知客僧和4名其他僧人,還是讓他們和平常一樣。
  意外還是發生了。主要是 蘭菊二女爭寵邀功心切 偷偷的前來偷龍骨。她們知道了這個消息,認為不知道生死的的普渡和尚,沒必要興師動眾。所以悄悄的提前一天出發來偷盜龍骨,她們知道龍骨存放在寺廟的后院,所以想出了有人在前面搗亂,她們直接去后面偷龍骨的辦法。本想找幾個小混混來做,沒想到遇到我們倆個倒霉蛋,沒費吹灰之力,我們就入局了。
  這就是事情以往的經過,隨著華陽真人和張強的到來,并和 三位大師了解了大致的情況,開始商討龍魂和李牧的處置辦法。這時候我那邊開始有反應了,開始四肢抖動,像是癲癇一樣。幾個人有點詫異,老黑嚇得大叫起來。普渡大師伸手要抓李牧的胳膊的時候,感覺我周身有了類似的護體勁氣,抬頭看了幾人一眼。接著李牧這邊慢慢的消停了,渾身的勁氣又回歸丹田,繼而消失不見。
  普惠大師說:“他雖然龍魂入體,這勁氣有時收斂,有時外放。而且他丹田內雖然時而磅礴浩蕩,時而卻是一片混沌。我看不出丹田之內的魂魄之龍形?!?br>  “是這樣。雖然龍魂入體,我等卻是看不透體內為何物。這樣也好,以后可以省去不少麻煩。因為外人看不透他體內何物?!比A陽真人說道。
  “我可以感覺到龍魂存在,他和這個年輕人正在彼此適應。龍魂還處于休眠的狀態,他需要慢慢的適應。三十年來,我每日在此打坐誦經,已經熟悉了龍魂的氣息。希望這個年輕人不辜負龍魂。我等拭目以待?!逼斩纱髱熣f道。
我要評論
樓主東國先生2019 時間:2019-02-16 09:37:37
  本來我被鬼公子暗算,吐血昏死了過去,以后的事情都不知道了。我突然再迷迷糊糊之間感覺有一股無法描述的,天地間至剛至強的力量涌入,有時感覺寬緩平和,就像大海無波一樣。有時剛猛如驚濤拍岸,洶涌不絕,有時寬緩舒達如風平浪靜;有時迅猛如雷鳴閃電,有時碧海藍天,讓人心曠神怡。這種力量源源不斷進入了自己的體內的每個部分,四肢百骸,甚至毛孔發尖,這讓我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
  這種不可言語的感覺 使我睜開眼睛想看一下四周,卻發現四周白蒙蒙的一片,只感覺自己飛快的移動,是在飛!看到周邊的諸般白茫茫的事物都在倒退,我扭頭一看,想觀察一下自己到底身在何方,可是我卻映入眼簾的景象被驚呆了,臥槽!我這是看到了什么!一條巨大的青色的龍身足有30多米正在扭動凌空飛行。。。那后面的龍爪,還有巨大的龍尾。我以為自己看錯了,想揉一揉眼睛仔細觀看,當手抬起來,不,是爪子伸了過來。巨大的鷹爪一樣的龍爪,這一把可以抓起一輛轎車,鋒利的爪子前端足有2尺長。
  我這是做夢嗎?我竟然變成了龍!
  這時候,我快速的飛過了那片 白茫茫的云霧,眼前突然開闊了。我凌空停下,俯視著下面的山川河海,樹木蒼蒼,峰巒疊嶂,一切都那么的熟悉和親切,仿佛就在昨天,又好像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然后看到了我出生的那片巍峨連綿山下的海淵,那里記載著我的蛇龍之變。
  我目視前方看著那似乎是琳瑯滿目各不相同的三千世界啊,猶如不同的氣泡浮在我所在空間的四周,我可以隨意穿梭在這些陌生的世界和空間。我驟然冷靜下來,這情景如此的真實,這是龍的視野!這感覺是上帝視角啊。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轉身回到了自己的空間,開始下潛進入了無邊無際的大海,感到了龍游大海天馬行空一般的暢快。然后折返海面,繼而向下進入了一片黑暗的空間,雖然無邊的沒有絲毫光亮的黑暗,但是在我的眼里依然清明朗朗。透過灰暗陰冷的云層,我看到不斷的凄凄慘慘戚戚的人流,有老有少,眼神空洞,表情木訥,悲嚎連片。都朝著一個方向緩緩而行。偶爾有牛頭馬面執鞭呼和。這是黃泉路??!我不來這種地方啊。
  翻身向上飛去,進入了另一個空間,那里陰冷苦澀,戾氣昭彰而且魔氣騰騰??吹綌挡磺宓哪锓瓭L,互相掙食。我凌空俯視下面,數不清的魔物中 有幾只抬頭看向我,但是我凌空而過,他們對我無可奈何。在不遠的一座高山上,山頂坐著一只魔物,整座山似乎是他的王座一般。那個魔物高大無匹,頭生雙角,渾身魔氣翻騰,黑煙烈烈,目光如炬緊緊